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絕品仙醫 > 第六百七十三章 聰明人

第六百七十三章 聰明人

小說:都市絕品仙醫作者:采茶小哥字數:0更新時間 : 2019-05-21 07:50:11
落地燈照射出昏黃的燈光,讓本就曖昧的房間里,充滿了一種溫熱的感覺。&1t;/p>

        &1t;/p>

        房頂上的兩個影子快慢交錯,親密而激烈……&1t;/p>

        &1t;/p>

        褪去遮擋,林子辰看著面前的藍洛詩,道:“洛詩,你知道嗎,在我眼里,你就好像這個世界上最完美的藝術品。”&1t;/p>

        &1t;/p>

        聞言,藍洛詩本就嬌紅的小臉兒更是紅透了,她羞赧地一笑:“那你會不會好好疼愛我?”&1t;/p>

        &1t;/p>

        “當然,我在,你永遠不會有事。”&1t;/p>

        &1t;/p>

        “討厭,人家說現在呢,子辰,你知道你離開多久了嗎?”&1t;/p>

        &1t;/p>

        林子辰想了想:“一個多月吧。”&1t;/p>

        &1t;/p>

        “你知道有個叫藍洛詩的小朋友等了你一個多月了嗎?”&1t;/p>

        &1t;/p>

        “呵呵,今晚不會再讓你一個人睡。”&1t;/p>

        &1t;/p>

        說著,林子辰抱起藍洛詩的腰肢,藍洛詩直接倒抽了一聲,旋即閉上雙眼,感受著屬于這一刻的滿足。&1t;/p>

        &1t;/p>

        夜的溫柔便是如此,永遠擁有著如戰場般激烈的場景,而后卻是柔聲細語的溫存。&1t;/p>

        &1t;/p>

        林子辰靠在床頭,藍洛詩依偎在他的胸前。&1t;/p>

        &1t;/p>

        “子辰,這段時間你去哪了?不知道為什么,自從我去了澳洲之后,我好想離你越來越遠。”藍洛詩道。&1t;/p>

        &1t;/p>

        “為什么這么說?”&1t;/p>

        &1t;/p>

        “不知道,在天州的時候,甚至后來在豐北,我覺得我們每一天都在一起,哪怕不在一起,我一個電話你便會出現。”&1t;/p>

        &1t;/p>

        說著,藍洛詩表情苦澀,嘆了口氣:“可現在……我只能默默等你,甚至不敢給你打一個電話……”&1t;/p>

        &1t;/p>

        聞言,林子辰心里一陣酸,其實不止藍洛詩,周曉彤、黃依甚至是姜玉,似乎都是這樣,而這也是他讓這幾個女人都在燕京的原因,至少不會總在一個地方苦苦等著自己。&1t;/p>

        &1t;/p>

        “洛詩,這段時間我都不會離開燕京了。”&1t;/p>

        &1t;/p>

        “真的嗎?其實要這樣,我真的不奢望每天都能見到你,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情要去做。”&1t;/p>

        &1t;/p>

        林子辰一笑,將藍洛詩抱得更緊了一些:“真的,放心吧。”&1t;/p>

        &1t;/p>

        ……&1t;/p>

        &1t;/p>

        王建琪回到王家的別墅,便直接去了王爺的書房。&1t;/p>

        &1t;/p>

        看到父親坐在沙上抽著煙,顯然還在等著自己,他走近道:“爸我回來了。”&1t;/p>

        &1t;/p>

        王爺緩緩抬起頭,看著兒子的目光極為嚴厲,這還是很少見的。&1t;/p>

        &1t;/p>

        平日里,王爺對這個兒子算是十分寵溺,也讓王建琪非常囂張,不過還好他們在燕京,再囂張王建琪也比不過一些小地方的權貴二代,多少也知道收斂。&1t;/p>

        &1t;/p>

        只不過今晚遇到的人太不一樣了,憑著穿著外表怎么看也沒有一絲大人物的影子。&1t;/p>

        &1t;/p>

        “爸,今天那個人……”王建琪抿了抿嘴,說道。&1t;/p>

        &1t;/p>

        “那個人我們王家惹不起。”&1t;/p>

        &1t;/p>

        “什么?”王建琪一愣,似乎還是頭一次聽到爸爸口中說出這樣的話。&1t;/p>

        &1t;/p>

        “今天你能活著回來……真是慶幸了,好在林爺給我打了電話,而不是直接要了你的命。”&1t;/p>

        &1t;/p>

        聞言,王建琪冷笑道:“怎么?在燕京的地頭上,他還敢殺了我不成?”&1t;/p>

        &1t;/p>

        “建琪啊,你可知道有那么一種人,無論在哪個地頭上,都可以殺人,而且絕對可以全身而退!”王爺說道。&1t;/p>

        &1t;/p>

        王建琪搖了搖頭:“爸,您這話我不懂,放眼華夏我不敢說沒有這樣的人,但至少也是鳳毛麟角。”&1t;/p>

        &1t;/p>

        “如你所說,鳳毛麟角,林爺便是這鳳毛麟角!”&1t;/p>

        &1t;/p>

        “林爺?爸,他不過二十出頭而已,怎么擔得起您叫他一聲爺?更何況,他憑什么是這鳳毛麟角?”王建琪不服氣地說道。&1t;/p>

        &1t;/p>

        王爺輕笑一聲:“呵呵,你不用知道這么說,記得爸爸和你說過的話嗎?為人低調,華夏之大能人萬千,我們王家雖然在燕京混出了一些名堂,但我們惹不起的人物……大有人在!”&1t;/p>

        &1t;/p>

        王建琪沉默不語,心里思考著父親的話,但不得不承認,心里依舊存有著不服。&1t;/p>

        &1t;/p>

        或許不是因為他對父親話的否認,而是那位林爺實在太年輕了,又怎么擔得上他的懼怕?&1t;/p>

        &1t;/p>

        又聊了幾句,王建琪走出了書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沒坐下多久,電話就響了起來。&1t;/p>

        &1t;/p>

        “王少,今晚……栽了吧?”&1t;/p>

        &1t;/p>

        聽到這個聲音,王建琪立刻憤怒起來:“你是誰?”&1t;/p>

        &1t;/p>

        “嗯?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了?”&1t;/p>

        &1t;/p>

        王建琪想了想,微微皺起眉:“蔣忠偉?你在燕京?”&1t;/p>

        &1t;/p>

        都是地方大佬的兒子,這些二代之間相熟也并不算稀奇,以前每次王建琪到了臨江,都是蔣忠偉招待的,一來二去也便熟了。&1t;/p>

        &1t;/p>

        能夠第一時間打給他說這句話,他相信蔣忠偉肯定在燕京,而且不出意外,應該是目睹了剛剛的事情。&1t;/p>

        &1t;/p>

        這次也真算是丟人了,同算是地方權貴子弟,他最丟臉的事兒居然被蔣忠偉看到了,王建琪瞬間感覺臉皮燒。&1t;/p>

        &1t;/p>

        “對啊,不然怎么能看到剛才那場好戲?呵呵。”蔣忠偉笑道。&1t;/p>

        &1t;/p>

        “蔣忠偉,你給我打電話就為了說這些?沒事我掛了。”&1t;/p>

        &1t;/p>

        “呵呵,老朋友不見,怎么也得聊幾句吧?我車子在你家別墅外面,出來上車聊幾句。”&1t;/p>

        &1t;/p>

        王建琪陰沉著臉道:“你找我有事?”&1t;/p>

        &1t;/p>

        “沒事就不能聊聊了?呵呵,放心吧,我不是林爺,傷不到你的。”&1t;/p>

        &1t;/p>

        “你……哼,你等著。”&1t;/p>

        &1t;/p>

        掛了電話,王建琪走出了別墅,很快就看到了外面停著的一輛面包車,他不敢想象蔣家二少爺居然開著幾萬塊錢的面包來找他……&1t;/p>

        &1t;/p>

        車里的人要不是蔣忠偉,恐怕他王建琪一輩子也不會上這樣的車,畢竟從他生下來就注定是一生的富貴命。&1t;/p>

        &1t;/p>

        見王建琪走來,蔣忠偉卻沒什么不好意思,主動降下車窗招了招手,車內涌出一片白煙。&1t;/p>

        &1t;/p>

        王建琪走到車窗旁,道:“我不習慣在車上抽煙,你下來聊吧。”&1t;/p>

        &1t;/p>

        蔣忠偉看了看別墅的左右,搖頭道:“恐怕沒那么方便,你要是不嫌累,可以站著和我聊。”&1t;/p>

        &1t;/p>

        王建琪白了他一眼,拉開了面包車的后門邁了上去,旋即將車窗全部打開通風,陳舊的煙味才稍顯得好了一些。&1t;/p>

        &1t;/p>

        王建琪現蔣忠偉不僅開了一輛低檔的面包車,穿著也是令人意外,不知道從哪里搞來一身深藍色的工作服,上面還臟兮兮的,就跟剛干完活兒的工人似的。&1t;/p>

        &1t;/p>

        “蔣忠偉,我記得你已經坐上你們蔣氏集團董事長的位置了吧?呵呵,今天這是弄得哪一出?”王建琪說著,點燃了一根煙,抽了一口,將煙吐出車窗外。&1t;/p>

        &1t;/p>

        蔣忠偉自然知道對方指的是什么,他陰沉著臉,苦笑一聲:“董事長……呵呵,沒了,而且現在我還是個在逃,你信嗎?”&1t;/p>

        &1t;/p>

        聞言,王建琪一愣,收起了笑容:“什么意思?蔣家出事了?”&1t;/p>

        &1t;/p>

        “是,一失足成千古恨,一步走錯步步皆錯,我蔣氏集團都丟了,真是低估了那個小子了。”&1t;/p>

        &1t;/p>

        “那個小子?”&1t;/p>

        &1t;/p>

        “對啊,林爺,這個名字是不是并不陌生?”&1t;/p>

        &1t;/p>

        聽到蔣忠偉這句話,王建琪的心里恍如地震一般地震了一下,那個小子竟然搞倒了蔣家?看來父親沒有說錯,至少……王家沒有這個實力!&1t;/p>

        &1t;/p>

        “林爺……”&1t;/p>

        &1t;/p>

        “對,就是林爺,建琪,我現在需要你幫我!”&1t;/p>

        &1t;/p>

        “到底生了什么事情?”王建琪問道。&1t;/p>

        &1t;/p>

        “一言難盡,但總之現在警方一直在找我,我需要你幫我避難,怎么樣?”&1t;/p>

        &1t;/p>

        “別開玩笑了蔣忠偉,我們雖然一起出去玩了幾次,但交情沒到那個程度,警方在找你,你找我避難?你想要害死我嗎?”&1t;/p>

        &1t;/p>

        雖然王家在燕京屬于地下界,但王建琪也不愿意和警方對立給父親惹麻煩,畢竟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事情。&1t;/p>

        &1t;/p>

        “我知道,但我不會讓你白干的,今天林爺對你那樣,你也能忍了?”&1t;/p>

        &1t;/p>

        聞言,王建琪心里再次憤怒起來,不得不說,在燕京三十幾年,還沒有人這么羞辱過他,就算那些社會名流,對他也都是客客氣氣的。&1t;/p>

        &1t;/p>

        “我能夠得到什么好處?”王建琪道。&1t;/p>

        &1t;/p>

        “至少過億的資金,如果可能的話,還會有一個地方大型企業。”蔣忠偉道。&1t;/p>

        &1t;/p>

        “哦?就憑你拿嘴說?”&1t;/p>

        &1t;/p>

        “當然不是,林爺本名林子辰,崛起于東江省的天州,這些年在社會上搞出不少動靜,也得罪了不少仇家,其中就包括瀛國的忍組。”&1t;/p>

        &1t;/p>

        蔣忠偉說著,拿起了副駕座位上的一定棒球帽帶上,將帽檐壓得很低。&1t;/p>

        &1t;/p>

        “忍組?我聽說過,是瀛國最大的勢力。”&1t;/p>

        &1t;/p>

        “沒錯,曾經忍組在華夏的時候,林爺暗下殺了他們幾個高手,但由于那些人都死在了華夏,忍組毫無頭緒,所以找到了我。”蔣忠偉說道,旋即將煙蒂扔到了車外面。&1t;/p>

        &1t;/p>

        王建琪想了想:“那你為什么要找我?”&1t;/p>

        &1t;/p>

        “呵呵,我也只是知道林爺在燕京建立了龍傳集團而已,但畢竟那里太過惹眼,我需要你幫我查出他住在哪里,并且保護我的安全。”蔣忠偉說道。&1t;/p>

        &1t;/p>

        “這和你給我的代價有什么關系?”王建琪問道。&1t;/p>

        &1t;/p>

        “林爺再強,也不會搶過瀛國的那些高手,他們答應我,只要殺了林爺,會將蔣氏集團還給我,然后額外給我一家林爺手下的地方企業,畢竟他在華夏不少地方都有著產業。”&1t;/p>

        &1t;/p>

        王建琪聞言沉默了片刻,畢竟這件事非同小可,他不敢馬上答應,可想到林子辰囂張的樣子,再加上蔣忠偉所許的代價,也不會完全不心動。&1t;/p>

        &1t;/p>

        “怎么樣,建琪,有沒有興趣?呵呵,你要知道,要不是我現在不方便,很多事情我自己就可以去查,這相當于白給你的肥肉!”&1t;/p>

        &1t;/p>

        王建琪想了想,道:“我家在郊區的邊上有一處廠房,現在基本不用了,周圍沒有任何攝像頭,你去住一段時間吧。”&1t;/p>

        &1t;/p>

        “呵呵,我知道你是個聰明人。”蔣忠偉一笑,說道。&1t;/p>

        &1t;/p>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vckjqe.tw。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biquge9.com
望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