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九川歸塵埃 > 第四十九章 南界覓蕭聲(3)

第四十九章 南界覓蕭聲(3)

小說:九川歸塵埃作者:逐光無求字數:0更新時間 : 2019-07-01 22:50:20
  “沈瑩的事你們都知道了,她不過是被那幫人寵壞了,但有院長那種人在,我想她……算了,不說這事了。”玉城嘆氣,又接著那幫貴族子弟的話,“先前安令被沈瑩針對,沈瑩母親趙山菱居然在一次爭執中將她打下水。辛子寬去救她……那時我們以為,他是個好人,年輕有天賦,性子自然帶幾分桀驁,但對安令卻是極好。”

  “后來因愛生恨?”明白筠問。對于這種狗血事件,她向來比連煦清楚。

  “那我就不知道了。安令后來從水下另一端游上來,上來后就暈倒在風鏡懷里——他倆關系一直都好,我……”玉城頓了頓,沒有像其他人一樣沉浸于自己的感受,而是繼續講述事情,“安令醒來后,就告訴我們幾個關系較好的,她獲得一本關于自然道的書。”說及此,他還特意看了看連煦和明白筠的神情,見兩人沒有特別露出驚訝或者覬覦的表情,才放心說下去。

  “院長他們都不知道,安令也囑托我們不要說出去。其實,我們都看過那書,有幾分天賦的甚至已經開始學習。”

  “比如我!”一個少年抬手示意。

  玉城點點頭,道:“然而,安令畢竟是辛子寬的入室弟子,她的修煉很快被發現。雖然她修的不是自然道,不過……”

  “我知道。”明白筠安撫道,“能與草木自然多加接觸,不管是悟道還是修煉都是大有裨益的。”

  玉城有幾分驚詫:“你也是……”

  “是啊,我也修自然道,正是聽聞此處有一傳承才過來碰個運氣。正巧師兄為神諭而來,于是我們便一道。”明白筠眨眨眼睛,笑道。

  玉城忙道:“你與安令要那本書,她會給你的,你能否幫幫他們?”

  “自然……”

  “先把事情講完。”連煦打斷了明白筠的答應,明白筠立馬閉上嘴,心知凡是要謀定而后動,她總是太善良,不像連煦,唉!

  “好。”玉城冷靜下來,“辛子寬有偷偷模仿安令,后來風鏡被打傷——他本來就有舊疾,沈瑩母女實在太可惡!沈瑩表示要他的經脈,使他永遠不能修煉!而辛子寬居然這時候找上安令要那本典籍,來換回風鏡!安令如何不答應?辛子寬得了那典籍后竟還以風鏡救命恩人自居,還強行使萬木逆勢而生,搏了個美名!”

  連煦皺眉,他原以為連城狄夠令人惡心,原來像辛子寬這般道貌岸人還自以為君子的人最令人厭惡。早知道他就不攔著明白筠答應此事,早早去了結了那披著人皮的畜生!

  “你別這樣面目猙獰,反正您是窺見,我會算命,那辛子寬不可能跑得掉。”連煦瞥了眼明白筠,倒真的心中平靜下來。先前明白筠說到神諭一事時,早已做好有這種人的事,如今確實不必太過憤怒——畢竟為民除害才是正事。

  “后來我聽聞風鏡舊疾復發,安令大怒殺上凈思居,就是辛子寬住的地方,當著院長的面廢了沈瑩的修為,斷了辛子寬一只胳膊。然后煙雨、天火將風鏡轉移走……安令,卻不知去了哪里。沈瑩身世和辛子寬為人,也都是她爆出來的。”

  “你們就沒有懷疑真假?”

  “她怎么突然那么厲害?”

  明白筠和連煦兩人同時問道。玉城怔了怔,才開口:“師兄的問題,據說與風鏡的舊疾也是有關的,具體我就不清楚了。師姐的問題……是因為安令直接將趙山菱定在追溯石上,將她的記憶呈現于整片島上天空,那是我們才知道……”

  另一人接口:“我們有些不信,沖過去一看究竟,卻見辛子寬惱羞成怒要殺安令,后來被斷了一臂后,剛好看到趙山菱與院長商議要把沈瑩說成是辛子寬的孩子,于是怒罵趙山菱‘賤人’,將哭訴經脈被廢的沈瑩一掌大飛——因而沈瑩怕是再也好不了了,但可能,會變本加厲把天賦好的少年作為自己爐鼎。”

  “不過她可能汲取對方經脈天賦都做不到了。”

  “她不還有個爹爹娘親?”一幫少年終于可以盡情唾棄那幾人,立即聊到了一起。

  好在玉城比較成熟,知道連煦與明白筠想說什么:“當時云絡已經起了陣法將院長困住,云絡在陣法上的造詣不亞于窺見。你們若想尋他們……”

  “我比較想知道那個人面獸心的人在哪。”明白筠與連煦異口同聲,使玉城不由笑出聲:“也好,也是一樣的。他現在應該在凈思居,畢竟他需要療傷。你們若是想知道風鏡他們,可以回來問我。”

  明白筠皺皺眉,對連煦道:“可我擔心這兒不安全,你能護送他們先離開嗎?”

  連煦本想拒絕,卻聽玉城先拒絕了:“我們等安令回來,她不會無緣無故拋下我們。你們若有心,可以帶南苑的女孩子們先走。”

  “是我們比較危險吧。”一個少年不滿意道,“我們被沈瑩虎視眈眈誒,而且那幫女孩子厲害的超級多,還跟在云絡身后學陣法……以前嫌棄,現在真的羨慕死了!你們要是厲害啊,直接干掉院長!”

  “怕是不行。”連煦道,“我與他都是窺見,我又不了解他的能力,明……明日我找了幫手來,師妹只是洞明,對付不了另外兩人。今天我先探一探他們的住址,若是可以,先送你們走。”險些直接說出了明白筠的名字。

  玉城點點頭:“目前他們好像主要對于安令,我們倒還好。你們先去吧。”

  連煦點點頭,一把拎起明白筠向凈思居去。

  辛子寬確實在療傷,甚至斷臂已經好得差不多了。明白筠告訴連煦:“自然道能夠加強修復能力不是虛言,但能那么厲害,看來真的是蕭家傳承。我們再看看,我看能不能偷師一些。”偷師也是從辛子寬這兒學來的。

  不多時,辛子寬右臂修復,他睜開眼睛,目露怨懟,低聲道:“好你個安令,竟然這般下我面子,虧我先前為你忤逆院長,方便了趙山菱吹枕邊風,你……你竟然!”他閉上眼,平復了一會兒,才冷笑道,“風鏡一個公子哥有什么好的,待我斬斷你的左膀右臂,看你怎么囂張!”

  “變態了!”明白筠斷言道,“那個院長就不是什么好人,如果他是院長弟子,那肯定……”

  “好了,別給衣冠禽獸找理由……”連煦無奈地給明白筠順了順毛,突然想到,“之前沒有問趙山菱與院長怎么勾搭上的,若他們都是弟子,趙山菱為何會拋棄辛子寬而選擇院長?”

  “鳥擇良木而棲唄。”明白筠冷漠地推開連煦的爪子,斷定他想來個溫水煮青蛙。她一個不知何時要被獻祭的少女,心懷遠大志向的少女,怎么會對這種事情感興趣?

  “那院長為何對辛子寬多有忍耐,甚至縱容他——連自己女兒被廢,他和趙山菱都沒能找辛子寬討要說法。先前閣樓里的對話中,趙山菱并不疼愛沈瑩,說是辛子寬女兒用來掩飾師徒關系并不靠譜,更像是為了抹黑辛子寬。”

  明白筠微微蹙眉:“聽你這么說,似乎,莫非趙山菱原本喜歡辛子寬,但卻被院長玷污,怨恨辛子寬沒有救她?也不對啊,辛子寬不像是對院長有怨言,反倒真的以為沈瑩是自己孩子,連被戳穿也沒有說院長半句不是,反而罵趙山菱?”

  “也許我們都把辛子寬想得太好了。”連煦看著眼前的白衣身影道,“說不定趙山菱一直是受害者,她想要改變自己地位,卻發現辛子寬和院長狼狽為奸,根本不在意她。”

  “嘖。”明白筠結合以往看過的各種話本,道,“難道趙山菱是被辛子寬送給院長的?辛子寬覺得自己犧牲多是因為他和院長都看中了安令,所以他忤逆院長保護安令?那這學院也太可怕了吧!”她覺得,連城家真是個適合養老的地方。

  “不想了,以后會知道的。”辛子寬不知道要去哪里,目的卻十分明確,如今已經到了小島另一側沒有人煙的地方。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vckjqe.tw。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biquge9.com
望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