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皇家小醫女 > 第一百零一章 新寵

第一百零一章 新寵

小說:皇家小醫女作者:張安世字數:2055更新時間 : 1970-01-01 08:00:00
  東來見她不肯走,面上不自覺一哂:“娘娘這話,奴才就聽不懂了。”

  她抬手一指御書房緊閉的門窗,問道:“誰在里面?”

  東來臉色肌肉一跳,連連擺手:“沒,沒有人吶。”

  “沒人?不對吧?”淑妃慢慢踱到東來身前,睨了他一眼:“皇上是不是有了新寵?”

  云夕也做走狗的姿態,道:“好啊東來,你敢假傳圣旨欺騙娘娘?”

  東來心里猛得一陣緊縮,“新寵”二字似一塊巨石砸下,嚇了他一跳。他心里隨即又冷笑,新寵算不上,舊愛倒是有一個。

  月光侵照在漢白玉石階上,也傾照著淑妃的臉龐,襯得她臉色慘白。貝齒輕咬嘴唇,發絲跟著輕顫,鼻翼也在微微張弛,可她就是站著不動。

  她猜到了真相,卻又站著不動。東來審了她一陣,心里大概有了譜。她絕不敢打上門去,不過是心內不平又栽了面子,在奴才面前耍威風罷了。

  東來心里有底,編起瞎話也就膽氣十足了:“娘娘誤會了,奴才哪兒敢欺騙娘娘啊,皇上確實是睡下了,里面哪有別人吶?”

  淑妃凝了東來一陣,才緩緩向云夕伸出手,云夕上前扶了,問道:“娘娘,要不要現在就進去見皇上?”

  東來低頭淺笑,好丫頭,真是她主子的好奴婢,竟一點兒都不給她主子臺階兒下!

  不過,都到了這會兒,東來想看戲的心早已活躍得按捺不住,他是真的好奇,淑妃進去見到皇上后會說些什么。

  不得已,淑妃自己搬了個臺階兒下。

  “罷了,東來公公也犯不著欺騙本宮,既然里面沒人,皇上又歇下了,本宮也就不打擾了,咱們明兒再來。”

  淑妃一走,東來傲然勾勾唇角。

  回到殿前,聽見里面暖閣里還有說話聲。

  東來暗自含笑,王品堂說沈韻真心腸又冷又硬,看來也不盡然吶!就算是塊寒冰,也扛不住九五之尊對她寵愛有加不是?今天能跟皇上把酒言歡,明天就能對皇上俯首帖耳,后天說不定就珠胎暗結,大后天或許就誕下皇嗣了。

  最好明天就封了貴人才好呢,也省的皇上日思夜想,盤算那些有的沒的。最好把她灌醉,然后趁機把事兒辦了。東來嘿嘿嘿的笑出聲。

  “您還不讓我們笑,您自己笑的倒是挺開心。”小太監嘟嘟囔囔的抱怨道。

  東來嘖了一聲:“少廢話,好好守夜。”

  暖閣里又是一陣笑聲。

  南景霈又給她倒了一杯酒:“最后一杯,不能再喝了。”

  這青瓷小酒盅是二兩的量,她已經喝了兩杯,接下來是第三杯。

  若說頭一杯是勸酒,第二杯便是自己在喝了,第三杯更是攔也攔不住。南景霈捻了一顆杏脯送入口中,腌漬過的杏肉很有嚼勁,酸中透著甜,是解酒的佳品。

  她已然喝下第三杯,臉上浮著一層淺淺的紅暈,好像霞光在云際尚未散盡時殘存的色彩。

  “好了,你喝的夠多了。”南景霈上前去奪她的酒杯。

  其實在一杯過后,她便已經醉了。酒醉的人意識不到自己喝醉。意識似乎清醒,但已經無法控制自己。喝醉的感覺真好,飄飄欲仙,好像什么煩心事在此刻都不能打攪到她。

  “我沒喝醉,我真的沒醉,還醒著呢。”她含糊不清的重復著。

  嘴上雖然這樣說,但走起路來已經是一步三搖,南景霈上前一把摟住,沈韻真被他一扯,便撞在他的懷里。她身上散發著一股甘甜的芬芳,剎那間讓南景霈有種心曠神怡的感覺。

  他越發不想松開手,她那樣柔軟,那樣無力。她在他懷里,好像世上難得的珍品,他越發抱得緊了,這是他等了十幾年的姑娘,他怎么舍得松開手?

  他知道這是一個值得他等的人。

  她半夢半醒,眼神有些迷離。南景霈已經許久沒有這樣切近的觀察過她的容貌了,三年的醫女生活并沒把她的容貌消減半分,相反的,她越發清瘦,越發讓人醉心了。

  他抱得那樣緊,緊到她只能看見他一個人。她昏昏沉沉,眼角眉梢都含著情。

  暖閣溫熱,南景霈一手箍著她,一手撫上臉頰,他的臉紅的發燙了。

  他叫她的名字,她已然沒有精神去回應。南景霈撫上她的鬢發,溫然在她耳畔吻了一下。

  她還沒完全睡去,可卻沒什么力氣推他,一雙小手似小貓兒撓門一樣在他胸口,不知道扒著什么。南景霈一只手便將她兩只手按在自己胸前,她的手那樣小,又軟又熱。

  南景霈咬了咬牙,將沈韻真打橫抱在懷里,她卻不知所言的嘟囔著什么。南景霈抱著她,慢慢走到床邊。

  “爹,我們回家吧?”她突然呢喃道。

  剎那間,他的心痛得幾乎縮成一團。他俯下身,將她籠在自己的臂彎中,好像一只小小的船兒,縮在安全的避風港里。

  她沉沉睡了,他卻有些糾結。

  她今日是喝醉了,才會這般乖巧,明日清醒過來,還會變成阿能對自己冷言冷語的醫女阿真。他覺得自己真是貪婪,平日里苛求的,不過是片刻的歡愉而已。可真正享受到這種歡愉過后,他又開始期盼能得到更多。

  他起身解去玉帶,隨即又脫去衣裳,只留得一件玄色寢衣。

  他抱著她,貪婪的吮吸著她領口透出的香氣,香氣酒氣,被熱氣一烘,他幾乎是頭暈目眩了。

  燭火幽幽的一跳,他的心便跟著一縮,他生怕她清醒過來,這短暫的歡愉便要就此終結。

  他還是將她攬在懷里,肆意的睡去了。

  ……

  清晨,沈韻真是被兩個宮女強從榻上拖下來,用一盆涼水潑醒的。銅盆里的水是剛剛開化的雪,冰涼刺骨,指尖一沾,渾身都打寒戰。

  她慢慢清醒過來,頭疼欲裂,記不清昨晚的事。她不知發生了什么,便抬起頭,見到一張熟悉的臉孔,一張丹唇上下翻飛,極盡污言垢語。

  淑妃來的這樣早,卻穿的這樣隆重,想必是蓄謀已久了。

  “這個賤丫頭果然爬到龍床上去了,本宮若是再不說話,她還真當這宮里沒有人了!”她說。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vckjqe.tw。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biquge9.com
望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