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酒鬼醉天 > 第616章 原因不簡單

第616章 原因不簡單

小說:酒鬼醉天作者:雨中憶醉字數:0更新時間 : 2019-05-15 07:38:43
“放屁!你買的若不是假‘藥’,葉凡那小賤種怎么沒有被毒死?”

        “這…”錢衛額頭直冒冷汗,“四少爺,你的‘藥’不也是突然失效了嗎?這中間會不會有什么變故?”

        “變故?”

        聽到這話,謝四少微微一愣,心中也有些懷疑起來。

        半晌后,謝四少看了看手中的‘藥’,低聲自語道:“看來本少今晚要再去找秦月試一試,看這瓶中的‘藥’到底有沒有古怪?如果還有效,那就沒錯,如果失效了,這其中的原因就不簡單了。”

        想到這里,謝四少便道:“錢衛,今晚我要去找四少奶奶那里過夜,你就幫我在院中守著,看有沒有什么異常和古怪?”

        “是!屬下知道了!”

        “那你先將這里收拾一番,等本少臉上的紅腫消了一些,我們就過去!”

        卻說院外,葉凡將一切經過都聽得清清楚楚。

        見青瑤安全離開,葉凡心中松了一口氣,同時他也對青瑤竟然是三階武者而暗暗吃驚。

        但只要一想到青瑤身后有一個既是七階武者,又是煉丹師的師傅,他就覺得這些不奇怪了。

        “想不到謝四少開始懷疑到那瓶藥身上了。嗯,我不能讓他懷疑,否則他很容易懷疑到我身上。對了,不知道秦月房間里的那壺茶還在,里面可是加了很多藥,我想辦法弄點出來。”

        想到這里,葉凡提前動身,先一步潛入秦月的小院子里。

        這一次,葉凡輕車熟路地進了院子。

        不過,他沒有躲在窗戶下,而是趴伏在屋頂的暗影處。

        在這弄寧的夜色中,是很難現他的身影。

        葉凡一上了屋頂,就悄悄撥開一塊瓦片,向屋內看去。

        只見屋內,燭火跳動,秦月坐在桌子旁,怔怔得有些出神。

        其實,她才剛剛起床不久。

        昨夜她被謝四少下了藥,一夜的放*,竟將她累得起不了床,直到傍晚才清醒。

        這主要是因為謝四少想報復,沒有絲毫憐香惜玉的意思,只在她身上狠狠地**。

        “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月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回憶起昨晚的事,記憶卻很模糊,隱約中她看到自己的表弟南鳴玉,在她**拼命地奮斗,和她****,共赴*山**,幾乎讓她生不如死,卻又有一種無法說出的美妙。

        想起昨夜的事,秦月又是惱怒,又是羞愧,還有幾分興奮,很是復雜。

        “到底是誰?不可能是南鳴玉表弟的,難道是謝四少?對了,昨夜他來了我這里,還親手給我倒了一杯茶,當時的樣子很不自然,難道他在我的茶杯里下了藥?”

        想到這里,秦月有些氣憤,同時心中還有一些怪異的感覺,隱約覺得謝四少昨夜確實很生猛,不同以往。

        “就是這杯茶嗎?哼!這謝四少果然不是好東西,竟在本小姐身上用這東西!待回頭,本小姐一定要質問他為何這樣做!””

        秦月看了看桌子上的半杯茶,心中很是不快,直接將那半杯茶倒掉,任誰知道自己被人下藥了,恐怕都不會高興.

        也許是看到茶水,秦月覺得有些渴了。

        畢竟昨夜做了劇烈的運動,白天又睡了一天,沒吃沒喝,此時感到很渴也是自然之事。

        當下,秦月重新拿出一個茶杯,也顧不得那壺中的茶水是隔夜的冷茶,倒了一大杯就要喝起來。

        屋頂上,葉凡見秦月要喝那杯茶,臉色頓時古怪起來。

        他可是將所有的藥都加進了茶水中,其藥性之猛烈不可想象,不知道秦月喝下去后,會變成什么樣子?

        可就在秦月要喝那杯茶水時,屋頂上葉凡突然臉色微變,向院外某一個方向看去。

        因為他聽到那個方向傳來一道急破空聲,那度非常快,快得令人心驚膽戰。

        “有高手!是五階高手。來人到底是誰?”

        他心中才剛又這念頭,一道金光就出現在院中,然后閃身進入了屋內。

        一看到那道金光,葉凡心神大震,他瞬間認出那金光正是猴王。

        “原來是猴王,想不到猴王竟然又回來了。”

        卻說房間內的秦月正準備喝那杯茶,突然她聽房間外的動靜,就將手中的茶放下,還沒等她站起身,一道金光就沖進了房間,現出猴王的身形。

        “猴王,你怎么又回來了?你不知道謝四少到處找你嗎?你還敢回來。”

        秦月看到猴王,頓時臉色大變。

        此刻的猴王很是狼狽,身上有不少血跡和傷。

        看到猴王這副模樣,秦月又有些不忍心,畢竟她和猴王相處了很久,漸漸現猴王的性格很率真,尤其是對她并沒有什么惡毒的念頭,這讓她對猴王印象多少沒有那么差。

        當下,秦月關心地問道:“猴王,你到底怎么了?你身上怎么這么多傷?”

        猴王惱怒地道:“還不是謝家那個叫什么李穆的副總統領。這幾天他帶了不少高手在城外清剿本猴王。本猴王好幾次差點遭了他們的毒手。若不是本猴王惦記著你,早就返回我自己的猴王洞去了,何必在城外風餐夜宿,還要時刻擔心被人剿殺的危險。”

        秦月卻冷笑:“你惦記著我?我看你是惦記著怎么去戰神殿吧?沒有我的幫助,你是很難找到那里的。”

        猴王神色復雜地看了秦月一眼,又嘆息道:“隨你怎么想,去戰神殿也不只是為了我一個人,你不去的話,你也活不了多久,我不信你不想去。”

        聽到這話,秦月顯得有些惱怒,不耐煩地道:“好了,本小姐不想在這問題上和糾纏下去。說吧,你這次來找本小姐,究竟想干什么?”

        猴王說道:“現在李穆在城外圍剿本猴王。城外,本猴王是待不下去了。只能來你這里藏身了。你如果覺得不方便,本猴王就回我的猴王洞,只是去之前來和你打個招呼。以后,你弄好那些上古文獻,可以直接去猴王洞找本猴王。”

        秦月卻沉吟了一會道:“我看還是這樣吧,你就先藏身在本小姐這里。不過,你以后不能在人前露面了。這樣你能否做到?”

        聽秦月這樣說,猴王眼中竟露出喜色:“不露面就不露面,本猴王以后只在夜間行事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vckjqe.tw。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biquge9.com
望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