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狼域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母女情深

第一百四十七章 母女情深

小說:狼域作者:亞忠字數:2097更新時間 : 2019-05-28 18:01:18
  “嘿嘿,姑姑別笑話我呀!

  不是我太多情,實在是她對我太好啦。

  從一見面起,她似乎已將自己的生命交給了我。

  開始,我并不知道她是女孩子,與她兄弟相稱。

  直到臨進入狼域之前,才判斷出了她的性別。”

  成鐘像是為自己辯護似地說。

  “你不是說她是密修者嗎,據我所知,密修者就應該用生命完成自己的使命!”

  李慕仙語氣肯定地說。

  她當年曾在青藏高原訓練生活過好幾年,對密修者也有所了解。

  “話雖如此啊,可是對于我來講,接受那種自覺自愿的舍身呵護還是第一回,內心感動了好長時間,至今只覺得她是我最親近的人啊!”

  成鐘臉色微紅,低聲解釋道。

  實在講,他的本意是想先把雪蓮成的情況比較詳盡地說給李慕仙聽,讓她對自己女兒的現狀有個更全面的了解,誰知她竟想到別的地方去了。

  “好好好,算我想歪,把我的小男子漢弄羞啦!”

  李慕仙撫摸了一下成鐘的頭發,像是安慰似地說。

  “你接著說呀,你現在已經判斷出她是女孩子了,那……你還能像以前一樣同她吃住在一起嗎?”

  她接著問道。

  “不瞞姑姑說,還是像以前一樣,因為我并沒有說穿這一點,還稱她為兄弟呢。”

  成鐘抬起眼皮道。

  “哎呀,這可不公平,你既然已經知道,也應該讓她知道你知道,不應該讓她在你面前繼續像傻子似的扮演男孩子啊!”

  李慕仙瞪大眼睛、提高聲線道。

  “姑姑,瞧您說的,這件事有那么要緊嗎?”

  成鐘不解地反問。

  “當然要緊啦!

  你是太小,還不懂得女人的心思啊。

  兩個人既然在一起,就什么事都不可瞞著對方,或者說不能讓對方不了解你。

  否則,就是不對等不誠心,就會讓人心生芥蒂的呀!

  你知道,我為什么斷然離開‘星光’嗎?

  他對我很好,但我總覺得自己似乎永遠也無法了解他的真實情況。

  這一點呀,讓我有種錯覺,其實我并沒有真正擁有他,或者――我不知該怎樣表述――像是他與我壓根兒就不是同樣的生物。

  我與他之間,雖說非常親近,但又經常被那種朦朧隔得好遠好遠。

  這一點,讓人心里很受傷啊,似乎分手只是遲早的事情。”

  李慕仙仔細斟酌著詞句說道。

  她似乎忘記了在聽成鐘講他的故事,而是與這位小精靈般的男孩子探討起了男女感情的課題。

  成鐘抬起頭,一臉茫然地望著她的嘴巴。

  李慕仙關于感情的細微體驗,對他來說,實在是太過深奧啦。

  無法理解、不知如何對答之下,只有傻子一樣發呆。

  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成鐘才回過神來說:

  “您知道為啥談到雪蓮成時,我要說得這么詳細嗎?”

  “嘿嘿,當然知道啦,還不是因為你喜歡她唄!”

  李慕仙微笑著說。

  “不對不對,我現在告訴您,因為她就是你的女兒呀!

  嗬嗬……”

  成鐘猛地拋出揣了半天的“重磅炸彈”,并笑嗬嗬地等待著李慕仙的反應。

  “什么?你說什么?請你……請你再說一遍!”

  李慕仙本來還在悠哉悠哉地調侃面前的小男孩呢,聽到這句話,表情瞬間僵硬,整個人徹底石化。

  “我,現在正式鄭重地告訴您,雪蓮成她,她就是您——的——女——兒——”

  成鐘逐漸提高音調,大聲地又說了一遍。

  他甚至把后面幾個字單獨開來,讓這些字一下一下地嘣出嘴巴。

  成鐘的話,活像是一粒一粒的小炸彈,在李慕仙的耳膜和腦中一齊炸響。

  只見她姿勢僵硬,臉色由白變紅,再由紅變黃,胸口劇烈起伏,豆大的汗珠從額頭滲出,濡濕了頭發,使這些頭發一縷一縷緊貼在臉頰上。

  “好……好兄弟,你……可不敢為了讓我高興,變著法子哄我啊!

  她……她……難道真的是我的女兒嗎?

  她……她應該在喜馬拉雅大雪山的折皺里,那里……那里完全與世隔絕。

  你……你又是如何判斷出她就是我的女兒呀?!”

  李慕仙身子前傾,兩只手牢牢抓著成鐘的胳膊,表情變得有些猙獰。

  活像是溺水之人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掐得成鐘的兩只胳膊生疼生疼。

  “結論嘛,是我根據您的故事和雪蓮成的故事推理得出。

  但是,我可以指天發誓,絕對不會弄錯。

  之所以如此肯定,還有一個最關鍵的證據。

  那就是我一見到您,就發現您與她長得幾乎一模一樣!”

  成鐘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道。

  “真的嗎,這一切都是真的嗎?

  這……這也……也太神奇了呀?”

  李慕仙還是忍不住喃喃地發問。

  “咝咝,好姑姑,您別太激動好嗎?

  不然的話,你的女兒找到了,我的兩只胳膊要失去啦!”

  成鐘故意呲牙咧嘴地說。

  他的眼睛蓄滿了笑意,胳膊生疼還不忘與她開玩笑。

  李慕仙回過神來,才有點不好意思地松開了自己的雙手。

  只一會兒功夫,她的神色又恢復了正常。

  畢竟,她是經受過生死歷練的人,狼域生活又把她的生命拉得很長,因此神經遠比別人強大,怎么可能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

  成鐘反拉住李慕仙的手,愉快地笑望著她,耐心等待她平靜下來。

  之后,他又將孟旭如何在雪山深處遇到三歲嬰兒,又如何從雪狼手里領養雪蓮成的故事,仔仔細細講給她聽。

  李慕仙的雙眼緊盯著成鐘的嘴巴,豎起耳朵聆聽著,生怕漏掉一個字。

  等到成鐘講述完畢,她的心里也已經斷定,雪蓮成確實是自己的親生女兒。

  少年話音剛落,她再也不愿控制自己的情緒,竟然“嚶嚶”地哭出聲來。

  兩個世界加起來活了一百多歲的她,任由熱淚瘋狂地涌出眼眶,把一個母親拋棄幼女的悔恨之意和滿腹的思念之情,全部化作滂沱淚水,無所顧忌地渲泄而出。

  她一邊大哭不止,一邊將少年成鐘緊緊摟在懷里,一遍遍撫弄著他的頭發,就像是擁抱和撫摸著自己日思夜想的女兒一樣。

  成鐘當然理解李慕仙此刻的心情,他懂事地依偎在她的懷里,一聲不吭,完全任由她所為,同時也盡情釋放出自己的情感,陪著她熱淚長流。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vckjqe.tw。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biquge9.com
望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