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皇家小醫女 > 第二十三章 東來

第二十三章 東來

小說:皇家小醫女作者:張安世字數:2061更新時間 : 5615-05-12 15:43:39
  
<p>沈韻真凝了青羅一陣,沒有說話。</p>
<p>“怎么了?我哪里說得不對嗎?”青羅問道。</p>
<p>“姜賢妃跟蘇昭儀關系密切,而且皇上今日一直偏袒蘇昭儀。那姜賢妃為什么要當著蘇昭儀的面兒,公然向淑妃示好呢?”沈韻真不答反問。</p>
<p>“這……”青羅答不出來。</p>
<p>“你是說,姜賢妃根本就是在演戲?”田美人試探道。</p>
<p>“沒錯,她根本就不是偏幫淑妃說話。”沈韻真斬釘截鐵的說道。</p>
<p>“我不明白。”青羅瞪大了眼睛。</p>
<p>“她是扮豬吃老虎。”沈韻真笑了笑:“這位賢妃娘娘似乎對淑妃的脾氣了如指掌。剛才她表面上在幫淑妃為難我,實際上是煽風點火。你難道沒看出來,賢妃越說話,淑妃的火氣就越旺盛。”</p>
<p>田美人點點頭:“是啊,皇上今日讓淑妃折了許多面子,淑妃若是真聰明,就不該當著皇上的面兒發脾氣。她雖是沖著阿真發火,可在皇上看來,就未必是這樣了。”</p>
<p>“所以,姜賢妃是在幫咱們?”青羅捂住了嘴巴。</p>
<p>沈韻真沒有回答,姜賢妃是敵是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這樣一個富有心機的女人。</p>
<p>“從今天開始,美人要更加小心,如今,闔宮的眼睛都在盯著美人呢。”沈韻真說道。</p>
<p>……</p>
<p>淑妃乘著轎攆從御花園穿過,望著路旁的梅花,心里堵得慌。紅梅宴,紅梅宴,擺明了就是鴻門宴!</p>
<p>“淑妃娘娘,請留步!”</p>
<p>遠遠聽見東來的聲音,淑妃也故作聽不見,轎攆在前面搖搖晃晃的走,東來拖著肥碩的腿在后面追。直至追到了面前,東來已經跑得大汗淋漓。</p>
<p>淑妃勾了勾嘴角,故作納罕的望著他:“東來公公這是怎么了?跑得這么急?可有什么事兒嗎?”</p>
<p>東來也知道淑妃是故意折騰他,但面兒上也不敢發作,只是溫然道:“回娘娘,皇上叫奴才給娘娘送賞物來了。青玉芯兒的梅花枕一對兒。”</p>
<p>這叫什么事兒啊?紅梅宴上讓自己丟盡了顏面,現在再賞一對兒玉枕。莫非是把自己當做小貓小狗?高興的時候就摸兩下,不高興就一腳踢開,給塊肉脯就能哄回來?</p>
<p>淑妃面上淡淡的:“有勞公公,本宮改日再去向皇上謝恩。”</p>
<p>“娘娘,這青玉……”</p>
<p>淑妃看都沒看東來一眼,只說了聲走,轎攆便搖搖晃晃的從東來面前抬了過去。</p>
<p>東來站在冷風中,口里還有半句話沒說完。他挺了挺腰桿,從袖筒中取出帕子來,擦去了額頭上的汗。</p>
<p>身后有小太監嘟囔道:“這淑妃娘娘也太驕縱了,大總管好歹是皇上身邊的紅人,竟也要吃她這般冷遇。”</p>
<p>“就連皇上親賞的玉枕不也沒放在心上,更何況咱們做奴才的了。”</p>
<p>東來皺了皺眉,轉身沖那兩個太監踢了兩腳,聲音高了八度:“誰教你們在背后議論主子的?不懂規矩的玩意兒!主子就是主子,你們兩個下流東西,永遠上不得臺面!”</p>
<p>云夕哼了一聲,抬頭望向淑妃道:“娘娘,小太監在背后罵閑街呢!奴婢去教訓教訓他們吧?”</p>
<p>淑妃半合雙目,懶洋洋的說道:“沒根兒的東西,不過是皇上腳邊上的小玩物,還真拿自己當個紅人兒了。瞧著皇上冷落本宮,他們也跟著落井下石。甭搭理這些狗仗人勢的東西,本宮早晚讓他們知道厲害。”</p>
<p>云夕捧著青玉枕,想著花招哄淑妃開心:“娘娘,您瞧啊,皇上心里還是惦記著娘娘的。這闔宮上下除了皇上,誰宮里有這么一對兒寶貝呀?拿青玉做枕芯……”</p>
<p>“別說了。”淑妃心煩的呵斥了一聲。</p>
<p>云夕咬咬嘴唇:“娘娘……”</p>
<p>“這種話說多了也不顯臊得慌?”淑妃橫了一眼。</p>
<p>紅梅宴說是邀請她一人,其實是叫了闔宮上下來看她的笑話,當著眾人的面兒踩一捧一,分明是故意讓她難堪。還說什么御膳房賜宴蕭家,想必也是少不了蘇家一份。</p>
<p>淑妃咬住嘴唇,手中揉搓著帕子。想到蘇昭儀那張臉她就生氣,小人得志一回,差點兒把尾巴撅到天上去!</p>
<p>云夕抱著盒子,小心翼翼的觀察著淑妃的臉色,道:“皇上不過是被那狐媚子給迷惑了,等皇上回過味兒來,就念起娘娘的好了。他們蘇家小門小戶的,咱們蕭家根本不拿眼皮子夾它。再說了,憑她蘇昭儀怎么得寵,還能超過咱們寶華宮嗎?她不過是個昭儀,娘娘可是四妃之首啊!”</p>
<p>淑妃默然,倨傲的揚了揚下顎。</p>
<p>云夕見淑妃的火氣似乎消減了一些,又道:“娘娘今兒沒瞧出來?姜賢妃在向娘娘示好呢,好幾次幫著娘娘說話。連平日里跟蘇昭儀交好的姜賢妃都轉向娘娘了,這就說明,宮里的人還是心明眼亮的,看得出誰是天上的星星,誰是燭火之光,蘇昭儀這朵花,開不長久。”</p>
<p>淑妃的笑意漸漸蔓延上唇角:“這宮里的人若都像姜賢妃這般懂事,本宮管理六宮也不至于如此辛苦。”</p>
<p>轎攆出了御花園,雪地上只留下一串雜亂崎嶇的腳印。</p>
<p>沈韻真已經一個多月沒有往李秋生的藥里加過姜汁了,這個月里他的傷好的格外的快。因為是冬天的緣故,傷口不愛發炎。</p>
<p>紅梅宴過后,李秋生的傷基本好利落了,只是落下點兒殘疾,走路跛腳。平日里他在前面走路,后面便有醫女大著膽子學他跛腳的樣子,李秋生轉過頭來一呵斥,眾人便嗤笑著散了。</p>
<p>這一頓打簡直是把李秋生打回了原形,沒了淑妃的信任,沒了往日的威風,甚至還變成了一個瘸子。時而聽見有醫女在私語幾句,李秋生也覺得她們是在詆毀自己,三五聲獅吼喝退了才算完。</p>
<p>沈韻真日日在李秋生眼前晃悠,滑的像一尾捉不住的魚。雖然李秋生一直認定是沈韻真害他挨了這些板子,但她到底用了什么陰謀詭計,他想破頭也想不出來。</p>
<p>想在醫術上挑些錯兒來責罰沈韻真,卻也沒有機會,再加上田美人一味袒護,把恨得李秋生咬牙切齒。</p>
<p>李秋生在太醫院晃了半日,目光落在冬香的身上。</p>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vckjqe.tw。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biquge9.com
望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