筆趣閣 > 花都小保安 > 第647章 罪魁禍首

第647章 罪魁禍首

小說:花都小保安作者:微風字數:0更新時間 : 2019-11-14 04:57:51
戴家郎搖搖頭說道:“我沒有告訴她。”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干媽,既然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有件事我也必須跟你澄清一下。

        玉冰的孩子確實是鄧老大的,跟我沒有任何關系,當初我也是為了讓你高興才沒有說破,現在可以負責任地告訴你,他應該就是你的親孫子。”

        “親孫子?”蔣碧云嘴里念叨道:“看來我們周家跟鄧家還真有緣分啊,不知道鄧俊吉知道之后會怎么想?”

        戴家郎猶豫道:“那他肯定把當年那個名叫王麗麗的女人恨透了,這個女人不僅騙了他一百萬塊錢,還給了他一個假兒子。”

        蔣碧云的眼睛忽然睜大了,好像意識到了什么,一把抓住戴家郎的手,喘息道:“對了,喻強雖然死了,可這個不要臉的女人也是罪魁禍首,家朗,你幫我找到她,否則,我這口惡氣就咽不下去。”

        戴家郎點點頭說道:“其實,我也一直在找這個女人,也問過喻光,可他只知道這個女人當年跟他哥有一腿,但具體情況并不了解。

        顯然,這個女人拿到鄧俊吉的獎金之后就消失了,眼下連她的真實姓名都不知道,要想找到她,也只有去問鄧俊吉了,只有他了解這個女人的底細,現在的問題是,有沒有必要把這件事告訴鄧家。”

        蔣碧云疑惑道:“按道理說玉冰怎么也是她的親生女兒,是她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這么多年難道就一點都不想?”

        戴家郎哼了一聲道:“能用自己女兒換錢的女人,那還算是人嘛,實際上她比喻強更可恨,喻強是為了報仇,干這種缺德事倒也說的過去。

        可這個女人只是為了錢,想想真不是個東西,這事如果讓玉冰知道了,還不知道有多傷心呢,所以,我都不打算告訴她,可紙包不住火,早晚都瞞不住她。”

        蔣碧云沉默了一陣,點點頭說道:“我不會讓我兒子永遠見不得光,他又沒判無期徒刑,早晚一天會回來,雖然經歷了這番波折,但我們母子早晚有團員的一天。”

        戴家郎笑道:“干媽,你這么想就對了,我這次去監獄看他的時候也了解了一點情況,鄧老大在里面表現不錯,很以前大不一樣了,這一次還獲得了減刑。”

        蔣碧云的臉上竟然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戴家郎知道這是一個母親對自己兒子的嘉許,反正,鄧老大即便是垃圾,現在在蔣碧云心里也是個寶。

        “家朗,以后不要再叫他鄧老大了,他可是你大哥啊。”蔣碧云說道:“當初繼堯一心想要個兒子,所以,孩子還沒有出生,他連名字都想好了。

        雖然后來得到的是個女兒,可這個名字我一直都沒有忘記過,后來我在孤兒院收養了一個孤兒,于是就把這個名字給了他。”

        戴家郎驚訝道:“周昕?”

        蔣碧云點點頭,沉思了一會兒說道:“看來,我要想一個新的名字了。不過,這件事不著急,正如你說的那樣,眼下當務之急是要名正言順,這件事就交給你了,等到鑒定書出來之后,我就可以去看他了。”

        戴家郎點點頭,猶豫了一會兒,終于還是忍不住好奇心,小聲問道:“干媽,你當初不是也跟我做過親子鑒定嗎?”

        蔣碧云當然明白戴家郎是意思,盯著他注視了一會兒,隨即一把揪住了戴家郎的耳朵,恨聲道:“你還有臉問,肯定是你們父子兩個暗中搞了什么鬼,害的我爸你這兔崽子當了幾年的親兒子。”

        戴家郎哭喪著臉冤屈道:“干媽,我真的不知道啊。”

        蔣碧云松開了戴家郎,呆呆地楞了一會兒,嘴里哀嘆一聲道:“虧我一直把紫琴當成心腹,沒想到她早就被繼堯收買了,不用說,肯定是她敢了瞞天過海的事情。”

        戴家郎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猜測紫琴這么干恐怕不僅僅是為了錢,說不定早就跟周繼堯有一腿了,嚴格說來恐怕還是周繼堯派在蔣碧云身邊的密探呢。

        “干媽,都過去了,以前的事情就別追究了,反正你已經找到了自己的親兒子,說起來也是一件高興的事啊,何必再為了以前的事情傷腦筋呢。”戴家郎諂笑道。

        蔣碧云微微點點頭,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問道:“那個女人現在怎么樣?”

        “哪個女人?”戴家郎疑惑道。

        蔣碧云白了戴家郎一眼,嗔道:“還有哪個女人,就是喻強那個妹妹。”

        戴家郎這才回過神來,說道:“她叫喻秀,眼下什么事情都沒做,就在他們家附近的一座寺廟里吃齋念佛呢。”

        蔣碧云怔怔地楞了一會兒,隨即嘴里嘀咕道:“吃齋念佛?”

        說完,扭頭看看戴家郎,猶豫道:“我看,這件事沒必要瞞著鄧家,你找個合適的機會找鄧俊吉談談這件事。

        不管怎么說,我們兩家在這件事上都是受害人,我替他養大了女兒,他替我養大了兒子,單就這件事來說,也是緣分啊。

        如果你能用這件事化解兩家的恩怨,從此之后兩家不再勾心斗角,也算是有個好的結果。

        我知道這些年繼堯一直在暗中算計鄧俊吉,這也是源于他們以前的恩怨,我希望你不要再步你父親的后塵了。

        眼下鄧俊吉的女兒是我的兒媳婦,而我的女兒則是鄧家的兒媳婦,這世上難道還有比這更難得的緣分嗎?”

        戴家郎雙手合十,一臉虔誠地說道:“哎呀,干媽大慈大悲,正說中了我的心思,這件事就交給我吧。”

        蔣碧云點點頭,說道:“我已經想好了,如果繼堯有個三長兩短,我也準備跟那個喻秀一樣,后半輩子就在云山寺吃齋念佛,替你們父子贖罪。”

        戴家郎嘟囔道:“干媽,我有什么罪?”

        蔣碧云哼了一聲道:“你沒罪?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父子暗中干的好事,你記住,你可以繼承他的遺產,但絕對不能繼承他的脾性。”

        戴家郎一聽,心里的一塊石頭算是落了地,顯然,蔣碧云應該不會對他這個繼承人提出異議了,反正鄧老大一時也回不來,等他回來以后,一切都已經成了過眼煙云,那時候自己早就成為周家的主人了。

        紀文瀾從戴家郎那里得知唐斌早年在南山區的情夫小白鞋的情況之后并沒有怎么引起她的重視,畢竟,像唐斌這種角色,有幾個情夫再正常不過了。

        不過,考慮到這個小白鞋曾經因為刑事犯罪被抓捕過,并且被關押期間楊釗正好是所長。

        考慮到這個女人有可能提供楊釗當年在看守所的證據,于是紀文瀾還是把這個情況通報給了二道河公安局局長齊真。

        跟紀文瀾不同的是,這個小白鞋讓齊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于是馬上安排人前往南山區方外店鄉弄清楚了這個小白鞋的一些基本情況。

        根據調查,小白鞋名叫丁巧云,南山區方外店鄉人,當時是鄉政府的一名辦事員,只有二十歲,不僅年輕,而且還貌美如花,據稱是南山區最美的女人。

        據調查,丁巧云的父親丁正軍曾經有黑道背景,也曾經被抓捕過,可沒多久就被釋放了,前幾年已經死了,母親程艷是家庭婦女。

        丁巧云還有兩個哥哥,一個名叫丁耀武,另一個叫丁耀輝,當年丁耀武兄弟兩在一次斗毆中打死了一個人,然后躲在山里面的一棟小木屋中。

        丁巧云就是在一次偷偷上山送飯的時候被警方抓捕,最后以窩藏包庇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而丁耀武作為主犯吃了槍子,丁耀輝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

        不過,從派往丁巧云服刑監獄調查回來的情況看,當年丁巧云雖然被判了三年有期徒刑,可最終只在監獄里待了一年兩個月,再加上看守所羈押的三個月,滿打滿算丁巧云只服刑一年半就被釋放了。

        不過,丁巧云被釋放之后就在南山區消失了蹤影,再也沒有回來過,也沒人知道她后來的下落,也就是說,丁巧云刑滿釋放之后失蹤了近三十來年。

        另外,丁耀輝后來刑滿釋放之后也沒有待在南山區,而是去了二道河謀生,沒人知道他在二道河具體做什么。

        根據村民的反應,丁耀輝顯然在外面發了大財,從他母親現在住的那棟三層小洋樓就可以看出來,不過,丁耀輝倒沒有失蹤,他有時候會到村子里看望母親,只是來去匆匆而已。

        丁巧云的情況引起了齊真的注意,只是還無法跟她查的案子聯系在一起,不過,她并沒有打算放棄,而是派人先查找丁耀輝的下落。

        丁耀輝跟他母親程艷有電話聯系,按道理查找起來應該不是太難,可在偵查人員見過丁耀輝的母親之后,這部手機就一直關機,怎么打也打不通,很顯然,程艷肯定私下把警方到家里的事情告訴兒子了。

        齊真忍不住一陣后悔,因為丁耀輝的表現明顯有點反常,如果心里沒有鬼的話,即便是曾經坐過牢也沒必要躲避警察。

        好在通過在二道河大量的走訪排查,齊真很快就搞清楚丁耀輝早就離開二道河去南召市做生意了,只是沒人知道他具體在什么地方做生意,更沒人知道他做什么生意。

        于是齊真一方面派人監控丁耀輝的母親,在方外店鄉蹲守丁耀輝,另一方面及時把丁巧云的情況向紀文瀾做了通報。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vckjqe.tw。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biquge9.com
望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