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無域之皇 > 067 弟子論道(上)

067 弟子論道(上)

小說:無域之皇作者:陌刀行字數:2366更新時間 : 2019-06-18 12:42:03
  與墨陽博打賭的時候,鐘緯忘記考慮八卦的流傳效應。

  當時的課堂里除了他和墨門弟子,還有兩三個充當背景板的學宮弟子。

  他不對外宣傳,并不代表其他目擊者也能忍住不說。

  在不到兩天時間里,一則突然新聞就傳遍了整個慕浪郡。

  策士院新入門的弟子墨刀行,公開向墨門弟子叫板。

  有目擊者信誓旦旦道,當時的緊張局勢一觸即發。

  “我不是針對誰,我說的是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墨刀行當著一堆墨門弟子的面,無比囂張的放出話來,“若是不能解答我的疑惑,墨門師者還在回去賣燒餅吧。”

  深感憤怒的墨陽博,于是接下了他的挑戰。

  他立誓要用十天時間回答那個問題:太陽光究竟是什么顏色?

  要說墨刀行為何會突然叫板整個墨門?

  事情還得從幾十年前,墨門曾經發生的一樁舊案說起。

  三十年前,墨門曾有一個天縱奇才的弟子。

  他在出師游歷時,遇到了學宮疆域內的某個女子,并與她傾心相戀。

  然而該弟子是墨門鉅子的候選人之一,按道理不能與外界通婚,只能在墨門內挑選適齡女子婚配。

  為了自己的愛情,他依然放棄了候選人的資格,并被逐出了師門。

  三十年后,那名墨門棄徒的后裔現身學宮,向墨門發起了維護家族先輩尊嚴的挑戰。

  聽見茶館酒樓內諸如此類的說書、評彈內容,鐘緯滿頭都是霧水:誰吃飽了撐的在外邊胡編亂造,瞎他媽給人亂認爹?

  不過話又說回來,假作真時真亦假。

  這段看似胡編的劇情,倒是很符合大眾的口味。因為里邊充滿了刻骨銘心的愛情、含冤受屈的天才、矢志復仇的后人、向強者權威宣戰的勇氣。

  無論從哪個方向看,都是一篇優秀小說的必要橋段。

  只不過宣傳這個故事的人,似乎沒安好心。

  他將墨門的丑聞強行加在鐘緯身上,如此卑劣的動機,無非是想故意挑起鐘緯和墨門弟子的矛盾。

  除了孟冥修,鐘緯一時間也想不到其他會這么做的人。

  “好像我從來沒有聽你提起過,”卓嵐影對此也很好奇,“你的父母是什么人?”

  “清者自清,何須多問。”鐘緯陰沉著一張臉,完全不想繼續深入探討這個問題。

  局勢不受他的控制,開始走向各種變形。

  就連去墨門當賬房先生,也成為了一句數藝教授常用的叱責。

  如果先生說“你可以去墨門當賬房”,有很大概率是夸學生的成績好,假賬做得墨門弟子都看不穿。若是成績不好,那就是讓“墨門弟子給你當賬房”。

  輿論走到這一步,墨門弟子與學宮弟子之間的火藥味已經極濃。

  五六百墨門弟子面對數千學宮弟子,吵架是沒有勝算的。

  雙方連續發生了好幾次小沖突、小摩擦。

  策士院與謀士院為此同時發下命令:墨門是遠客,禁止學宮弟子繼續挑釁——若是再發生沖突,一律默認學宮弟子為挑事者加以嚴懲。

  這一邊倒的通告,止住了雙方繼續沖突的可能性。

  但是卻也讓眾多學宮弟子同仇敵愾,一心期盼墨刀行能贏得最后的論戰。

  當大家都靜下心之后,論戰的題目終于引來無數人的注意——太陽光究竟是什么顏色?

  街上到處可以聽見眾人的討論,內容自然是墨刀行與墨陽博的討論內容,

  “我覺得就是白色的。”

  “雪才是白色的,陽光不是!”

  “我認為是無色透明的。”

  “水才是透明的!”

  “陽光是明黃色的,抬頭看看天上就知道了。”

  “這位學長,你看著夕陽再給我說一次,陽光是明黃色的!”

  “怎么,你是沒挨過學長的打,想來嘗嘗是不是?”

  “君子動口不動手!你怎么能打人呢?”

  “白癡,你離我遠一點。今天學長就來教你一點常識——到了君子這個層次的高手,個個都口含天憲言出法隨。無論動口還是動手,你挨揍的結果都是一樣。”

  ……

  由于事件越鬧越大,本來是私下討論的學術問題,最終由策士院撥出一間大會議室進行公開探討。

  鐘緯和墨陽博關于陽光顏色的討論,涌進有大批的好事者進來旁聽。

  對此鐘緯連反對的權力都沒有。

  能進來觀摩的人,全都是策士院、謀士院的教授與菁英弟子,個個都是學宮未來的中流砥柱。

  身份實力不過關的普通人,根本沒有進門的希望。

  這屆臨時起意舉辦的弟子論道,主持人是策士院的山長(院長)蕭成和。

  蕭成和以前是巡狩宮的弟子,為人正直無私不近人情。

  正因為這一點,他在學宮中毀譽參半。

  喜歡他的人和討厭他的一樣多。

  有他作為弟子論道的裁判,墨門和學宮都沒有任何意見。

  所謂弟子論道,是學宮的一項傳統比賽,類似于后世的大專辯論——說是大專辯論,實際上參與的都是本科生(滑稽)。

  好吧,跑題扯遠了。

  弟子論道是學宮的一項超級盛會,通常在每年七月舉行。

  能在弟子論道上出風頭的人,基本上都是同輩師兄弟中的翹楚。

  上一屆弟子論道剛過去幾個月。

  當時策士院評選出的新秀,居然還是鐘緯的熟人——孟冥修。

  “今天的討論,不涉及學宮與墨門的信念之爭。”

  蕭成和上來就開門見山,“畢竟學宮研習的大道是人道,對這方面涉獵不深。對陽光的研究,更貼近墨門的機關術、道境的自然之道的范疇。”

  鐘緯趕緊順著他的意思道:“明白,這是我未入師門前的一點小小心得。是家傳小技,輸贏都與學宮清譽無關。”

  蕭成和點點頭,他又無比嚴肅的對另一方道:“墨陽博,墨門機關術博大精深,其中包含了墨門菁英千百年來的智慧。你若贏了,是因為你身后有墨門先賢的智慧支持,不可沾沾自喜更不能居功自傲。”

  “若是輸了,便是你學藝不精,沒能領會先賢千百年積累下來的智慧,回去之后必須加倍努力。”

  山長蕭成和的話,等于是給這些天的事情做蓋棺定論。

  他將事情定性為兩個年輕弟子之間的討論,再有人不長眼扯上學宮或者墨門,都是自討沒趣。

  “是,晚輩必將牢記前輩教誨。”墨陽博斗志滿滿的回答著,他剛剛從師尊開完小灶回來,對今天的論題充滿信心。

  而墨門機關術講究實證,丁是丁卯是卯,不能好高騖遠亂作猜想。

  任何一個天馬行空的說法,都得配上相應的證據。

  不管等會墨刀行提出怎么樣的理論,只要抓住他的理論索要實證即可。

  學宮營造出來的環境,讓門下弟子多喜歡清談。

  到時候墨刀行肯定拿不出必要的證據,就算拿出證據來,墨陽博自信也能找出其中的錯謬之處。

  見雙方都做好了準備,蕭成和面無表情道:“我宣布,墨陽博和墨刀行的弟子論道,現在開始。雙方討論的問題為陽光是什么顏色?”

  “來者是客,墨陽博你是否愿意先做回答?”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vckjqe.tw。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biquge9.com
望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