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九川歸塵埃 > 第二十八章 無名門大典之日

第二十八章 無名門大典之日

小說:九川歸塵埃作者:逐光無求字數:0更新時間 : 2019-07-01 22:50:20
  小荒山長著稀疏的草木,遠遠望去便可以一覽無余。陽光落下來,仿佛帶著怒殺之氣,地面上都隱約霧氣蒸騰。在這么個小荒山上,有著一個無名冢。既不像修仙之人羽化后只留下牌位供人思念,也不像注重風水生死的普通人的墳。她孤零零在那里,倒像是習武之人死于非命后,旁人看不過去將她掩埋。

  可是如果是修仙的人,又會發現這荒山之所以會荒,就是因為有人用了這山的靈氣,制了一個龐大的殺陣,阻止所有人進入。這樣看來,這個墳,又像是一處寶冢。不過誰會動這寶冢呢?這畢竟是連城家的地界。

  有一道人影慢慢走過來。隨著他走過來,荒山上的陣法因為靈氣的喪失一點點失效。他終于走過來,白袍黑邊,衣袂飄飄,好一個俊逸如玉的公子,只是與這環境格格不入。但若未看清他的臉,但看他的氣質,又令人覺得有幾分頹廢幾分陰冷,到讓這與太陽爭鋒的地界涼快了不少,甚是合拍。

  他走過來,跪下便磕了一個頭:“姐姐,我說過,不讓連城狄付出代價便不來見你,今天我來了……下一次我來,便是向天下昭告他的惡行的時候!天地不仁,我何必成君子?”

  無名冢靜悄悄的,而以那名公子手上的折扇為陣眼,又是一道殺陣蔓延出去。這次,以寶器為陣眼的殺陣堅持不了一座小山丘那么久,但或許意味著,他下次來的時間也會更早。

  陽光正好,從綠蔭里灑下來,落在小道上。來來往往的無名門弟子有的無事湊個熱鬧,喜氣洋洋;有的整日都是事,步履也快了許多。明白筠恰好就屬于無事那一類,甚至可能生非。她身后跟著的男子衣袍有些不合身,但不妨礙那張雌雄莫辯又帶些懵懂的容顏蠱惑人心。

  分明是長相妖媚的人,但衣服穿得規規矩矩,甚至衣服還是立領,把整個人遮得嚴嚴實實,可不就是那日成功化作人形的芍藥?那日明白筠將無常買的衣服帶回聽云峰后,才發現這人的身材按照男子長,沒胸還瘦,完全撐不起無常買來的那條風騷的裙子——至于無常為什么會挑中這么件衣服,明白筠覺得定是受騙了——畢竟一個在院子里邊修煉邊等人的少年,哪里認識女孩子的呢?

  最后明白筠還是厚著臉皮像連煦借了件衣服,才覺得看上去順眼多了。不過由于今日是大典之日,因此各峰的弟子都穿上了門派的袍子,明白筠、連煦和這朵被叫做“韶耀夢”的花靈都穿上了無名門的衣袍。無名門的衣袍均是白底黑邊,不同峰會加上不同的花紋——除了聽云峰額外加上了衣領。

  在外人看來,顏凡的氣質使人趨之若鶩,這等容色非凡的仙人為了防止大家的熱情,將自己包裹的嚴實些也是為了大家好。比如說連煦這樣的美男子也是進了聽云峰才鍛煉出這等冷若冰霜、飄逸出塵的氣質。但是明白筠詭異的覺得,顏凡一定是為了給自己添上禁欲的美感……且不說顏凡自己怎么想,反正阿夢就是非常的吸引人注目。

  明白筠想著,往阿夢面前擋了擋,只是人家畢竟太高……

  “去跟在那個人后面。”明白筠指的就是連煦。自從那日說開了,連煦倒像是生氣了一樣,與明白筠隔著好一段距離。明白筠也樂得自在,免得尷尬。不過芍藥阿夢太過顯眼,她便支使她跟在連煦后面,免得太惹眼——就目前而言,明白筠還是希望自己可以低調一些。

  連煦感到身后有人,轉頭一看正好看到那朵呆呆地芍藥一臉乖巧還有些高興的臉——八成覺得在玩游戲還挺高興的……而明白筠不知所蹤。連煦的臉迅速黑了八度,周身都是一股生人勿近的氣場,驚得大家都避讓著走。至于明白筠,也不能說不知所蹤,她只是太矮剛好被阿夢擋住。于是三個人從高到低排成一排,在周圍人注目中像“開火車”一樣向著主峰走去——作為一朵普通的芍藥,的確不怎么能感知到人的怒意。

  阮容早已經坐在凌引峰大弟子的位置上,昨日不曾見到明白筠說的那芍藥,今日卻是讓她看了個真切。她忍不住捂嘴,轉過身與旁人交談。明白筠又四下張望了一下,居然還看到了連城浩“亭亭玉立”在琢磨峰,向連煦和她笑著致意。看到這種場景還能保持假笑,連城浩果然心眼很多,明白筠腹誹。聯想起阮容之前與她說的連城家的事,明白筠突然想到還不曾與連煦通過氣。

  昨日剛剛義正言辭說不談戀愛只拯救世界,今日就想尋求庇護,明白筠也覺得自己有些撒敷敷的,昨日就應該答應的呀!以為自己能做個妖艷賤貨,但其實沒見過什么世面,連談情說愛都不敢的明家大小姐想著自己已經是洞明了,才在空蕩蕩的聽云峰位置上坐得筆直。

  由于顏凡不在,連煦一如既往坐在主位上,為整個聽云峰撐門面。

  三人剛剛坐下,右邊便上來嘯胥峰的峰主。他沒有顏凡的仙氣飄飄,但褐發童顏,倒是滿臉的平易近人。見連煦坐主位也是見怪不怪,倒是看到連煦身后的兩個人怔了一下,疑惑道:“這是……你師父又收了兩個弟子?”

  連煦在正經前輩面前禮數周全,完全不像在連城家那般愛理不理:“黎師叔。師父只收了一位,個子矮的那個。另一個是花靈,化形不久,未免生事,只能先帶過來,讓師叔見笑了。”

  明白筠自然是乖巧,起身軟聲問好:“黎師叔。”

  花靈阿夢卻是到處瞅,就是不看黎峰主。明白筠有些尷尬道:“就是這般,才不敢獨留她一人在聽云峰,免得滿山遭了她的毒害。”

  黎峰主倒也不會對這些事在意,只是點點頭,然后在右側坐下。他身后的弟子們這才一一上前,與連煦、明白筠見禮。連煦作為大弟子,自然不用站起來還禮,只需點點頭——明白筠懷疑就是因為這樣他才一個人都記不住,而她入門太晚,只能站起來一一還禮,師兄也不知喚了幾聲,連煦的嘴角也越繃越緊。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vckjqe.tw。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biquge9.com
望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