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狼域 > 第四十一章 四世同堂

第四十一章 四世同堂

小說:狼域作者:亞忠字數:2966更新時間 : 2019-03-31 08:50:00
  成鐘引領三位貴客到家,老成家一家上下喜出望外,激起了歡樂的熱浪。

  一來是成鐘外出已一周有余,突然回家,解除了老人們的擔憂。

  二來是帶來的三位貴客,個個氣宇軒昂,氣質尊貴,是窮鄉僻壤的人們從沒見過的模樣,引起了大家濃厚的興致。

  幾個人進門之時,家里人晚飯剛剛吃完。

  大家忙收拾碗碟,擦凈桌子,并熱情地請貴客上炕。

  火炕是黃土高原獨特的寶貝取暖設施,冬天用羊糞煨好,坐在上面熱乎乎的,渾身舒暢。

  貴客來臨,肯定要請到堂屋大炕,盤腿而坐,細話家常。

  三位貴客有些不適應,但客隨主便,就一起上了大炕。

  桑吉大師最喜盤腿打坐,愜意地坐在上首。

  徐守君年過六旬,與成鐘爺爺相仿,只能硬著頭皮陪坐在一旁。

  雪蓮成看成鐘沒有上炕,自己上炕之后又迅速地溜了下來,找個小凳子,挨坐在成鐘身旁。

  爸爸在火爐上打起熱茶,媽媽端來了香噴噴的白面油饃,給貴客就茶。

  “罐罐茶”,也算是黃土高原特有的寶貝。

  茶葉是普通的綠茶或者磚茶,大棗放在爐蓋上燒焦后加入,然后用小砂罐放在爐火上反復熬煮。

  直到熬成黑紅濃釅的茶湯,再倒入小茶碗中飲用。

  茶碗比酒杯大不了多少,倒入其中的茶湯,一兩口就能喝完。

  茶水剛剛倒出,溫度很高,必須“蘇、蘇”地吸著喝。

  這樣,既可避免燙傷嘴舌,又可以細品出“罐罐茶”特殊的味道。

  如此邊倒邊喝,別有一番風味在其中。

  雖然用兩個茶罐一起熬茶,但是對于口干舌燥的客人而言,速度還是太慢啦。

  徐守君此時已經干渴難忍。

  他顧不得失禮,先開口討要了一大碗涼開水,“咕咚、咕咚”地猛喝一氣。

  喝完之后才開始品茶。

  “哎呀,干爺爺,我家的‘罐罐茶’,可是趕不上您的‘三泡臺’,請多加擔待呀。”

  成鐘望著徐守君,語含歉意地說。

  “不錯不錯呀,這‘罐罐茶’入口雖苦,但后味甘醇,比‘三泡臺’更有勁道,只是我有些口渴,只好先解渴再品茶。嗬嗬嗬……”

  徐守君對成鐘這樣稱呼自己,心里非常滿意,滿臉堆笑地說。

  桑吉大師似乎永遠不會有明顯餓或者渴的感覺,茶碗遞到手上,便只是禮節性地呡上一兩口。

  雪蓮成也喝了一大碗涼水。

  他嫌“罐罐茶”太苦,一口都沒敢喝。

  在客人喝茶的時間,成鐘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侄子、侄女陸陸續續地進入了堂屋之中,屋子一下子擠滿了人。

  沒有凳子坐的,就靠著墻角蹲下,或者幾人一伙,立在地上。

  個別才一兩歲的幼小孩童,被年齡較大的孩子抱在懷里。

  桑吉大師、徐守君和雪蓮成呆呆地望著這一家人。

  他們大概萬萬想不到,一個偏僻山區的農家,竟會有這么多人口。

  雪蓮成在心里默默地數了又數,加上在廚房里做飯的,這家一共有大小十八口人。

  一家老小,嘻嘻哈哈地說著話,每個人都情緒歡快。

  為了給客人助興,大哥坐在椅子上,蹺起二郎腿,拉起了二胡。

  二哥靠墻站立,吹起了笛子。

  娃娃們爭先恐后地唱起了熟悉的歌謠。

  有個別獨唱,大部分都是合唱,每個會唱的人都會加入其中。

  考慮到有兩位客人來自藏區,成鐘便親自帶頭,唱了一首草原少兒歌曲:

  “我是個草原小牧民,

  手拿著羊鞭多英勇。

  草兒青青,羊兒壯,

  看在眼里喜在心,喜在心。

  啊哈啊哈嗬,啊哈啊哈嗬,

  看在眼里喜在心,喜在心!”

  桑吉大師帶頭鼓起掌來,大家也跟著拍手叫好。

  大嫂本來在廚房做飯,聽到這邊熱鬧,也忍不住湊到堂屋里來啦。

  眾弟妹鼓掌,歡迎她來一首。

  她也不推辭,唱了一首憶苦思甜的老歌。

  歌子很長,歌詞凄涼,曲調婉轉悠揚。

  大嫂嗓子極好,感情真摯,很快引起了大家的共鳴,幾個女孩子甚至流下了眼淚。

  唱了一陣子歌,又唱起戲來。

  先后唱了《智斗》、《痛說革命家史》、《李玉和赴宴斗鳩山》等等。

  這些八本樣版戲里有名的折子戲,一家人竟能一個接一個地演唱下去。

  大家對唱詞和對白都比較熟悉,竟像是戲班子排練一樣。

  三位貴客的生活閱歷截然不同。

  桑吉大師是出世高僧,徐守君是亂世梟雄,雪蓮成一直在深藏區生活。

  此刻,面對這奇葩的一家人,三個人不約而同地目瞪口呆,心中感慨良多。

  “在如此豐富的親情中生活,該是一種多么美好的事情啊!”

  雪蓮成默默地想。

  “面對忍饑挨餓的現實,他們的情緒怎么會如此高漲?”

  徐守君在心里發問。

  “真是個特殊的大家庭啊,難怪能培養出成鐘這樣出類拔萃的孩子!”

  桑吉大師的心里,對這種家庭環境十分欣賞。

  大約一個鐘頭后,飯菜端了上來,熱氣騰騰地擺滿了桌子,香氣撲鼻而來。

  為了讓貴客安心吃飯,剛剛還在歡唱的孩子們迅速散去。

  桑吉大師一邊與爺爺說著話,一邊慢慢地動著筷子,夾菜品嘗。

  徐守君、雪蓮成和成鐘早已食指大動,開始狼吞虎咽地大吃起來。

  “您老人家年紀不算大,已是四世同堂,兒孫滿院,真是令人羨慕啊!”

  桑吉大師對爺爺說。

  “可不敢當,不敢當啊。

  嗬嗬嗬,我沒讀過書,一輩子過得稀里糊涂,以后好與壞,全看娃娃們啦!”

  爺爺謙虛地說。

  “我看您家,集聚了不少旺盛之氣,日后必定發達!”

  桑吉大師笑著說。

  “借貴人吉言!孫子成鐘,望您多加提攜照顧啊!”

  爺爺也是滿臉堆笑地說。

  桑吉大師是世外高人,他不愿打擾成鐘一家大小的正常起居。

  吃過晚飯后,他便堅持不在堂屋逗留了。

  成鐘只好引領幾個人,一起來到了自己的小窯洞里。

  桑吉大師進屋后掃視一圈,發現墻上貼著一副毛筆字,便仔細端詳起來。

  字寫得歪歪扭扭,倒是沒有什么可取之處。

  但內容似乎挺不錯,是一首吟梅詩:

  “莫道野梅不畏寒,

  生身之地豈可選。

  遍體傷痕因何來?

  風刀霜劍齊摧殘。

  天生此物誠可嘆,

  春意初臨即知暖。

  為感天地造化恩,

  美麗芬芳灑人間!”

  “阿彌陀佛,這是誰的詩啊?”

  桑吉大師輕呼著佛號,轉頭向成鐘問道。

  “肯定是個大家唄,這還用問嗎?”

  成鐘故作神秘,笑瞇瞇地回答。

  “哪個大家啊?我雖為藏人,對漢人的詩詞歌賦也有涉獵,怎么沒有任何印象?”

  桑吉大師認真地說。

  徐守君也湊過來看了看,搖搖頭說:

  “我也沒讀過這首詩。”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就是大詩人成鐘啊!哈哈哈哈!”

  成鐘說出了自己的名字,并放聲大笑起來。

  “真是你寫的嗎?”

  桑吉大師像是不相信似地盯著成鐘發問。

  不過,轉瞬之間,他在心中已經作出了判斷。

  這樣老成又有味道的詩詞,出自于一位才十一歲的少年之手,確實令人難以接受。

  但眼前這個少年在他面前不斷地“出彩”,他的神經已經有些麻木,見怪不怪啦。

  聽說是成鐘寫的詩,雪蓮成也擠過來觀看。

  只是以他現在的漢語水平,怕是只能看個稀里糊涂。

  “南無阿彌陀佛!

  常說詩以言志,在這首詩里得到了充分體現啊!

  這首詩,上半闕寫生存環境,突出了生命的苦難。

  下半闕寫人生志向,顯得自信滿滿啊。

  全詩以野梅自喻,充滿了不畏艱難的意志、知恩圖報的性情和造福人間的遠大志向。

  同時,詩中暗含冬去春來的天地變化之理,已經初步領悟了萬物造化之奇。

  好詩好詩啊,妙哉妙哉!”

  桑吉大師像是陶醉在了成鐘的詩意之中。

  他誠心誠意地對少年豎起大拇指,連聲稱贊不已。

  聽大師這樣一夸,成鐘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撓著自己短短的頭發說:

  “請大師再仔細看一看,最好給我指點指點!”

  “請你找紙筆過來,老衲斗膽將你這首詩抄寫下來如何?”

  桑吉大師說。

  他算是藏區有名的書法家。

  此時因見成鐘的毛筆字實在不敢恭維,便有些技癢難捱,想在這里展露一番。

  成鐘離開片刻,找來了幾張普通大白紙和大小幾支毛筆。

  大師寫得一手好隸書,書法功底深厚,筆筆力透紙背。

  洋洋灑灑抄寫了一遍,還感覺未過癮,又連著抄寫了三遍才罷手。

  詩的內容,用的是拳頭大小的字體。

  落款處,則用小字行書寫道:

  “敬錄少年才子成鐘吟梅詩一首,桑吉書于鐵木山冬日”。

  共寫了四副字,在場者人手一副。

  三個人又一齊稱贊桑吉大師的書法,大家興奮得半夜不想睡覺。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vckjqe.tw。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biquge9.com
望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