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九川歸塵埃 > 第十四章 連城家的后院事

第十四章 連城家的后院事

小說:九川歸塵埃作者:逐光無求字數:0更新時間 : 2019-07-01 22:50:20
  崩塌的世界,顫顫巍巍的天道……

  神有那么好心嗎?就算有,也不會出手的——明白筠馬上下了個結論。可是眼前的場景就像是冬日的一縷光,并不暖和,但是亮堂堂的,連帶空蕩蕩的被雪覆蓋了只剩下慘白色的山川,都露出輕悅歡喜的色彩;又或是父母燒好的湯,招呼你過來喝,暖洋洋的味道跨過四季,帶給人的不僅僅是溫暖,還有安心。

  原本麻木的心忽然有了動容,才使人明白責任和愿望是不一樣的。

  如果有一個人,他自己受了傷,他不愿意或者沒辦法幫助原本受他照顧的人,那是無可厚非的,畢竟人要靠自己;如果有一個人,他奄奄一息卻還要去幫忙,贊嘆欣賞的同時免不了責怪他自不量力;可是如果有一個人,他早已陷入昏迷甚至意識不清助紂為虐,可是當遇到一些事時,他會不由自主去為一方討回公道,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么……那也許,是他的本能。

  偶然窺見天道善意的本能,卻又是出現在連煦的命運中,很難說是不是他強烈地愿望影響了這場景,可是明白筠忍不住生出念頭:把天道修復回去,到那時,天下安定,人們不必個個兢兢業業算計著,繁華不必只是表象。

  那原本是她的命運,如今,是她想要走的道。

  對于連城浩而言,明白筠與連煦幾天的光陰不過短短一瞬。但這一瞬,天地變色,黑沉沉的天向地壓來,仿佛要回到遠古洪荒的混沌之中。而在下一刻,這些異象消失得一干二凈,連煦仿佛從空中落下一般踉蹌了一下,然后被明白筠一撞,摔倒在地上。

  連城浩:“……”

  他迅速轉身,拉開房門,一臉睡眼惺忪又帶著幾分詫異。在連城狄踏入院子那一剎那間,他恰到好處地問道:“表哥……和白筠?”

  連煦:“……”

  明白筠就地一滾,一臉怒容:“我都說了那東西我丟了!”

  連城狄皺起眉頭:“怎么回事?”

  明白筠一咕嚕站起來,連帶著對連城狄也沒好氣:“還不是所謂的定親之物?我原以為是自己弄丟了,卻不料竟是被他自己用顆破珠子騙走了!若是不愿意定親,不愿意履行承諾,直接告訴我便罷了!當年也不必做出這種齷齪事,直接拒絕了便是!我明家雖然落魄了,但也是多年的世家大族,當不起這等羞辱!”

  連城狄眉角一抽,心心念念著自己的婚約就是所謂的世家大族的小姐?

  明白筠琢磨著問天之時的靈氣波動應當除了明家人,別人認不出,便當機立斷取了當年的事做筏子,滿臉怒容,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見無人開口,她又下了一重劑:“罷了,你們看不起我,我今日離開便是!”

  就算連城家真的受夠了明白筠,論理也不會大半夜讓明白筠離開。她此時說這話,仿佛做足了姿態要離開,但實則不想走,只是逼迫連城狄給她一個交代,而眼下的交代無非就是這婚約成不成。連城狄哪會為了一個做盡幺蛾子的人把連煦貼出去?當下便要和稀泥:

  “胡鬧!你父母將你托付與我,我豈能忘恩負義讓你受委屈?!”連城狄顛倒黑白,將婚約說成長輩的托付,“旭兒,還不過來道歉!”

  連煦黑著臉,慢慢走過來,敷衍地抬了一下手:“抱歉。”

  明白筠的目光從他身上蕩過,飄乎乎地又不知蕩到哪里去。連煦的臉色更是黑了幾分,仿佛方才的霧氣全在他臉上聚集,比平日里更加冷冽。

  連城狄緩和了語氣:“好了,旭兒你解釋一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連煦唇角微微上翹,仿佛積壓了許多年的怨氣在這一刻沖出重圍,在他臉上微微泄出半絲怨懟。半是諷刺半是不屑:“父親不知道?可不就是當年一事?”

  連城狄周身的氣息有那么一瞬動蕩,下一瞬馬上又變成了原來的穩重。他低垂頭,有幾分悵然,使他有了幾分普通人家父親的樣子。

  “唉!此事……你也知道我的為難之處,天夏于我有救命之恩,我豈能……可是我對你又心懷愧疚,這才一意孤行早早將你送去無名山修行,你回來我也處處看著,不讓她與你見面……”

  若是明白筠不曾見過那獄中的人,她也許以為連煦說的不過是后院的齟齬罷了,可是她見過,不免對連煦生了幾分同情。今日戳及他的痛處,雖說是為了兩人解圍,可到底只是為了她自己。包括說什么今日離開,也是為了讓連城狄對她放松警惕……

  她趁著連城狄注意力在連煦身上,飛快地瞟了眼連城浩,卻見他正好看過來。兩人目光一撞,立即收了回去,各自心中有了思量。

  “二叔。”連城浩率先出聲,“你總是偏向主母。以你的能力何須她來救你?”

  連城狄皺眉,天夏的能力固有不足,可是當年他醒來見到的確實是天夏——更何況,今日的事怎么就扯到了以前?!他沉音,不怒自威:“浩兒,莫要多言。”

  明白筠恍然不覺這其中的暗流涌動,大咧咧道:“不要用什么當年的事來糊我,若是主母為了救叔父,遣連……城旭來騙我的東西,也算是有情有義,若是連城旭也被她騙了那我也沒什么好說的,既然他都道歉了那我也便原諒了,只是婚約一事伯父先前支支吾吾,如今便說開好了!”

  先是連城浩拆臺,再是明白筠扯皮,還有個白眼狼連煦!連城狄縱是有再深的城府也不免動怒,只是這幾人都有他們的用途,即便動怒,他不能出手。正在這時,連城狂也被這邊的動靜吵到,見遲遲未平息,過來一看究竟。

  連城狄見他大哥過來,長嘆一口氣,道:“驚擾大哥了。”

  連城狂也不出意外問了聲:“出什么事了。”

  連煦、連城浩都算家中的小輩,自然不能表露的太明顯。而明白筠是個外人,便驕縱著快嘴快舌道:“連城旭半夜來找我本不是君子所為,還想要搶回那顆珠子——就是給伯父看過的——我這才知道萬和玉不是丟了,而是被叔父自己用了!”

  連城狂因為自己女兒的事,時隔多年還是意難平,如今聽說那萬和玉并非為了家族而是被用來救連城狄,哪能不心生芥蒂?此事做著容易,可要利用連城狂的愛女之心,在場人中只有明白筠冷得下心——畢竟她與連城家沒什么情誼,甚至可能為敵。

  “二弟,這事……”

  “大哥!你忘了二十年前我中了那梵家的詭計嗎?”連城狄心中已經對明白筠起了殺意,她在連城家的這幾日四處逛,裝腔作勢。就算不是裝腔作勢,只要抓住她還怕逼問不出明家的秘密?只是,她口口聲聲說連城家負她,若是不處理好這事,怕是傷了她反而自損八百……

  連城狂這才嘆氣:“你說的是這事啊,那必然不是侄女你說的事了。”

  明白筠輕哼:“若不是主母要求,連城旭怎敢把兩家的定親之物要回去?若不是萬和玉,主母如何救得了叔父?”

  連城狂又被繞了進去,轉頭看向連城狄。連城狄有幾分惱怒:“大哥這是何意?那日天夏照看我一夜,我幾日后便向父親求娶了她,此事你難道忘了?兩家定親乃是后來的事!”

  “咦?”連城浩出聲,“不對呀,若是那日……難怪難怪,二叔莫不是忘了那日本該由天……二叔母留在本家,而天殤姑姑出行接應您?又怎么會是……呢?”

  連城狄猛地看向連城浩,心中是滿滿的陰謀論:他為何要替天殤說話?天夏成事不足敗事有余,天殤固然更強大,若是以這個為借口擼去天夏主母之位,讓天殤上位……可是連城浩為什么要為天殤說話,莫非二人已經勾結?連城狂又為何出現為何問這些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題,莫非他……發現了當年的事?!

  “你,你說什么?!”連城狄很快就調整好情態,一臉震驚,“你可不要讓你二叔做一個忘恩負義之人!”

  “呵。”連煦搖頭,“我說呢,您為何娶那么個廢物,境界又停滯不前……”連煦睜眼說瞎話的能力倒是不遜于明白筠,硬是把連城狄境界受困與當年報恩報錯牽扯在一起。連城狄本就困于此,哪怕有一點期望也會嘗試,更何況早就對天夏不滿?如今阻礙他除掉天夏的原因,無非就是擔心是連城浩或者連城狂的陰謀。

  連城狂無愧為唯一的老實人,此刻反而訓斥連城浩:“你記得什么?!”又對連城狄道,“你不要因為三言兩語就下定決心,還是好好查查,若是錯了……改回來就好。”天夏確實不配主母的位置,但連城狂更在意恩情一事,就像他在意那騙人一般的婚約。

  只是他的這些話聽在連城狄耳中就像諷刺一樣,連城狄垂眼:“大哥說的是,若是天夏欺上瞞下搶奪別人功勞……慚愧我當家主這么多年,卻一無所知!”

  明白筠微微有些忐忑:若是連城狄怒火中燒她倒無所畏懼,怕只怕……他淡定應對。她忍不住看向連煦,卻見對方垂著頭,嘴角仍然噙著似有若無的笑意。

  ------題外話------

  emmmmmmmm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vckjqe.tw。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biquge9.com
望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