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狼域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歃血為盟

第一百四十八章 歃血為盟

小說:狼域作者:亞忠字數:2905更新時間 : 2019-05-28 18:02:03
  一個女人出聲地哭泣,一個小孩默默垂淚,這場面足足維持了十分鐘。

  直到李慕仙哭夠了,止住了抽泣,成鐘才從她的“控制”下掙脫了出來。

  他用目光滿屋搜尋,沒有發現毛巾之類的東西,便用自己的衣袖,幫助她擦去眼淚。

  李慕仙站起身出去,很快弄來了一盆清水,兩個人一起洗了一把臉。

  要說眼淚這東西,可是太古怪啦,最能映射出人性。

  它是女人和孩子的最愛,生活中過一陣子哭上那么一鼻子,可以發泄積攢在心中的各種不良情緒,對身心健康其實有利。

  進入狼域之后,少年成鐘歷盡磨難,承受了種種遠超少年年齡的痛苦和壓力。

  他忍受過肉體的劇烈疼痛,也忍受過心靈的各種傷痛,恐懼、壓抑、難過、憤怒等等負面情緒常常出現,可他作為“天使大人”,作為一個諾大民族的主心骨,一直維持著強大領袖的光輝形象。

  因此,在烏孫人中間,他沒有條件放開來大哭一場。

  今天,總算離開了烏孫人,在李慕仙這樣的令他敬仰的同族先輩面前,總算找回了作為小孩子的那種感覺。

  陪著自己最要好朋友的媽媽,他的眼淚總算找到了最適宜的機會,怎能不盡情渲泄釋放。

  一場無所顧忌的陪哭之后,只覺得身輕氣爽,心里頓時舒暢了許多。

  眼淚,還有一個與酒精相類似的作用。

  陪人流淚和陪人喝酒,都能迅速拉近兩個陌生人之間的距離。

  李慕仙和成鐘這對奇葩,今天可真是做到了“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

  拿李慕仙來講,此前已經一次次激動,一次次壓抑感情,發展到最后索性放聲大哭,才把兩人見面的劇情推向高潮,達到了一種奇異的滿足。

  而自始至終陪著她的少年成鐘,從平靜地見證她的眼淚,發展到最后竟然投身悲傷劇情之中,也“身體力行”地哭了一把,奇特地達到了一種情緒平衡。

  這只是表面的現象。

  最最關鍵的是,這一大一小兩個人,在淚水的“洗禮”之下,消除了影響交流的一切障礙,短短時間之內,兩人的關系已經親密無間,簡直可以說是牢不可破。

  洗過臉之后,兩人重新面對面跪坐下來,成鐘又開始講述他進入狼域之后發生的故事。

  李慕仙是最稱職的“聽眾”,她的情緒,緊緊追隨著成鐘的故事情節。

  當聽到“飛龍幫”柳乾坤慘無人道、草菅人命的罪惡行徑時,她在那里杏目圓瞪,貝齒怒咬。

  當聽到公審郭槐杰的精彩片斷,她又興奮地“哈哈”大笑,用欣賞乃至崇拜的目光盯著面前的小小少年。

  最后,成鐘總結似地說道:

  “‘飛龍幫’柳乾坤是個危險人物,他一直野心勃勃,暗中積蓄力量,現在手中又掌握了‘鐵’,很快可在部隊中配備厲害的武器。

  他不僅是烏孫部落當前最大的敵人,如果任其發展,以后完全可能挑戰西方‘天狼之國’,成為狼域秩序的破壞者,威脅到這個世界所有的生命。

  因此,我一定要組織力量,趁他翼羽未豐,將這股罪惡勢力徹底打垮。

  姑姑本領高強,又有五百名下屬和高級鷹隼相助,只要您愿意,在對付‘飛龍幫’的過程中一定能發揮至關重要的作用。

  我此次前往明玉火山島,就是要找到老鳳鳥,先搞清‘鐵’礦的來龍去脈,看看能不能弄到‘鐵’,以裝備烏孫人。

  等我返回,便想與姑姑一道商議,共同對付‘飛龍幫’。

  不知姑姑意下如何?”

  “小兄弟真是菩薩心腸,能以狼域億萬生靈的平安幸福為己任,著實令人敬佩。

  短短接觸,已知兄弟年紀雖小,倒有雄才大略,烏孫一千萬人的聯盟,唯你馬首是瞻,況且還有神仙相助,已經占盡天時地利人和。

  對藏身密林的‘飛龍幫’和隱秘部落我也有所了解,整個部落不過十萬人而已,‘飛龍幫’頂多不過兩千多人馬,即使擁有了鋒利兵器,也難成大事,何足懼哉。

  兄弟尚且不知‘天狼之國’的實力,若是它出手的話,‘飛龍幫’和隱秘部落怕是瞬間便會化為灰燼。

  只要小兄弟愿意,從現在開始,‘江湖幫’便是你的臂助,聽憑你的調用!”

  李慕仙跪直身子,雙手抱拳,信誓旦旦道。

  “我在此謝過姑姑!

  只是……只是咱倆這輩份應該明確一下才好。

  我與雪蓮成以兄弟論交,所以您以后不可再叫我兄弟啦,咱們以姑侄相處好嗎?”

  成鐘靠過去拉住李慕仙的手,用商量的語氣道。

  李慕仙考慮片刻,點頭同意了成鐘的建議,然后說:

  “據我所知,狼域之人,由于壽數很長,并不在意什么輩份。

  但我們都是華夏民族的人,從小就注重倫理關系。

  你既然有此想法,我也不會違拗,若你想叫我姑姑,以后我就稱你為賢侄了。

  不過啊,我雖為長輩,卻不想在你面前以長者自居,若有什么用得著我的事情,請你盡管吩咐,我一定照辦!”

  “姑姑!”成鐘喊道。

  雖然見面后一直稱李慕仙為姑姑,但那只能算是一廂情愿。

  現在終于征得本人同意,成鐘便鄭重其事地叫了一聲,并轉正身子,恭恭敬敬地跪在她的面前,迅速向她磕了一個頭。

  “賢侄!”

  李慕仙的聲音有些猶豫和生澀,終于還是叫了出來。

  成鐘待要再磕頭時,李慕仙輕舒長臂,一把將成鐘拉到了自己身邊道:

  “哎呀,你小小年紀,哪來這么多的禮數?

  以后不可再如此多禮,不然要折煞我啦!”

  “姑姑,我年紀小,身上又沒有什么功夫,請您務必幫我,齊心協力盡快打敗‘飛龍幫’!”

  “好好好,以后咱們就是一家人啦,一家人不說兩家話。

  你的事情也就是我的事情,我自會全力以赴,以后別再提‘幫忙’二字啦!”

  “好的姑姑,以后有事我就直說。”

  “來來來,賢侄既然如此看得起我,我現在就讓你看看我真正的寶貝”

  李慕仙一邊說著話,一邊站起身子,伸手取下了掛在正堂的那把寶劍。

  成鐘本以為李慕仙讓他欣賞寶劍,哪知道她一只手抓著寶劍,一只手牽著他的手,帶他走出臥室,踏上了塔樓的第三層。

  第三層整個是一間柵欄房,由碗口粗細的木樁縱橫交錯搭建而成,木樁之間只有不到半寸的縫隙。

  等到李慕仙通過機關打開柵欄門,成鐘便看到了二十多只神氣十足的鷹隼。

  柵欄墻和柵欄內的半空中,橫懸著一條條巴掌寬窄的木條鷹架,鷹隼們并排蹲坐在鷹架之上。

  這些鷹隼與成鐘見過的鷂子有些神似。

  成鐘在老家時,見過鷂客專門馴養的鷂子。

  那些鷂子異常神勇,一只鷂子可以守護整個村子的莊稼地。

  一聽到它的鳴叫聲,麻雀和其他小鳥就會嚇破膽子,有的甚至會從半空中直接一頭栽下來,猝死在地。

  這些鷹隼的個頭比鷂子大出好多倍,與主世界的公雞大小相仿。

  成鐘剛接近柵欄時,曾聽到里邊傳出“呀、呀”的鳴叫聲和“撲楞楞”的翅膀聲。

  但是,等到李慕仙打開柵欄門,兩人相跟著走進去時,現場變得鴉雀無聲。

  鷹隼們停止了飛動和吵鬧,一個個出奇安靜地蹲在鷹架上,歪著腦袋打量著兩個人。

  李慕仙打開放置在墻角的鷹隼食柜,拿出一只舊瓷盆來,對成鐘說:

  “這鷹隼異常聰明,也異常忠誠,它們只為主人或主人認可的人效力。

  ‘星光’把兩只鷹隼送給我時,曾將我們倆人的血滴在一起,讓它們吃掉,說只有用這種方法,才可以讓它們為我效力。

  今天,我也想嘗試用這種方法,讓這些鷹隼為你效力。”

  “哎呀哈哈,還有這般講究,有點像是古代的歃血為盟啊?”

  成鐘十分驚訝地問道。

  “這也算是一種形式的歃血為盟吧,讓鷹隼在見證咱倆關系的基礎上,引導它們像效忠我一樣效忠于你!”

  李慕仙一臉鄭重其事地說。

  其實,成鐘已經歷過一次歃血為盟。

  那是在進入狼域之前,成鐘和白龍犬一起,把鮮血滴入“人狼神廟”內的玉柱之中,才開啟了機關,找出了兩位神靈留下的“金頭箍”和“金項圈”。

  那次的歃血為盟,標志著他和白龍犬成為永不背叛的盟友。

  “歃血為盟,在當下的地球上已被淘汰。

  沒想到在人與靈智動物和神靈的交往中,還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呢!”

  成鐘一邊說話,一邊卷起自己的衣袖,把胳膊伸到了李慕仙的面前。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vckjqe.tw。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biquge9.com
望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