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皇家小醫女 > 第十章 挑撥

第十章 挑撥

小說:皇家小醫女作者:張安世字數:2064更新時間 : 1970-01-01 08:00:00
  
<p>南景霈沉默了好久,站起身,一言不發的離開了毓秀宮。</p>
<p>太醫院給蘇昭儀喂了些壓制的藥物,她昏睡了好一會兒才蘇醒過來,南景霈又派人用軟轎把她抬回自己的寢宮去修養。妃嬪們看了一場好戲,也都累了,便一哄而散。</p>
<p>傍晚時,南景霈身邊的東來將麝香書給取走了,說是皇上要看。</p>
<p>田美人有些納悶,按說一白天過去,是打是罰皇上好歹得有個話,總不該一直沉默著。</p>
<p>田美人按捺不住,悄悄叫青羅去跟東來打聽,才知道,午后寶華宮傳過話來,說淑妃病了,皇上沒心情查問此事,一直在淑妃宮里陪伴呢。</p>
<p>淑妃病了?田美人自然不信,早不病晚不病,偏偏麝香書的事情敗露出來,她就病了。</p>
<p>皇上不予追究,田美人也是敢怒不敢言,只能讓青羅把沈韻真叫來陪她聊天。</p>
<p>田美人倚在床榻上,閉目道:“本來皇上也是頗為震怒的,偏巧淑妃病了,皇上一心疼,竟然饒過了她。哼哼,真不知道淑妃給皇上吃了什么迷魂藥,徐娘半老的,怎么就這么勾人?說起來,她還沒有阿真生的漂亮。”</p>
<p>沈韻真默然,淑妃的哥哥如今鎮守北藩,南景霈正是用得著他,可不得緊著淑妃寵嗎?</p>
<p>“也不知淑妃娘娘這是什么病,來的這么及時。”青羅白了一眼道。</p>
<p>“她有什么病?她根本就沒有病。”沈韻真波瀾不驚的說道。</p>
<p>醫女在淑妃的脈案上寫下的藥方全都是些滋陰養顏的溫和藥物,若真有什么病,靠這副藥,猴年馬月才能恢復如初?呵呵,她不過是看麝香書的事情敗露,怕皇帝真治她的罪,所以來了一招裝病示弱,又買通了整個兒太醫院陪她演戲罷了。</p>
<p>“那皇上知道嗎?”田美人挑挑眉。</p>
<p>一聽說淑妃病了,南景霈就一副火上眉梢的焦慮相兒,才顧不得真假呢。李秋生又極會做戲,把南景霈騙的團團轉。</p>
<p>沈韻真搖搖頭:“應該不知道。”</p>
<p>田美人揪住了錦被,冷道:“真想告訴到皇上跟前兒,看她還怎么裝下去。”</p>
<p>一而再,再而三的給淑妃拆臺,恐怕也不是什么聰明的做法。</p>
<p>沈韻真目光一爍:“美人已經揭穿過淑妃一次,惹得淑妃稱病。若再去給淑妃難堪,只會惹皇上厭煩。與其咱們自己跟她斗,還不如讓別人去跟她斗。”</p>
<p>“誰?讓誰去?”青羅歪過頭。</p>
<p>田美人凝神半晌:“蘇昭儀?”</p>
<p>“就是她。”沈韻真會心一笑:“麝香書這件事里,蘇昭儀是最無辜受累的人,就算她鬧起來,皇上也不忍心苛責。淑妃的哥哥鎮守北藩,蘇昭儀的娘舅也是戍邊的將軍,左手右手都缺不得,皇上不會厚此薄彼的。”</p>
<p>秋風干燥,不養人。蘇昭儀在宮里養了兩日,臉上的紅疹只褪了一半,半張臉都是粉撲撲的,看著像洗凈的紅薯皮兒。這些日子淑妃正病著,那些見風使舵的娘娘們都一窩蜂兒的撲到寶華宮去了。</p>
<p>蘇昭儀的赤瑤宮里成日冷冷清清,連個探望的人都沒有,田美人的到來著實讓她有些意外。</p>
<p>畢竟自己是在毓秀宮里出的事兒,蘇昭儀對田美人還存著些怨念,吩咐人把田美人請進來,自己卻窩在羅漢床上一動不動。</p>
<p>田美人伏身請了安,蘇昭儀也只是抬抬手:“田妹妹起來吧。”</p>
<p>“蘇姐姐可好些了嗎?妹妹這些日子一直掛念姐姐,特意找了老家治蘚的方子,要醫女炮制了給姐姐送過來。”田美人側過身,示意沈韻真把藥膏送到蘇昭儀手中。</p>
<p>蘇昭儀打開蓋子,狐疑道:“這是什么?”</p>
<p>沈韻真微微一頷首道:“回娘娘,這是清涼如意蘆薈珍珠膏,正適合秋日里用。”</p>
<p>蘇昭儀將信將疑的用指甲挑了一些,在手背勻開,手背上的患處頓時一片清涼,也不再燥熱發癢了。蘇昭儀面上露出舒緩的神情,指了指對面的座位:“妹妹坐吧。”</p>
<p>田美人看了青羅一眼,接過一折禮單送到蘇昭儀手邊:“姐姐再看看這個。”</p>
<p>蘇昭儀出身仕宦大族,奇珍異寶也見得多了,但看見這張禮單,還是忍不住驚訝。</p>
<p>田美人笑笑:“知道姐姐不愛俗物,太古遺音琴一張,墨白和田玉棋一套,更有一塊端硯是送給蘇大人的,一柄鹿盧劍送給姐姐的娘舅。”</p>
<p>對癥下藥果有奇效,蘇昭儀果然喜歡,笑容幾乎溢出:“這些個天下難尋的東西,你從哪兒得來的?難為妹妹還惦記著本宮,只是,本宮無功不受祿啊。”</p>
<p>田美人露出愧色:“之前若不是妹妹貿然請各宮姐妹們來做客,姐姐也不會沾了那麝香書,更不會有這一場病。說起來這都是妹妹過失,妹妹這些日子心里一直過意不去,就想來看看姐姐,可又怕姐姐厭棄。”</p>
<p>蘇昭儀的笑意漸漸陰郁,將禮單擱在一旁:“這也怨不得你,淑妃賞書的時候,本宮也在場。誰知道她竟然賞了一本麝香書給你?分明是看你得了圣寵,怕你懷上龍種,妨礙了她的地位。”</p>
<p>田美人頷首道:“聽醫女說秋蘚難消,姐姐怕是有一陣子沒法兒伺候皇上了,妹妹這心里一直過意不去。姐姐若能這樣想,妹妹心里就好過多了。”</p>
<p>蘇昭儀病中本來沒想過這么多,但聽田美人一挑唆,一下打翻了心里那桿秤。是啊,她這一病,得有多少日子見不著皇上啊?沒人分享圣寵,那淑妃還不把皇上迷得七葷八素?</p>
<p>田美人扯過沈韻真:“這是妹妹身邊的醫女阿真,最擅制些滋補養顏的藥膏的,趕明兒妹妹叫阿真多制些藥膏給姐姐送來,盡早讓姐姐恢復如初。”</p>
<p>蘇昭儀看了看沈韻真,對田美人道:“有勞妹妹了。”</p>
<p>蘇昭儀越想越別扭,雖然麝香書是淑妃用來對付田美人的,不是針對自己。但眼下這個情形,自己確實被連累其中了。淑妃好歹也該為她的所作所為有點兒表示,誰知她卻連句話都沒有,好像一切都是理所當然一樣。</p>
<p>難不成這是淑妃的一石二鳥之計?難不成自己也是淑妃的算計對象?</p>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vckjqe.tw。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biquge9.com
望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