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狼域 > 第五十六章 爭奪河流

第五十六章 爭奪河流

小說:狼域作者:亞忠字數:2298更新時間 : 2019-04-07 08:51:00
  硬實耐火的木柴很少。

  遠處可能有,但成鐘行動困難,不方便去尋找。

  岸邊是一條長長的坡坎,坡坎之下堆積著經年累月被風兒吹刮到一起的枯草,成鐘很快便劃拉到一大堆。

  他掏出爺爺的老火鐮和火石,“噼啪噼啪”地打著火,點燃了這些枯草。

  離家之前,成鐘看上了爺爺這種最原始的打火工具。

  他覺得火柴容易弄濕失效,到了關鍵時候,老火鐮和火石似乎更可靠一些。

  因此,他專門從爺爺手里討要了過來,裝在貼身的衣兜里……

  枯草見火就著,只是一瞬間,火苗便“嗶嗶剝剝”地跳動起來。

  火焰騰空而起,火勢越燒越大。

  枯草也最不經燒,只一回兒功夫,就把一大堆枯草全部燒光啦。

  等大火燒過,留下了一堆暗紅的火燼。

  這火燼正是成鐘所需要的。

  他把第一條魚扔入火燼之中,用樹枝扒拉著掩埋了起來。

  然后,他手里抓著另一條魚,轉頭征求白龍犬的意見。

  白龍犬搖了搖頭。

  它現在還不習慣吃熟食。

  成鐘便把那條活魚遞到它的嘴邊。

  只見它叼過那條魚,放在一塊干凈的石頭上,嘴爪并用之下,很快就將魚兒變成了整齊的魚骨架。

  白龍犬的肚子已經圓滾滾的啦。

  它滿意地用長長的舌頭轉著圈舔舐著自己的嘴巴。

  大約過了十分鐘,火燼之中燒魚的香味便飄了出來。

  成鐘又用那根樹枝把燒得黑呼呼的魚從火燼之中扒拉了出來。

  魚肉鮮嫩可口,是成鐘長這么大吃過最美味的食物。

  人與動物都一樣,只有在吃飽喝足之后,才有閑情去關注周圍的環境。

  此時,成鐘和白龍犬舒服地伸展四肢,躺在地上,開始慢慢感受狼域之美。

  夜幕緩緩降臨,天上沒有月亮,星星卻個個明亮。

  燦爛的星光靜靜地潑灑下來,讓夜晚不再完全漆黑,似乎有些朦朧透明。

  草原上的蟲鳴聲時起時落,活像春天頑皮兒童吹奏的柳笛,各種音色音調都有,充滿著原始的靈動。

  “嘩啦啦、嘩啦啦……”

  河水從巖石河床上翻卷沖刷而過,演奏著亙古不變的樂章。

  “呼……、呼……”

  遠處森林中的高大樹木,在微風中輕輕搖蕩,送來隱隱約約的林濤之聲……

  四仰八叉地躺了一會兒,成鐘和白龍犬又鉆進河水。

  他倆互相潑水,打打鬧鬧,高興地戲耍了好長時間,直到精疲力盡。

  然后,他們并排躺在一塊靠岸的石頭上,頭在外面,把大半拉身子浸泡在水中。

  白龍犬躺在成鐘的懷里,如同在雪里紅的懷里一樣,很快便安然入睡。

  成鐘的大腦有些興奮,沒有一點兒睡意。

  想要起身活動一下身體,又怕弄醒白龍犬,只好大瞪眼睛看著天上的星星。

  進入狼域兩天來所見的畫面一幕一幕在腦海閃現。

  不知何故,成鐘百無聊奈之下突然詩興大發,在腦子里作起詩來。

  他默想的是一首五言絕句:

  乍然入秘境,

  方見天外天。

  神仙造福地,

  眾生好繁衍。

  樹高逾百丈,

  枝葉入云端。

  草深及腰背,

  風過綠浪翻。

  夜空無月亮,

  何處寄思念。

  繁星灑銀輝,

  遍照無黑暗。

  反復琢磨之下,覺得這幾句詩還能湊和,就記在了心里。

  他想,本來他只是實實在在記錄了自己看到的風景,可若是讓主世界的朋友們看到這首詩,一定會以為他得了狂想癥。

  想到這里,他嘴角上翹,暗自發笑。

  接著,他又想起近幾個月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覺得就像一場輝煌的美夢。

  回憶起自己從小的志向,又想起自己進入狼域的重大決定,一股豪情壯志突然涌上他的心頭。

  借著前面的五言絕句,他便跟著上首詩的韻腳繼續在心里作詩:

  娘親生七人,

  兩女五為男。

  養老送終事,

  不因一人懸。

  自小立大志,

  絕不平地眠。

  此生誠難得,

  愿把真理探。

  但得機緣至,

  飛身入云端。

  寧可前進死,

  斷無后退安。

  又反復咀嚼,覺得這段詩明顯有些拗口,似乎也不如前一首優美,但也能部分代表自己的心聲,便也將它默記于心。

  成鐘心想,等到下次見到桑吉大師,一定讓他把兩首詩都書寫下來,也算是自己初來狼域的紀念。

  成鐘從小喜歡動腦筋,喜歡迎接疑難問題的挑戰,那種挑戰取勝的感覺讓他十分受用。

  這也是為什么他小小年紀,就能成為象棋高手的原因。

  寫詩,也是動腦筋,也是迎接挑戰,所以他也喜歡時不時弄幾句歪詩出來。

  動了一番腦筋之后,成鐘有了一種收獲感,然后就舒舒服服地睡著啦……

  溫暖的陽光和婉轉的鳥鳴弄醒了他和白龍犬。

  新的一天開始啦。

  成鐘站立起來,連著來了十數次深呼吸,感覺身體又變輕了許多。

  他便沿著河岸慢慢地向上游走去。

  白龍犬在他身邊撒著歡子,先往前跑出三十米左右,又迅速折返回來。

  它的適應性遠遠超過成鐘,跑起來越來越順暢。

  走累了之后,他們又雙雙下水,逆流而上,一起向上游游去。

  成鐘下身只穿著褲頭,但上身的襯衣未脫,只為了不暴露雪里紅送給他的“袖中劍”。

  他的游泳水平并不高,是在老家澇壩里玩水時練的。

  澇壩大部分時間都沒有水,所以練的機會比較少。

  好在河水較淺,實在游不動時,成鐘就雙腳著地,在水中走著向前。

  白龍犬的“狗刨”技術與生俱來,且速度極快。

  動物們生而有之的某些身體能力,不是人類可以相比的。

  逆水而上最是費力,但與在岸上拖著超重的身體走路相比,還是要輕松許多。

  直到累到極限,他倆才停了下來。

  然后又順流而下,回到原來的位置。

  河面上突兀地出現了一大堆像枯樹樁子一樣的東西,十多頭鱷魚等在他倆出發的地方。

  此河叫做鱷魚河,鱷魚本來是河中的霸主。

  它們沒有料到,就在昨天,霸主地位受到了嚴峻挑戰。

  收到情報后,鱷王便帶領全族大小來到這里,想看看來的是何方神圣。

  有了昨天的經歷,知道了身上法寶的妙用,成鐘和白龍犬當然不會害怕和退縮。

  他倆在距離鱷魚群十米遠的地方停了下來,四只眼睛平靜地注視著對方。

  一只體形巨大、長約兩丈的老鱷魚從族群中漂游而出。

  它便是這群鱷魚的首領鱷王。

  只見它頭顱高揚,尖齒森白,齒縫里殘留的肉食歷歷在目,令人作嘔。

  它的嘴里發出“昂昂”的駭人叫聲,似乎在向成鐘他們發起挑戰。

  白龍犬正欲上前,成鐘一把拉住它說:

  “你身體太小了,還是讓我先與它斗上一斗,打不過再說。”

  成鐘在上游,鱷魚在下游。

  他一步一步向鱷王靠近。

  鱷王用困惑不解的目光看著這個人族少年。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vckjqe.tw。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biquge9.com
望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