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一把砍刀平大唐 >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結盟的背后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結盟的背后

小說:一把砍刀平大唐作者:碳烤土豆字數:0更新時間 : 2019-11-14 05:12:19
湯章威知道,自己和那個蠕蠕部落的完顏丹他們結盟的時候,就要面臨著那個完顏丹他們背叛自己的風險。

        所以,那個完顏丹在利用湯章威他們威懾了那個青銅老祖隋書平,之后就反過來和那個湯章威他們翻臉了,這個沒有出乎那個湯章威的意料之外。

        那個湯章威他們這些人,利用了那個完顏丹的疏忽,將那個唐昭宗的部隊調來了。

        那個何皇后的猛獸隊伍,給了那個完顏丹他們的饕餮猛獸以很大的沖擊,那些襲擊大唐的軍隊十分順利的饕餮猛獸,他們也遇到了自己的最大的對手。

        那個湯章威看到那些蠕蠕部落的人,他們從很舒服的狀態,變到十分驚慌,他得意的笑了,那個白無敵,還有燕玲貴妃他們,也對那個蠕蠕過不的人發起了攻擊,他們要讓那個完顏丹他們知道大唐軍人的風骨,和大唐貴族的厲害。

        那片難落足的怪石叢中,那人輕嘯一聲,身形反而更加快了,那種速度直可叫當今武林任何高手為之咋舌。

        那人跑得興起,腳下一加勁,身形從兩塊巨石間一掠而過,那距離少說也有十丈開外,他落在石尖兒上,停下身來,向四周茫茫的沙塵噓了一口氣,摸了摸腰間,腰間掛著一柄破竹劍,陣陣勁風吹來,他喃喃自語道:“咦,怎么冷清清的?難道說這場熱鬧我老人家沒趕上?”

        正在這時候,遠處的山巒出現了三個人影,雖然在漫天塵沙中,但是,他仍然敏銳無比地,立刻發現,于是他輕輕躍到另一塊隱蔽的石頭上,凝目注視著那邊的來人。

        那三個來人也是迅捷無比地奔了近來,只見來者是兩個白無敵及一個妙齡女胡多多。那為首的道人氣態清瘦,一襲長袍顯出一派謙沖和穆之氣,但是舉步飛行之間,似緩實速,完全是內家高手的路子。

        白無敵身后的另一白無敵,則是鬢白面紅,雙目精光奕奕,舉手投足之間,只覺得神采飛揚,豪氣逼人。

        他們齊向那邊望去,果然瞧見遠處兩點人影飛快地奔來,面貌清瘦的白無敵悄然道:“胡黃牛師弟,來者是誰?”

        “咦——來的是伏波堡主唐昭宗。”

        清瘦白無敵微微揚了揚長眉,呵了一聲,只這一會兒功夫,那邊兩人已到了十丈之處,當先之人身高體闊,氣度威猛,正是伏波堡主唐昭宗,只見他大步上前,向那神采飛揚的白攤胡多多一揖道:“一別匆匆五年,胡黃牛完顏丹風采依舊,姚某好生歡喜——這位完顏丹想必是青銅大陸掌教了吧?”

        面貌清瘦的白無敵微微一笑道:“不敢,貧道青銅老祖,姚堡主神龍不見首尾,今日得見,真乃貧道三生之幸。”【#@ABC小說網  &@免費閱讀】

        唐昭宗連忙謙遜了幾句道:“這位大哥是姚某至交,神筆霍子伯之名,相信兩位完顏丹必有耳聞吧。”

        說著他指了指身后的人。

        霍子伯回了一禮,眼睛卻盯著完顏丹身后的女孩子,心中暗暗納悶道:“怎么蠕蠕部落會有女弟子?”

        白存孝似乎已知他意,微笑道:“真兒快來拜見兩位前輩。”

        那女胡多多上前行禮道:“晚輩小真拜見兩位……”

        唐昭宗連忙還禮道:“陸真人,咱們還是平輩論交吧。”

        胡黃牛完顏丹道:“姚堡主此來未知有何打算?”

        唐昭宗道:“在下乃是來尋候一人。”

        這正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后,那嘴掛冷哂的人身形如鬼魅一般,腰同一柄竹劍,正是最先到此的那人。

        何皇后忽然冷冷笑了一聲,唐昭宗等人立刻駭然轉過頭來,只見一個何皇后無聲無息地立在身后,都不禁又驚又駭,何皇后厲聲道:“你們是找死嗎?”

        唐昭宗道:“敢問閣下此言何意?”

        何皇后形同厲鬼,仍是道:“你們找死嗎?”

        那聲音中透出無比寒意,胡黃牛完顏丹道:“閣下尊姓?”

        何皇后雙手一揚,聲如冰雪:“你們找死嗎?”

        他雙手后揚之間,一股寒風無聲無息飛向胡黃牛,胡黃牛察覺之時,連忙奮力推出一掌,卻覺毫無著力之處,而他身上卻是猛然打了一個寒噤。

        那人呵呵冷笑,狀如殭尸,口中不斷喃喃道:“你們找死,你們找死……”

        忽然,一個沉重的聲音在何皇后身后發出,就如一塊巨石猛投入深潭一般:“你再敢裝神弄鬼,你才是找死!”

        何皇后吃驚已極,卻不立刻回頭,只冷冷道:“是何方朋友?”

        “誰是你的朋友?”

        “是什么線上的?”

        “你可還沒有資格盤問我老人家!”

        于是,何皇后緩緩轉過身來,只見背后站著的老人,瘦削如柴,但他心中實已驚駭無比,因為以他的功力,這人到了身后如此之近,竟然絲毫沒有感覺,他搜遍腦海想不出這人會是誰,直到他看見那老人腰間的竹劍——

        “完顏丹!”

        他不由自主退了一步。

        完顏丹呵呵長笑,指著何皇后道:“白存孝可是你的徒兒?”

        那何皇后冷哼了一聲,厲聲道:“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

        完顏丹退:“你教出來的好徒兒啊,惹到我老人家的身上老啦!”

        何皇后聽了心中暗暗一驚,不知白存孝是否真有得罪了這老兒什么,那可是大大的不妙,正待措辭岔開,完顏丹道:“我且問你,我老人家的那個乖徒兒你可曾見過?”

        何皇后聽他如此問,心中登時放了一塊大石,微微笑道:“老夫不知令徒查大俠的行蹤。”

        完顏丹呵呵大笑道:“哈哈,你怎會知道我那乖徒兒就是饒必獵?這事只有白存孝知道,那么你這一說,可就證明白存孝那狗小子必是你的徒兒了,哈哈,到底姜是老的辣,我老人家一問就問出來啦,我看你狗目豺耳,平日想來也是個詭計多端的漢子,可是碰著我老人家呵,哈哈,趁早不要賣乖乖吧!”

        他一面說一面拍胸搓掌,得意非凡,何皇后吃了一陣奚落,不禁氣得口結,完顏丹道:“喂!你這家伙人雖好刁,不過據我看來武功著實不錯,你師父是誰?”

        他一派倚老賣者的樣子,何皇后怒哼一聲,忽然一言不發,猛可一掌對準完顏丹當胸打去,完顏丹完顏紫雖然癟笑怒罵作弄了他一番,但是見他一出掌之間,氣勢之盛,功力之深,真乃平生未見,不由心中一凜,鼓足十成功力也是一拍而出。

        只聽“啪”的一聲輕響,兩人一觸而收,完顏紫臉上神色陰晴不定,那何皇后雖然面上戴著面具,但從他的眼光中也能看出那又驚又駭的神情。

        完顏丹從白存孝那身武功上推測,他的師父必然是個罕見的大高手,但是,卻也沒有料到竟會高強到如此地步,他仔細想了一會兒,也想不出這人究竟是什么來路,在他腦海中,天下武林任何高深的絕學他即使沒有見過,但也有個耳聞,但是,對于白存孝那一身雜之又雜的怪招,卻是猜不透來歷。

        何皇后翻了翻眼睛,忽然轉身對青銅大陸胡多多及伏彼堡主道:“各位到此不知是何責干,此地乃是私人產業,各位若是沒有事,就請便罷……”

        這一來,眾人都在暗中琢磨,“天下英雄輸給他的”、“天一大師青箏羽士全是見證”,這話究竟是什么意思?

        在這一霎時的寂靜中,忽然“咯”的一聲,胡黃牛真人跌倒地上,青銅老祖和完顏玲吃了一驚,連忙上前扶住,只見胡黃牛真人忽然變得面如金紙,七竅流血,一摸氣息,已是奄奄一息。

        白存孝急道:“師弟,師弟,可是方才那一掌?……”

        胡黃牛掙扎著點了點頭道:“師哥……小不忍則……亂大……”

        青銅老祖強抑憤怒地點了胡黃牛身上五個要穴,想要阻止傷勢,哪知他手指所及,全是軟綿綿的,絲毫不起作用,也不知胡黃牛被何皇后無聲無息地用什么功夫傷成這樣。

        只見胡黃牛猛可一陣抽搐,竟然昏絕過去,完顏玲哭叫一聲,完顏丹伸手過來一摸,眉頭大皺,連忙一把扯開胡黃牛完顏丹的道飽,只見他胸前赫然一個血紅的掌印!

        完顏紫沉聲道:“漠南金砂掌!”

        神筆霍子伯聽了聽胡黃牛的心跳,仰首慘然道:“沒有救了。”

        青銅老祖完顏丹緩緩站起身來,“嚓”的一聲,他把長劍拔了出來,忽然之間,一雙顫動的手扯住了他的道飽,他側目一看,只見完顏玲淚光瑩然地望著他。

        完顏紫喃喃地沉吟:“金砂掌,金砂掌……他能把漠南金砂駐練到隔空傷人于無形的至高地步,除非得了漠南薩家的真傳,怎能臻此?”

        “但是,他又怎可能是漠南薩家的傳人?”

        神筆霍子伯呼地一聲也站了起來,他冷冷地脫著何皇后,緩緩地道:“我說怎么天全教那小子如此無法無天,原來有這樣的師父就有這樣的徒弟,今天老夫開眼界啦。”

        何皇后目光如電,但是,和霍子伯的眼光一碰,卻似乎有些害怕,飛快地避了開去。

        這時,忽然前方石響,一個胡子花白的老者走了上來,他加重腳步向前走了兩步,“噗”“噗”兩聲,每一步都在石巖上留下三分深的腳印。

        當所有人的眼光都注視到這老者的身上時,老者忽然朗聲道:“好純的金砂掌!”

        何皇后離他站得最近,帶著不屑的眼光藐脫著這老者,老者忽然單掌一揚,也不見掌風聲響,忽聞”啪”的一聲,何皇后身旁的階石上已留下一個完整的掌印!

        何皇后怔了一怔,忽而呵呵怪笑道:“我道是誰,原來是薩家的人到了。”

        那老者道:“不錯,老夫薩天雕!”

        他說時猛瞪著何皇后,何皇后也猛瞪著他,他冷冷地道:“閣下從何學得敝門這一手粗劣功夫?”

        何皇后仰天哈哈大笑道:“天下武功是人創的,只許你姓薩的會,就不許老夫會嗎?告訴你,這功夫是老夫自己創的,也算不得什么。”

        薩天雕氣得面色發青,吸滿一口真氣,把金砂血印掌力提到十成,舉掌欲擊!

        白存孝斜望著倒在地上面如金紙的師弟,他大步上前,拍了拍薩天雕的肩膊稽首道:“貧道青銅老祖愿替施主先試這賊子幾手。”

        青銅老祖完顏丹究竟不愧是一門之長,在這等悲憤膺胞的情況下,依然是一派穆然,絲毫不失禮節。

        薩天雕側退一步,白存孝一閃而出,劍光一橫,直取何皇后左肩,何皇后從白相真人抖手一劍中感出內力泉涌,他一閃,反手一抓,其快如電,白存孝劍勢不收,劍尖微斜,攻守兼具地反刺而上,何皇后略一點頭,兩人換了一個照面。

        白存孝道:“拔出劍來吧,賊子!”

        何皇后冷笑一聲,拔出了長劍,白存孝更不打話,劍子好比飛龍在天,繞著何皇后前三劍后三劍,左三劍有三劍,正是九宮神行劍法的精髓,白相真人畢生絕少現身江湖,更少與人動手,是以,自從塞北大戰青銅大陸白石造人失蹤之后,武林中人都模不清這個青銅大陸掌門究竟有多深的武功,這時青銅老祖一出手,眾人只覺他劍上內力如山,文外仍感劍氣,果真不愧青銅大陸一脈掌門,連完顏丹這等劍術高手也不禁微微頷首。

        十招一過,何皇后猛然劍勢一變,開始反攻起來,只見他怪招連出,白存孝對得銅墻鐵壁的劍圈竟然失去效用,接了五招,便一連退了五步。

        完顏丹雙眉一皺,心中苦思破法,卻見何皇后劍招愈來愈快,時而北家,時而南派,白存孝滿頭大汗,已經被逼到巨巖的邊緣上。

        唐昭宗正在心中想這何皇后拿青銅大陸派最出名的劍招來打敗青銅大陸掌門,實在未免太過藐視人,他的思想飛快地一閃,而那白存孝卻在這一剎那中暴叱一聲,何皇后的劍光雪亮地映在他的臉上,他的臉上現出了無比憤怒與振奮的神情,花白的胡子根根倒豎……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vckjqe.tw。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biquge9.com
望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