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異能神醫在都市 > 第2409章 藥王之女

第2409章 藥王之女

小說:異能神醫在都市作者:凌風傲世字數:0更新時間 : 2019-04-30 14:23:19
“啊!我,我的修為?!妖女!你,你對我做了什么!修為,修為!你,你還我修為!”

        說著,藍策就像是失去神智一般,即便沒了修為也是沖曼陀羅沖了過去,秦凡見狀冷哼一聲,只輕輕一腳,便將其踹地噴血倒飛出去。

        “嘭!”

        狠狠砸落在地后,藍策掙扎了會兒卻依舊沒能站起來,看得秦凡一時間有些好奇。

        按說藍策的修為雖說消失了,但肉身強度應該還停留在半帝級才對,怎么對自己這隨意一腳都承受不了?

        “嘩……”

        與此同時,又一道極為神秘,完全辨不出來是何屬性的能量,隨著曼陀羅又一陣接連念咒后再度降臨到藍策身上!

        而后,便能看到藍策的頭竟開始由黑轉灰,今后向著花白的方向轉化而去!

        原本看起來還頗為英俊,瀟灑的他,一時間也變得老態龍鐘起來!

        “這……”

        對此等手段,秦凡震驚地不禁又睜大眼,他能感受得到,藍策的生命力此刻正在被那一股神秘能量吞噬一般!

        再看看藍策脖子后面的那道一直在灼灼生輝著的紫黑色符篆,片刻后秦凡目光一凝,似是想起了些什么。

        “這,這是詛咒之力?!你,你居然可以操縱詛,詛咒之力?”

        “呦?”

        曼陀羅不禁也有些詫異地瞥了秦凡一眼,旋即嬉笑道:“行啊小子,還算你有點眼力價,連這都看出來了?”

        秦凡不再言語,這個曼陀羅,實在是太讓自己感到驚訝了。

        “姓藍的,現在的你,已經相當于七十歲了,再往后每過一秒,你就會老上十年!直到最后老死為止!”

        “我倒要看看,你還有幾個十年可以去揮霍,嘖嘖,瞧瞧你現在這幅老態龍鐘的樣子,今后在美女面前,只怕是也有心無力了吧?”

        “啊!”

        看著鏡子中的自己,藍策驚恐地大叫出聲,不過反應倒也算是迅,當即跪在秦凡,曼陀羅二人面前就開始不停地磕頭!

        “嘭!嘭!嘭!”

        磕頭聲接連響起,藍策趕忙大叫:“停下,快停下來!”

        “二位,只要你們放過我,我,我藍策甘當二位鷹犬!今后唯您二位馬是瞻!您二位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舊盡管招呼!”

        “求您了,高抬貴手,放,放過我吧!”

        “嘿……早這么明白不就得了,還費我這么大力氣。”

        說著,曼陀羅只是輕打了個響指,藍策那一指在不斷流逝著的生命力便陡然停了下來。

        旋即曼陀羅又接連結印,凝結出一道道紫黑色的印決,令藍策之前消失的生命力,以及修為又返回到他身上。

        不過隨后秦凡也很敏銳地察覺到,曼陀羅在做完這些后,小臉“唰!”地下變蒼白了不少,在其目光深處,也有著一股被她刻意遮掩起來的疲倦。

        之前所施展的這一番手段,只怕,是很費力氣的吧。

        “呼……”

        藍策感受到了失而復得的舒爽感后不禁長舒了一口氣,再也不敢在秦凡,曼陀羅二人面前放肆,變得老老實實起來。

        “哼,姓藍的,如果你不想再感受下之前那種滋味的話,今后你就老老實實地聽話,否則……”

        聽出了曼陀羅話中的寒意,藍策冷不丁一個哆嗦,哪兒還敢說一個不字,就只剩下接連點頭的份兒了。

        “是,是是!小的明白,今后二位就,就是藍某的主人,您二位就算是讓我弒父屠母,藍某也,也莫敢不從!”

        “嘁。”

        秦凡,曼陀羅二人對視一眼,心頭皆一通鄙夷,之前還真沒怎么看出來,這家伙居然畜生到了這種地步。

        不得不說,也他媽算是個人才了!

        于是,秦凡接下來也不和他繞圈子,直言道:“你師尊如今在哪里?我需要你將我安排到他身邊。”

        “還有,你師尊之前取走的那道紅蓮血炎,應該還未曾煉化吧?我需要你幫我打探出它被藏于何處。”

        “什么?!這……”

        藍策頓時一臉為難,見曼陀羅兩眼一瞇后連忙跪倒在地:“二位息怒,息怒……”

        “你們也應該知道,因為血紅玉蓮,還有血炎蓮子的事情,我基本算是已經在我師尊那里失了寵信,而那紅蓮血炎乃是我師尊如今的心頭至寶,只怕是無論如何都,都不會告訴我呀!”

        “不過二位放心,第一個忙我倒是可以想辦法幫得上,不過……期間需要些時間。”

        “哼。”

        秦凡也是個老江湖了,自然不會輕信藍策:“你可能沒聽清我之前說的,兩個任務,你都要完成。”

        “我只負責下達任務,該怎么想辦法,怎么化不可能為可能,那就是你的事情了,別跟我耍什么花樣,時間我可以給你,半個月。”

        “半個月后,我會去藍家找你,若不能給我個滿意的交代,呵呵,會是什么后果,我想你應該清楚。”

        藍策嘴角一陣抽搐,不過在見自己面前這倆貨,顯然也不是什么容易對付的角色后,無奈之下,也只得極為勉強地點了點頭,垂頭喪氣地退出房間。

        在其離開后,秦凡又和曼陀羅小聲商議了兩句便也準備離開,畢竟對這等骯臟不堪的煙粉之地,秦凡是真有些不適應。

        “公,公子!”

        就在秦凡要推開門之際,蜷縮在床上的那冷艷女子緊咬著嘴唇忽然輕喚了聲,曼陀羅回頭瞥了她一眼后便虛瞇下眼,有著一抹殺機掠過。

        “慢著。”

        手被秦凡拉住,曼陀羅又一臉無語地白了秦凡一眼:“嘖嘖,你該不會又犯老毛病了吧?一看見是美女,心腸就全都變軟了?”

        “她畢竟是個無辜者,也是個受害者,你若殺了她,豈不就成了濫殺無辜?”

        “嘁。”

        “那隨你吧,但愿她不會將此事泄出去,否則的話,咱倆的處境可就危險了,那丹王可不是什么尋常角色。”

        秦凡聞言后微皺了下眉,扭頭看著那已經近乎裸身狀態的女子,倒并非是想來飽眼福,而是也在猶豫。

        在猶豫要不要來一出殺人滅口。

        被秦凡這般直勾勾地看著,那女子不禁又縮了下身子,兩張俏臉更變得一陣酡紅:“公子,你……”

        “唉……”

        見女子那般模樣,秦凡最終也是沒有狠下心來,輕搖搖頭,道了聲“算了”后,便從戒指中取出一件衣袍,走過去為那女子披上,還將其皓腕給拉了過去。

        “啊!”

        也許是被嚇怕了,女子見秦凡這般舉動,就如受驚的小鹿般渾身一顫:“公子,你,你要做什么?”

        “別怕,我看姑娘你被人下了毒,我就好人做到底,幫你解掉就好。”

        秦凡一邊說一邊診脈,女子聞言先是一愣,旋即就要苦笑著說些什么時,秦凡卻已經開始施針。

        手法之嫻熟,醫道之高,看得女子眼中異彩連連,一陣嘆為觀止。

        最后又是一掌,秦凡拍在女子的胸口處,幫其逼出一口鮮血后方才起身:“好了姑娘,你體內的毒已經消了,我們現在就可以帶你離開這地方,從此你便是自由身,不過。”

        秦凡話音陡然一轉,臉色一時也變得肅穆起來:“之前姑娘聽到的話,還望不要外傳,否則,我們的手段想必姑娘也很清楚。”

        “是。”

        女子頷輕點:“公子放心,小女子并非恩將仇報的小人,斷不會做出那等天理難容之事。”

        “好,但愿如此。”

        隨后,秦凡,曼陀羅就帶著那女子離開天香苑,可正當要分別之際,卻又被女子叫住。

        “公子!”

        “嗯?”

        秦凡回頭狐疑地看著她,而女子在一陣吞吐后,方才取出了一個隨身佩戴著的玉佩,玉佩上面,刻著一造型頗為精巧的“藥”字。

        “公子,你既救我于水火,那對你便不該有所隱瞞,我名藥云,是,是藥王之女,之前在包廂內聽您話中意思,是對……丹王的紅蓮血炎,很感興趣?”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vckjqe.tw。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biquge9.com
望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