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皇家小醫女 > 第一百三十三章 較勁兒

第一百三十三章 較勁兒

小說:皇家小醫女作者:張安世字數:2071更新時間 : 1970-01-01 08:00:00
  東來道:“這宮里的人,只有沈姑娘最合皇上的心意,那圣意深奧,想必只有沈姑娘能說清一二。”

  南景霈板起臉,凝了他一陣:“誰說的?誰說她最合朕的心意?這宮里,最不懂朕心的就是她。”

  他背著手,大步流星的趕去上朝,才走一步又折回來,東來一驚,忙停住腳。

  “皇上,怎么了?”

  “這些日子京城鬧時疫,各宮要分發預防疫病的藥品,你去太醫院盯著點,別叫人克扣了蘭臺宮的那份。”

  “是,奴才一會兒就叫人送過去。”東來答道。

  “苯!”南景霈突然的一聲申斥,把在場諸人嚇得一哆嗦。

  東來愣愣的抬起頭,不知自己說錯了什么。南景霈皺皺眉,也不多說,轉身便走了。

  東來砸吧砸吧滋味,忙追上去:“奴才明白了,過陣子再送過去。”

  ……

  太醫院給各宮備下的預防疫病的藥品早早的送到了各宮,單單剩下蘭臺宮的一份還孤零零的擺在藥柜的格子里。這包藥早在一個月前就已經包好油紙放在這里,可知道現在,還沒有被送到蘭臺宮。

  王品堂手上嘩啦啦的擺弄著干硬的草藥,一邊扭頭問東來:“蘭臺宮那份兒已經拖了這么了,到底什么時候送過去?”

  東來端著一杯茶,跟在王品堂身邊晃悠,他并不懂藥理,這些草藥在他眼里不過是一把一把的干枯樹葉。他隨手抓了一片送進嘴里,苦唧唧的味道侵入了他的味蕾,他忙扭頭吐掉。

  王品堂隨手拿過一片甘草遞給他,他又嘗了嘗,這個味道不錯,甜絲絲的像蔗糖。

  “再等等,皇上正跟蘭臺宮較勁呢。”東來隨口回答。

  “較勁兒?”王品堂望向東來:“這么說,皇上心里還是喜歡沈家姑娘?”

  衛尉嚴懲蘭臺宮守衛的事早就傳的沸沸揚揚,他聽說皇上還賞了那衛尉一條鑲金玉帶。王品堂原以為蘭臺宮能就此解禁,可誰知皇帝卻又遲遲不肯松口。賢妃在蘭臺宮受挫,報復之心越發旺盛,開始肆無忌憚克扣蘭臺宮的用度,可皇上卻不置一詞。他還以為皇帝是真的把沈韻真扔在了一邊,連她的死活都不在意了。

  原來只是在較勁兒,王品堂心里暗暗松了口氣。

  他悵然嘆了一聲:“可要是拿這個較勁兒,她可未必會輸。蘭臺宮在關禁閉,外人進不去,里面人出不來。這疫病根本沒機會傳播。就算傳進去了,她也未必需要你這包藥。她可是沈家人,沈家人隨便拔幾個草根兒都能治病。”

  拔草根兒治病?這話聽起來有違醫道,可不像出自太醫之口,東來皺皺眉。

  “王太醫似乎話里有話啊?”東來狐疑道。

  “沒有,哪有那么多的弦外之音吶!”王品堂低著頭繼續擺弄他的藥材。

  他似乎配錯了藥,便又將已經堆在一起的東西,又一點一點的撿出來。

  從前大齊不是沒有遇到過時疫,可當時沈文忠還在,先皇就將他派到染病的州郡救治百姓。當時老百姓都迷信國醫沈家,說沈家的醫術堪比太上老君的仙丹,隨便拔點兒草根兒都能治病。

  如今王品堂又提起這句話,想必不是沒有用意的。王品堂奉旨治療時疫已經有一個多月了,可京城疫病的情況并沒有什么好轉,這也夠讓他頭疼的了。

  也難怪,從前他跟沈文忠去治療疫病,不過是給人家做幫手。一應治療時疫的方案和藥方都出自沈文忠之手,現在這些重擔都壓在王品堂一人肩上,確實是難為了他。

  “如今時疫盛行,你獨撐困局想必是十分吃力的。”東來放下茶杯道。

  王品堂略嘆了一聲:“只可惜我醫術有限,當年沈太醫治療疫病用的方子一張也沒有傳下來,我如今憑著記憶去試著配藥,可總不知道差在了哪里。”

  “你這話,怎么不跟皇上說去?”東來問道。

  王品堂瞥了他一眼:“我哪有這個膽子?”

  王品堂不敢輕易向皇帝提起沈家,生怕觸了南景霈的霉頭。又怕被別有用心的人利用,說他是陽奉陰違,目的就是逼迫皇帝赦免沈家。

  “這有什么好怕的?我實話告訴你,皇上現在唯恐沒有臺階兒下,但凡找個機會把沈姑娘放出來,皇上一定會欣然應允的。更何況這是救民于水火的大好事。”東來悄悄推了推王品堂:“你就去求皇上,讓沈姑娘跟你一道出宮救治百姓,皇上肯定準奏。”

  王品堂又將一稱草藥倒在一旁,這藥他依舊不滿意。東來雖然不懂配藥,可看他來來回回的配藥又分開,便知道他這副藥根本就沒有配成過。

  東來嘖嘖舌道:“配了拆,拆了配,既然想不出來,就別想了。放著沈姑娘這個現成的活藥方不用,偏偏自己鉆牛角尖兒,何必呢?”

  王品堂還是猶豫,他這人做事,總要再三掂量,不找準萬全之機絕不輕易出手。東來見他不聽勸,索性也不再多說,自顧喝茶。

  屆時一個小太監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伏身道:“大總管,出事了!”

  東來認得他,這是他安排每日監視蘭臺宮的小太監。如今是多事之秋,就怕聽見“出事”兩個字。這小太監一嚷嚷,把東來和王品堂雙雙嚇得一顫,異口同聲問道:“怎么了?”

  “回總管,奴才只聽見蘭臺宮里有動靜,好像是蘭臺宮主子出事了。”

  王品堂從藥柜上取下那包擱置了一個月的藥,問道:“要不要現在就送過去?”

  見東來不接這藥,王品堂便又把藥放了回去:“我雖不懂皇上的心思,可眼下總得派個人蘭臺宮看看。蘭臺宮幽禁一個月了,賢妃又克扣用度,里面的情形恐怕不好。”

  東來微微一垂眼,他要的就是情形不好。

  東來抬抬手,對小太監道:“你先去稟報皇上,再去趟昭臺宮,把此時告知賢妃。”

  小太監喏了一聲,轉頭去了御書房。王品堂不知東來的心思,只蹙眉望著他。東來伸手在王品堂肩頭拍了兩下道:“我說王院首,還不去收拾你的藥箱?皇上很快就會傳你去蘭臺宮診脈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vckjqe.tw。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biquge9.com
望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