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永不下車 > 第六九六章 南進

第六九六章 南進

小說:永不下車作者:陽電字數:0更新時間 : 2019-11-14 04:35:15
這種事,拜托“盤古”或者aa,總歸是做不成的,必須親力親為。www..org


        強人工智能也會有做不到的事嗎,譬如,研究人類的內心活動,阿達民認為這一判斷基本正確,但不是因為強ai注定做不到。


        迄今為止,對人腦的思維活動,gpl大區的研發機構成果寥寥,并未觸及其實質。


        即便“意識模擬器”已接近實用,甚而,能將一個人的自我意識遷移其中,也并不代表gpl的白大褂們已洞悉思維的奧秘。


        一邊這樣想,一邊聆聽葉夫根尼婭的訴說,方然盡量讓自己專注。


        “規則實行也有一段時間了,現在,濱海邊疆區全境,都不會再有新生兒,現在民眾的抵觸情緒還是很大嗎?”


        “情緒還是有的。


        不過,坦率的講,我們也沒辦法抵制規則;


        至于我個人的觀點,雖然不清楚您出于什么動機,而頒布這規則,但如果新生兒有自己的意識,有選擇的權力,恐怕也并不希望降生在這樣的一個時代,這樣講是有些悲觀,只不過事實如此。


        就在我供職的學校里,幼年的兒童,全都沒機會見到汽車,火車,輪船和飛機;


        念中學的大孩子們,難以讀懂歷史課本,在體育課上的表現也相當笨拙,地理就更無從談起;


        至于大學生,哦,幾年來濱海邊疆區的大學教育,接近荒廢,但哪怕沒有這一切困難,脫離現實世界,脫離人類社會,很多知識與技能也會變成空中樓閣。www..org


        生活,眼下是可以維持。


        但假以時日,濱海邊疆區繼承的一切,都將會消亡。


        阿達民先生,我不知道,您維持治下大區的人類群體,是出于什么動機,但我所說的這種情形,您想必是很清楚的;


        用不了多久,人類文明,就將消亡,您難道不擔心嗎。”


        “文明將會消亡,是嗎。


        那么葉夫根尼婭女士,你認為,現在應該怎么辦,才能阻止這一切的發生?”


        “……”


        如此直率的問話,讓葉夫根尼婭卡納耶娃很意外,她根本沒指望阿達民會認真對待自己的詰問,一時語塞。


        “好吧,這問題有點大。


        那么我換一個問題:


        你覺得,我,蓋亞凈土大區的管理員,和你們這些民眾,還是不是同類。”


        同類,什么意思,這問題的答案,顯然不會是生物學視角的“ye”這樣簡單,年輕的女人注視著面無表情的“阿達民”,看著這具外觀像人,其實卻是鋼筋鐵骨、力大無窮的生化仿真軀體,不自覺的咬住嘴唇。www..org


        地位如此懸殊,自己和無數民眾、與阿達民,還能算是同一個物種,還能算是同類嗎。


        似乎很難回答的問題,讓女子眉頭蹙起,片刻后,才低聲拒絕:


        “我認為在這一問題上,自己的觀點,沒有意義。”


        “管他有沒有意義,是,還是否?”


        “我不知道。”


        沒有刻意回避,事實上自己就是這樣想的,葉夫根尼婭卡納耶娃直視對方的眼睛:


        “阿達民先生,您應該不會否認這一點,我們人類早已過了根據外表、基因乃至風俗習慣,去區分彼此的階段,難道不是嗎?


        真正區分彼此,分清敵友,‘是不是自己的同類’的判據,


        應該是一個人的三觀,思維,恕我直言,我幾乎完全不了解您是一個怎樣的人,僅僅從蓋亞凈土大區的日常運轉,或者我們所得的有限訊息,價值實在寥寥,不管您自稱‘共生主義者’,還是‘獨裁暴君’,我都無法判斷您是不是同類。”


        “那么,你們的管理長呢,他是嗎。”


        “當然是。”


        “但你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不僅如此,對他的一切生平,也幾乎什么都不知道呢。”


        阿達民的聲音不高,在女子聽來,卻十分刺耳,她心有不甘的微微昂起頭,


        “我的確不知,不僅是我,濱海邊疆區的所有人,也一概沒見過管理長本人,更不知道他的過去,甚至……連他是怎樣犧牲的也不知道。


        但是這很重要嗎?


        管理長所做的一切,身為民眾的一員,全都看在眼里,既然我們濱海邊疆區的無數民眾,直到今天還能夠在蓋亞表面生活,就說明他的選擇沒有錯,對他人而言,一個人的所作所為,難道不就是旁人眼中的‘那個人’,不就是全部嗎。


        一個人內心所想,別人永遠無法真正知道,但,也沒有必要去探究。


        管理長的所作所為,就是證明,證明他和每一個真正的共生黨員一樣,都在為全人類的徹底解放而奮斗不息;


        對我而言,這就已經足夠了。”


        “哦,你說的一點沒錯。”


        一開始只是隨口問問,答案,正如自己所想,阿達民向葉夫根尼婭點點頭,他覺得,不,他知道,眼前的年輕女子是個真正的共生黨員。


        根據思維,而非其他任何東西,去判斷一個人,這不正是人類文明千百年來孜孜以求的嗎。


        “不確定我是不是你們的同類,這很正常。


        那讓我來告訴你們吧;


        在我看來,你們所有人,哦,應該說幾乎所有人,直到今天仍然活著的幾乎每一個人,都是我的同類;


        在實現全人類迎來徹底解放的征途上,我們,只是分工有別,


        最終抵達的將是同一個彼岸。”


        ……


        同類,而非其他,在會面之后的幾天里,這一概念總在方然腦海中飄蕩。


        究竟什么是同類,定義,是很清楚的,但凡向同樣的目標,為同樣的動機而行,這樣的個體,就是自己的同類。


        這,無關膚色,無關種群,無關意識棲居之軀體的任何特質,


        甚至無關其過去曾做過的一切。


        一切都指向這樣的核心:


        不論一個人,其軀體的特質如何,也不論其在過去的歷史中,留下過怎樣的痕跡,站在當下,面向未來,只要其能夠意識到,自身的根本利益必定建立在全人類的根本利益之上,因此而決定自己的一切思考與言行,這樣的人……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vckjqe.tw。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biquge9.com
望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