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黎明之劍 > 第五百六十四章 選擇

第五百六十四章 選擇

小說:黎明之劍作者:遠瞳字數:3510更新時間 : 2019-06-10 08:05:00
  巨龍的掠影消失在天際,除了少數人之外,幾乎不會有人知道一個傳說中的種族正在關注著這片大地,這個世界一如既往地運轉著,巨日一天天升起又落下,天氣一天天轉暖,并漸漸逼近夏季——似乎是在一眨眼間,春天便結束了,匆忙的令人無措。

  圣靈平原東部本已重新燃起的戰火在熊熊燃燒了一陣之后,又不知不覺地停了下來。

  巨木道口,兩軍對峙的堡壘和平原上,大大小小的工事如犬牙交錯,將整片地區切割的七零八落,到處都是封鎖地帶,到處都是王國軍或東境人的旗幟,全副武裝的士兵和騎士軍官們在這些縱橫交錯的封鎖帶之間逡巡徘徊,謹慎地巡視著暫時屬于他們的土地,又警惕著那些與他們近在咫尺的旗幟——但不可否認的是,短暫而脆弱的停戰局面已經建立。

  流言紛紛,在這個幾乎無法有效管制信息的年代,只要一個消息傳進了人們的耳朵,又有膽大的人在地區之間走動,它就會在人群之間蔓延開來,并在蔓延的過程中分化出無數個光怪陸離的版本。

  有人說是王國軍吃了大敗仗,白銀堡已經頂不住壓力,王都貴族正在與東境議和,也有人在流傳完全相反的版本,還有人說是提豐帝國正在邊境蠢蠢欲動,外敵壓力導致了兩軍停戰,更有人把目前這詭異的局面和最近一段時間在巨木道口一帶頻發的瘟疫聯系到了一起……

  而在所有版本的流言中,最可靠的消息來自為東境軍團效力的養馬人——養馬人信誓旦旦地宣稱他看到了精靈族的巨鷹從西北方飛來,有精靈信使進入埃德蒙王子的堡壘,臨時停戰的命令,就是在那之后不久傳下來的。

  巨木道口東側,新筑的堡壘中,一座高高的哨塔挺立在城墻上,一身黑色甲胄、已經蓄起胡須的埃德蒙?摩恩站在哨塔的頂端,眺望著平原地區那些散亂的旗幟和大大小小的木質營地,來自西南方的風呼嘯著吹過塔樓,卷動著摩恩王子上空的旗幟,獵獵作響。

  一陣鐵靴踏地的聲音從身后傳來,全身戎裝的塞拉斯?羅倫公爵來到了塔樓上,這位東境公爵沉聲說道:“精靈們已經走了,殿下。”

  “如果他們來的再晚七天,巨木道口就是我們的了,”埃德蒙?摩恩輕聲說道,“聯軍那些毫無紀律的士兵根本不是我們的對手,哪怕穿上新式裝備,他們也只會一窩蜂地沖上來送死而已。”

  東境公爵深深地看了這位王子一眼:“但我們必須停戰——這事關大義。”

  “是啊,事關大義——我們是為了安蘇的未來而戰,而不是單純地為了白銀堡里的那個位置,”埃德蒙淡淡地說道,“羅倫大公,后方秩序如何?”

  “一切平穩,殿下,無需擔心,”塞拉斯?羅倫點頭說道,“只有貝爾克發來擔憂的信函——塞西爾人正在以驚人的手法和速度采掘白沙丘陵的礦產,他在信中的描述很夸張,我甚至不知道該不該相信那些說法。”

  埃德蒙有些好奇:“他怎么說的?”

  “……塞西爾人可能會在今年內炸平‘小鴉嘴山’,而且明年他們打算炸平第二座。”

  “……貝爾克好像并不是個喜歡夸張的人。”

  “他確實不喜歡夸張,殿下。”

  “那我倒是愿意相信他,”埃德蒙說道,“如果塞西爾人有能力用某種魔法武器炸開磐石要塞的城墻,那他們沒有道理不把類似的爆炸用在開采礦山上。”

  說到這里,他忍不住嘆了口氣:“雖然我們成功在東境蓋起了新式工廠,但塞西爾人真正的技術根基顯然不在那些工廠里……我們在這方面已經落后了。”

  “我們已經在和南境的移民管理官員交涉,希望能派一些識字的學徒去他們的‘學校’里學習,南境在這方面似乎也不是完全禁止的。”

  埃德蒙輕輕點了點頭:“這件事便請您多留意了——人才,真的很重要。”

  片刻之后,羅倫公爵離開了塔樓,只留下埃德蒙?摩恩一人站在哨塔頂端的平臺上,靜靜地站在風里。

  然而下一秒,一個聲音便傳入了他的耳朵:“您可真是一位治國明君吶,王子殿下。”

  埃德蒙?摩恩仿佛早就在等著這個聲音,他平靜地轉過頭,看著身后不遠處的火盆,看著火盆中漸漸凝聚出一個人影,看著那人影走到地面上,幻化為身穿神官裙袍、下半身仿佛植物根系般詭異可怖的女性,他冷淡地點了點頭:“你來了,貝爾提拉。”

  “您已經不否認治國明君的稱號了?”貝爾提拉挪動著她那沙沙作響的根須之足,聲音中帶著一絲嘲諷,“真成熟啊……去年您還會在這個稱號面前著急否認。”

  “我沒必要和你們在這種問題上辯論,我和你們之間的關系還沒有深入到這種程度,”埃德蒙?摩恩的聲音越發冷淡,“如果你是來找那些精靈麻煩的,我只能說你來晚了一步——他們已經走了,回圣蘇尼爾去了。”

  “我對那些精靈可沒興趣,”貝爾提拉輕笑起來,“倒是您,原本您是要在攻占巨木道口之后便宣布加冕的,現在卻被那些精靈帶來的消息攪黃了……不遺憾么?”

  埃德蒙沉默著抬起了手中帶鞘的單手劍,劍尖指向貝爾提拉的咽喉,在劍與咽喉之間的空氣中,一道道黑色裂痕仿佛有生命一般蔓延開來:“如果你死在這里,會有人替你遺憾么?”

  “收起這件玩具吧,在戰場上玩它比在這里用來威脅女人要強,”貝爾提拉輕描淡寫地用手撥開了自己面前的單手劍,“我來這里只是提醒你一下,王子殿下,時間不多了——如果你想在新紀元中為安蘇的人民留下一個位置,最好盡快下決斷。”

  埃德蒙?摩恩盯著貝爾提拉的眼睛:“我對你們所謂的‘偉大進化’毫無興趣,也不在意你們那套末日理論,哪怕所謂的新紀元真的存在,安蘇人也會有自己的活法,就用不著你們來操心了。”

  貝爾提拉靜靜地看了埃德蒙一會,隨后搖著頭,緩步走回那熊熊燃燒的火盆:“真是令人印象深刻的發言,但是沒關系,我們還有一點點時間,您還有時間……做選擇。”

  ……

  在很多時候,所謂的“選擇”只是一個假象,一個精心偽裝的既定事實,擺在做出選擇的人面前,好讓選擇者產生一絲局勢屬于自己掌控的錯覺,或者讓已經無能為力的人稍稍遮掩一下自己的狼狽。

  金橡木大廳內,安蘇最有權勢的大貴族們仍然在熱烈地討論著,這些名門望族發表著自己對王國局勢的見解,用種種理論、典故和論據來證明自己對局勢判斷的準確,證明自己的每一句話都是為了這個王國的光明未來,但坐在長桌上首的維多利亞卻很清楚,這些討論和言辭都只是在為一個根本不用討論就能得出的結論鋪路而已。

  “……東境已經接受了暫時停戰的條件,這只是最基礎的理智罷了,他們還沒有資格代表安蘇……”

  “王室正統在白銀堡,能夠代表安蘇的人也在白銀堡!”

  “但我們要考慮到圣靈平原的緊張局面,我們要面對的是一群已經快要失去理智的竊國者……”

  “從長計議,從長計議……”

  伯爵,侯爵,王國首相,軍機重臣,他們一個接一個地發言,說著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來的事實,維多利亞神情冷漠地看著這一幕,她看了看左邊,看到威爾士親王和自己一樣一臉冷漠,柏德文公爵則打了個大大的哈欠,她又看了看右邊,看到坐在不遠處特別席位上的幾位精靈特使正一臉困惑和無聊地看著自己。

  ——由于事態特殊,金橡木廳史無前例地允許異國人進入現場旁聽貴族會議,但現在看來,來自白銀帝國的朋友們對人類社會的一些“規矩”果然不太理解。

  那位名叫索尼婭?霜葉的精靈朝維多利亞的方向眨了眨眼,嘴唇動了幾下,維多利亞聽到對方的聲音在自己耳旁響起:“就這么點問題他們為何要反復強調這么久?”

  維多利亞無奈地鼓動起魔力,將自己的聲音送過去:“因為有些話說出來要承擔很大的責任。”

  “我們倒是理解這一點,但他們討論的也太久了些,”索尼婭?霜葉的聲音仍然很困惑,“我們精靈能活幾千年,可你們這種會議在我看來還是太浪費時間了……這些發言的人,難道他們的壽命和普通人類不同么?”

  維多利亞:“……”

  這個問題就有點超出她的知識面了。

  她搖了搖頭,決定結束那些浪費時間的討論,于是輕輕敲了敲桌子:“先生們,女士們——我們該做出結論了。”

  嗡嗡的討論聲立刻停止下來,一雙雙眼睛幾乎不約而同地落在了維多利亞、威爾士和柏德文三人身上。

  北方的女公爵暗自嘆了口氣:最終,果然沒有一個人敢說出那個唯一的選擇。

  也罷,反正維爾德家族在過去的一個世紀里都被人私下里稱作“篡國者”,自己這個北方公爵,在大家心中的形象本身不就是專權獨斷的么?

  “王室正統不必爭論,但事實是現在我們必須暫時把這個問題放在一旁——東境的叛軍不能代表安蘇,我們……目前也不能。現在唯一能出面的人不在白銀堡,他在南境。”

  一位身材略有些發福、頭發打理的一絲不茍的中年貴族適時開口了,臉上帶著莊重的表情:“女公爵,您說的有道理,但南境對安蘇的王權歸屬至今也沒有表示出任何態度,如今將代表安蘇的重任交給塞西爾公爵,那……”

  維多利亞看了對方一眼:“巴林伯爵,你可以推舉你認為合適的人選。”

  “……我的意思是此重任交給塞西爾公爵那真是再合適不過了!”

  “很好,這件事就定下了。”

  長桌旁的特殊席位上,精靈特使們帶著困惑看完了這整場冗長無聊的會議,直到維多利亞?維爾德突然拿出了會議的結果,幾位特使才呼了口氣。

  索尼婭?霜葉忍不住搖著頭,跟身旁的同伴低聲說道:“相比之下,高嶺王國的效率比他們高多了。”

  “人類的會議總是這樣的。”

  “總共也就能活百年還敢這么浪,他們真的厲害……”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vckjqe.tw。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biquge9.com
望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