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異能神醫在都市 > 第2020章 淺灘,不容真龍

第2020章 淺灘,不容真龍

小說:異能神醫在都市作者:凌風傲世字數:0更新時間 : 2019-04-30 14:21:54
“秦凡!你,你別太過分!把我逼急了咱們誰也沒有好果子吃!”寧缺爆喝連連。

        “威脅我?你也不看看自己的斤兩,像你這樣的,別說是我了,明皇宗的眀塵怕是都要比你強上百倍,今天,我便教你一個道理。”

        “境界,在天才面前,往往都是代表不了什么的。”

        話罷,寧缺見秦凡竟又依依不饒地向自己才沖來后,心頭便又是一顫:“我認……”

        “嘭!”

        就在他最后一個字即將說出口的時候,那血傀便先其一步沖到其身邊一側,爆吼著一拳照著他面部就轟了過去,將其滿嘴銀牙都給打碎了不說,就連其整張臉都給打成了豬頭,再無之前那般英俊模樣。

        接下來,就是單方面的血虐了,已然被秦凡打的完全喪失信心的寧缺,根本就沒有絲毫還手之力,哭天喊地地一聲聲叫嚷著認輸,投降,可秦凡就跟沒聽見一般把其當做了沙包打來打去,看得下方一干人等,著實有些無語。

        經此一戰,看來明皇域年輕一輩第一人的稱號,果真是名不虛傳啊。

        “谷主大人,您,您快叫停啊!之前可,可是您說的此戰點到為止,寧缺他,他也已經投降認輸了!要是再任由秦凡這般打下去,非要把人打死不可啊!”

        靜軒聞言后狠狠瞪了凌月一眼:“哼!現在知道快要出人命了?之前,你不是對此戰很樂此不疲么?此事,還不都是因你而起?”

        呵斥一番后,靜軒便開口讓秦凡停手,已經基本打爽了的秦凡倒是也很給面子,在又一腳把寧缺給踹下去后,自己也收起血傀,出現在閣樓當中。

        秦凡一下來,凌月就跟個潑婦一般直接沖了上去:“秦凡!你什么意思!在我大婚之日就為了凸顯自己能打是吧!寧缺他都已經投降了,你居然還不停手!”

        “嗯?他之前說認輸兩個字了么?”

        秦凡裝傻充愣地道,旋即再看看那一張豬臉的寧缺,呵呵一笑:“那實在是不好意思了,他說的話含含糊糊的,秦某沒有聽清,所以,誤會,誤會。”

        用誤會兩個字一帶而過,氣得凌月臉色青紅交接都不知該再說些什么,及可就在這時,稍稍緩過來的寧缺,當即一巴掌竟狠抽在了凌月臉上。

        “啪!”

        清脆的巴掌聲,令在場不少人又有些蒙,這,又是鬧得哪一出?

        之前本就被秦凡抽過一巴掌的凌月,另一側臉蛋上也多出了一道紅巴掌印,捂著兩邊臉的凌月大腦也瞬間凌亂:“你,你瘋了吧你!你打我做什么!你……”

        “你個賤人!之前居然敢給我提供假情報!之前是不是你和我說,秦凡身受重傷,甚至已經被廢,讓我放心向其挑戰么!”

        “媽的,老子當初真的是瞎了眼,居然會娶你這么一個敗家娘們,一無是處,長得也不算美不說,成天的脾氣還挺大!若不是想,想拿你當跳板提高我自己是知名度,為今后挑戰秦凡做準備,你覺得我,我會娶你?再看看你現在這幅豬頭三的樣子,娶你?做夢!都能惡心死個人!”

        寧缺言辭含糊不清地狠狠痛罵著,完全把自己心頭的不爽與怒火算是盡數泄在了凌月身上。

        最后,寧缺當即宣布,此場婚禮,無效!說完便拖著傷體,緩步離開。

        而經其這么一搞,把凌月嚇得整個人渾身一顫,最終直接癱坐在地,也就這般成為了棄婦,好好的舊一場婚禮,卻成了天仙域中最大的笑話,的確是夠悲哀的。

        今后若不出所料,凌月整個人,怕是就要一蹶不振,永遠活在心中的陰霾當中,再無出頭之日了。

        待這一場鬧劇結束,凌月被帶走后,靜軒一臉無語地沖秦凡翻了個白眼兒:“哼,之前你師尊說你是一根攪屎棍,看來還真沒冤枉了你,你這家伙,不管到哪里,哪里肯定太平不了。”

        “額……呵呵,前輩言重了,我此番前來也只是為了探望下羽兒,誰成想羽兒卻受人欺辱,我這個做男人的,總不能坐視不理吧?”

        “罷了,罷了,此番也的確是凌月理虧,此事,貧尼也就不再計較了,你不是來看羽兒么,那你二人就隨便走走吧,不過可別想著把人給我拐跑。哼,想要帶走羽兒,憑你現在,可還不夠資格。”

        聞罷,秦凡又撓頭笑了笑,而且他現在即便是想要帶走蝶羽,也著實有心無力。

        接下來,他可是要外出經歷生死歷練的,哪里還有帶著女人一起的?

        辭別靜軒后,二人也就在天仙谷的后花園中,手牽著手轉悠起來,時不時賞著周圍的奇花異果,過了會兒后便也閑聊起來。

        期間,秦凡也將之前生的種種事情,以及自己即將外出歷練的打算說了出來,對此,蝶羽倒是沒有感覺多么驚奇。

        是龍,終歸要翱翔九天,燕州,方才是秦凡可以一試身手的真正舞臺,和其相比,明皇域這等蠻夷之地,終歸還是顯得小了。

        “對了,羽兒,有件事還需要你幫忙,聽聞你天仙谷有一處奇地,名曰百花潭,我想把一位……朋友暫時安置在那里,能不能幫我和你師尊,說些好話?”

        “朋友?”

        蝶羽一時挑了挑眉,有些狐疑地看著秦凡,將其看得一時間都有些不大自然,接連撓起頭來。

        “哼,如果我沒猜錯,你那朋友,應該又是個女孩子吧?”

        一個“又”字,把秦凡說的老臉頓時一紅,一時都不知該怎么往下接話,好在蝶羽比較知性,一時倒也沒有和他深究,反而很爽快地點頭應了下來。

        “百花潭雖說是算是我們天仙谷的禁地,但想來師尊還是會賣我一個面子的。”

        “好的,嘿嘿,那我就不和你說謝了。”

        而后,秦凡便將那已經化為飛蛾,封于冰層中的東方無憂取了出來,讓蝶羽看到后,心頭當即一震,杏目微瞪,不過在看到秦凡臉上的失落復雜之色后,一時倒也沒有多問什么,生怕提起秦凡的什么傷心往事似的。

        由此可見,蝶羽,絕對是一個極為溫婉乖巧的女子。

        之后,二人又找了一片空地,相擁著坐下來,雖說沒怎么說話,但兩顆心,卻是可以好似零距離一般的溝通。

        她,懂他,而他,同樣懂她,這種感覺在二人看來,著實美妙極了。

        從正午時分,一直待到了深夜,感受到習習夜風吹來,秦凡深吸一口氣,偏過頭笑看了眼蝶羽后,便對著其薄唇吻了上去。

        感受著唇邊的香甜,以及懷中那具微微顫抖著的嬌軀,心,在那一刻都仿若要化掉一般。

        良久,唇分。

        “呼……我現在算是切身體會到溫柔鄉,便是英雄冢這句話的含義了,我想我如果再多吻一會兒的話,也許,真的就不想離開了,嘿嘿……”

        “去你的!”

        蝶羽嬌嗔了聲后便輕推了下秦凡:“會不會說話?聽你這意思,我是不是就成了紅顏禍水?”

        “哈哈哈!當然不是,你是紅顏,但,絕非禍水。”

        說著,秦凡神色間又認真起來,輕輕抱住蝶羽后,柔聲道:“等著我回來,等我下次回來,想必也就有了來你天仙谷提親的實力了。”

        “嗯,我相信。”

        蝶羽也是很認真地點了點頭,而后在又相擁了會兒后,秦凡身后火鳳雙翼當即一閃,終是化為一道火芒,漸漸消失在遙遙天際當中。

        直到秦凡徹底消失在夜空中后,蝶羽依舊是定定地看著其消失的地方,看得出神,都沒有感知到靜軒的到來。

        “既然這么想他,為何不將其留下?在明皇域,想來他也是可以得到很好的展。”

        聞罷,蝶羽展顏一笑,薄唇輕啟,只道了六個字。

        “淺灘,不容真龍。”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vckjqe.tw。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biquge9.com
望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