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九川歸塵埃 > 第三十章 無名門生事之人

第三十章 無名門生事之人

小說:九川歸塵埃作者:逐光無求字數:0更新時間 : 2019-07-01 22:50:20
  漫天的華光尚未散去,流水一般的珍寶尚未呈盡,玉盤珍羞已經順著靈氣凝佇的水流而來,停在每一位賓客前。天姬觀觀主與第三峰峰主坐在一處,正襟危坐的樣子,絲毫沒有私下里親密的樣子,仿佛一瞬間就從情投意合變成了相敬如賓。

  阮容看著她的師父取了一杯玉露飲,笑著對她道:“剛才那丫頭是你新認識的?”

  “是。”阮容在她身邊坐下,“前不久剛認識。”

  “找你有事?”她問的漫不經心,阮容卻微微有些緊張,小心措辭。

  “嗯。”阮容拿不準師父剛才有沒有看清明白筠的長相,“前不久聽聞聽云峰的顏凡師叔新收了個弟子,好像叫白月,便是她。”

  師父終于面露興味:“你說那丫頭爬上了聽云峰?這倒是厲害,必有幾分毅力!”

  阮容小心地把話岔開:“我瞧那爬爬山也沒什么特別的,不過顏凡師叔門下的人怎么不見多?”

  她師父大笑:“你,我自是不擔心,但顏凡他常常不在無名山,優秀的弟子早就被挑走了,比起常年細心教導的師父,一個天才的虛名當不得什么。剩下那些才會去爬山,不過聽云峰那么高,一刻不停歇爬上去也累得夠嗆。更何況入門的人,大多初探靈氣,又怎能堅持下來?”

  “那連城師兄?”

  阮容的師父放下杯子:“此事一言兩語說不清,今日喜慶但人多口雜,我日后同你說。”

  阮容正想著明白筠以輕玄的實力爬山,不知感覺如何。忽聽師父道:“那是誰?”

  只見正中央的臺子上不知何時站了一個人,鵝黃色的長裙,瀟灑利落的馬尾,站在那里仿佛獨立于所有歡喜繁華之外。此時高座上的掌門也看到了她,臉色一冷,直覺并不是好打發的,卻也只能出聲:“閣下是什么人?若是賀喜,請隨我弟子來。”

  “我今日來不為賀喜,只為堵人!”明白筠手背在身后,朗聲道,“在下明白筠,點明挑釁第九峰弟子羽容!”

  眾人嘩然,不為明白筠明目張膽的挑釁,只為她的姓氏。

  “明白筠?姓明?”

  “她真是明家人,怎么這般明目張膽?”

  “除了明家人,你難道聽說過別人姓明?”

  “明家這么一出,莫非是要回九難山?”

  有人莫名有人歡喜。

  “早聽聞連城家似乎藏了一位明家人,沒想到今日竟見到了。”

  “快去稟告家主,疑似明家的大小姐出現。”

  旁人沒有認出明白筠,有幾人卻看得清清楚楚。連煦、阮容心知肚明,連城浩有幾分驚訝,對于張師兄和羽容而言卻純粹是驚嚇。羽容尤甚,她那丹藥都已經給那狐貍喂了下去,如今一看顯然是中計了。

  只是這只狐貍不能托付給別人,他們一聽是明白筠的狐貍,哪還能罷休?哪怕是師父也不能決定這狐貍的去留吧。羽容眉宇一蹙,見師父看來,解釋道:“那日我原以為她是天姬觀觀主的弟子,就把院中的樹送了出去,哪知她竟得寸進尺?”

  天火真人顯然不大相信:“真是如此?”

  羽容早已想到絕對跟那狐貍有關,卻不好直說,便避重就輕:“師父,我先前得了一只狐貍,當時有人與我搶,如今想想,似乎就是這明家姑娘。那日她來我沒有認出,她送了我丹藥給小狐貍吃……師父,弟子愚笨,待會兒怕是要給師父丟人了!”

  天火真人略一思索,道:“你將狐貍留在我這兒。若無意外,你的輸贏倒不重要,就是不知這明白筠今日能不能走出無名山了!”

  羽容想了一下,以退為進道:“可她是明家人,什么靈獸沒有,非要這只小狐貍?弟子占著這小狐貍,也確實心中不安。”

  天火真人經她這么一說,才意識到小狐貍的重要性,又見她識趣,不由滿意道:“你放心,不過一只靈獸,我定會說服掌門讓你留下它……說不準,她就是仗著自己是明家人耍脾氣呢。”

  另一廂,阮容站起來與師父道:“這明白筠看起來來勢洶洶,我想去看一下羽容師妹。”

  “羽容,你似乎與她關系不好?”

  “那是在門內,如今明白筠才是外人,我哪能讓我們無名門輸了陣勢?”

  她的師父笑出聲:“去吧。”

  此時全場焦點都在明白筠,人們后知后覺才意識到還有另一個叫做羽容的名字。掌門不怒自威:“你這般挑釁,是自持自己是明家人,不把無名門放在眼里嗎?”

  明白筠絲毫不畏懼,輕笑:“反正我與這羽容要算筆賬,掌門這樣想便是這樣吧!”

  “你!”

  其他人可不管無名門掌門怎么想,心中只惦記著拖延時間等各家掌事的人回來。便紛紛出口:“掌門不必生氣,讓那羽容出來殺殺這小姑娘的銳氣便是了!”

  連掌門身邊的長老也道:“她說自己叫明白筠,空口無憑,不若叫那羽容試一下她。我聽聞天火的這個弟子身負異火,想必能處理此事。”

  大典的中心人物第三峰峰主和天姬觀觀主也附和。兩人看上去觀點一致,但細想一下不難發現剛剛結為伉儷的兩人已經開始貌合神離——一個“明”字出現,就像在這四界下加了把火,瞬間水就沸騰了。

  掌門略一思考,同意了他們的建議,喚道:“羽容,你來吧。小輩的事,你們自己解決吧。”

  羽容將小狐貍交托出去,心中便大定,一聽掌門喚她,便向師父行了個禮就飛向臺上,正氣凜然道:“我不管你叫什么名字,今日是我無名門大喜之日,絕不容你在此放肆!”只要她成功掙回這名聲,誰會管她是不是性情大變?反正……反正她沒有受到天譴。

  羽容甫一走開,阮容便出現在天火真人身旁:“本想囑托師妹幾句,不想不巧,我剛到她就走了。”

  天火真人欣慰地笑道:“你這孩子就是性子好。”

  阮容忽然看見腳旁一堆毛茸茸的東西,問道:“這是……”

  “哦,羽容的靈寵,托我照看。”

  阮容也識趣地沒有多問:“那我還是回去吧,說不定羽容師妹比我想象的厲害呢!”

  臺中。

  明白筠垂著頭,翻來覆去看自己的手,仿佛自己的手是什么稀世珍寶一樣,好一會兒才開口:“你打呀,你怎么還不出手,一個小小洞明難道想讓我先出手?”

  羽容怔了怔,才道:“你不也是?”

  “呵。”明白筠大笑,“你的洞明與我的比?也好,你們不是想知道明家是什么樣的家族嗎?好啊,我便讓你們看看!”

  實在是狂妄!羽容心中生出殺意,又被她憋了回去——她不敢殺人,甚至后悔了那日的舉動。從那日開始,殺人的快感揮之不去,她甚至覺得自己隱藏許久的邪道要瞞不住了。都是因為那成周!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vckjqe.tw。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biquge9.com
望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