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黎明之劍 > 第四百五十三章 如何應對

第四百五十三章 如何應對

小說:黎明之劍作者:遠瞳字數:3439更新時間 : 2019-02-24 08:05:00
  南境的局勢惡化,是個意料之外的危局。

  并非第二王朝忽視了南境的塞西爾家族——事實上,自從一百年前的霧月內亂之后,有著繼承權隱患的新王室就始終沒有放松對南境的警惕,在四大護國公爵中,塞西爾是唯一一個因霧月內亂而衰退的家族,在它衰退之初,其殘存的勢力仍然足以動搖整個王國的根基,第二王朝是在另外三個護國公爵的支持下,用了整整一百年的時間才將南境分隔、壓制到如今這個局面的,其對南境的重視可見一斑。

  在高文?塞西爾揭棺而起之后,這種重視就更甚以往。

  弗朗西斯二世下令讓南境貴族增加了對塞西爾勢力的監視力度,卻只得到了“塞西爾人在做藥水生意以購買奴隸”的情報;王室派往南境的援助隊伍中也混有探子眼線,但這些眼線很快便不再傳來任何情報;磐石要塞的守軍其實在過去半年里已經增加了三成,只不過增加的三成士兵也沒有派上任何用場;此外,王室的顧問大臣們還通過調查塞西爾家族在王都雇傭工匠的情況來估算過塞西爾領的建設進展,得出的結論是塞西爾領仍然處于房屋不夠住的階段——他們根本沒想過,那些工匠到南方之后就被訓練成了魔導技師和機械學士……

  白銀堡可以說做出了所有正確的應對,卻沒有得到任何正確的反饋,他們犯的最大錯誤,就是用傳統貴族的思路,去揣測一個來自異界的,不管經驗知識還是思維方式都與常人迥異的“衛星精”的行動模式。

  他們錯誤估計了高文?塞西爾的每一個舉動背后的真正用意,錯誤估計了塞西爾家族崛起的方式,最后,又錯誤判斷了磐石要塞的淪陷速度。

  方向錯了,任何努力都只是在浪費精力。

  情況已經惡化至此。

  “兩位公爵,親王殿下,我必須實話實說,”克倫威爾?白山用嚴肅沉重的語氣說道,“除非東境叛軍今天就撤退,否則我們不可能把磐石要塞拿回來。”

  另一位騎士領主站了起來,說著最糟糕的可能:“如果塞西爾家族和羅倫家族一樣舉兵進攻王都,我們不可能贏——僅從磐石要塞陷落的情況來看,塞西爾的軍隊就是個強敵。”

  現場一名貴族忍不住說道:“連騎士領主也會懼怕敵人么?”

  克倫威爾?白山瞪著那個發言的貴族:“我們只是在陳述事實,如果他們真的進攻王都,騎士團會戰斗到最后一刻,這一點不勞您擔心。”

  “先生們,冷靜些,”維多利亞?維爾德打斷了這些爭論,她的聲音清冷,雙眼中仿佛蘊含著冰霜,“高文?塞西爾公爵只是占領了磐石要塞——他還沒有北上呢。”

  “我們要先確定那位開國英雄的目的,”柏德文?法蘭克林公爵點點頭,接過維多利亞的話,“我建議派出使者和南境接觸。”

  現場貴族們低聲議論起來,但總體上,沒有人反對法蘭克林公爵的意見。

  “東境叛亂正在逼近,我們不能在南邊再挨一刀,”法蘭克林公爵繼續說道,“所以只要高文?塞西爾公爵愿意談,我們就應該談。我們應該做好準備,準備承認塞西爾家族對南境的合法統治,承認塞西爾家族所有尊貴爵位、榮譽頭銜、歷史封地、貴族特權的恢復……”

  貴族們的討論聲變大了,一些人臉上露出明顯的錯愕神色,但更多的人只是面色陰沉地點頭,威爾士?摩恩看著這些人的反應,微微嘆了口氣。

  “殿下,”維多利亞女公爵聽到了威爾士的嘆息,她轉過頭,如冰晶般澄澈的眼睛盯著這位名義上的王國繼任者,“您有話想說?”

  “我只是覺得,我們承不承認這些對那位開國英雄而言都沒什么意義,”威爾士?摩恩本不想說話,但在女公爵的注視下還是慢慢開口了,“這些東西已經在他手上了——不管我們在這里如何說,塞西爾公國的重建已經是個既定事實,法蘭克林大公,您是要把已經在塞西爾大公手上的東西當做禮物再送給他一次么?”

  柏德文?法蘭克林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變化,只是微微點頭,淡淡地說道:“殿下的思慮是對的。”

  “我們最好再想想,想想我們還有什么籌碼是可以用來妥協的。”

  說完這句話,威爾士?摩恩便垂下眼皮,不再言語了。

  弗朗西斯二世的聲音仿佛回響在這位中年王儲的腦海中:

  “國王統治王國……便是妥協的藝術……”

  會議結束了。

  貴族們按照順序離場,威爾士?摩恩也在王室侍從官的陪伴下離開了大廳,偌大的軍事大廳中,只剩下兩位攝政公爵靜靜地坐在原地。

  沉默良久之后,維多利亞女公爵才看向柏德文?法蘭克林:“你認為我們那個開國英雄想干什么?”

  “我希望他只是想要拿回自己的家業,這也是最符合邏輯,以及最符合史書上對其描述的情況,”西境公爵不緊不慢地說道,“但我不排除更糟的可能性——別忘了安蘇奠基石碑上的名錄,以及皇家圖書館中最古老的那些冊封文書上的簽名,從某種角度,他對王位的宣稱權并不亞于我們那位‘王儲殿下’。”

  “威爾士?摩恩……”維多利亞輕聲說道,她回憶起了那位王儲在剛才的會議中僅有的那次發言,“他其實才是最像弗朗西斯二世的……”

  法蘭克林公爵微微搖頭:“但就是因為太像了,弗朗西斯二世最終選擇了埃德蒙,我們的國王在這方面做了個錯誤的決定——這個國家,并不需要一個過于強硬的國王。”

  維多利亞抬起眼皮,深深地看了這位西境公爵一眼,隨后站起身來:“我會在近期返回一次北方。”

  法蘭克林揚了揚眉毛:“你要調動你的山地軍團?”

  “圣龍公國在準備慶祝他們的‘龍臨日’,紫羅蘭王國最近也很平靜,我可以抽調一部分山地軍團來應對圣靈平原的戰事,”渾身縈繞著冰雪氣息的女公爵一邊說著,一邊看向西境公爵,“你的西境兵團呢?”

  “從西境到東部前線太遠了,軍隊在路上的消耗讓人無法承受,而且入夏以來,西部地區的萬物終亡會教徒和永眠者教徒就沒有安靜過,”柏德文?法蘭克林一邊說著,一邊苦惱地按住額頭,“我或許能夠抽調一支騎士團來拱衛王都,但不可能往東邊派兵。”

  幾片晶瑩的雪花浮現在空氣中,維多利亞女公爵披上了她的白色披肩,離開座位走向門口:“……王都不需要更多騎士團,克倫威爾伯爵足以守衛這里,如果你有多余的力量,就留意一下南方吧。”

  女公爵離開了,只留下幾片冰涼的雪花在空中飛舞,柏德文?法蘭克林伸出手接住其中一片,感受著那一點冰涼在手心中逐漸消融,他微微嘆了口氣:“……真如那些瘋子胡言亂語的一樣么……最黑暗的時代……”

  四天后,安蘇北境首府,凜冬堡。

  一支獅鷲騎士小隊飛過堡壘上空,為首的獅鷲嫻熟地降落在城堡頂層的平臺上,維多利亞?維爾德跳下獅鷲,來自北方群山的冷風吹過她的銀白色長發,讓她微微瞇起了眼睛。

  即便是在這盛夏的季節,大陸北方的高山之巔仍然有著這樣的冷風。

  圣龍公國的“龍血貴族”們說這冷風是群山中沉睡的巨龍呼出的氣息,紫羅蘭王國的法師學者們則認為這冷空氣來自大陸更北方,來自那片被浮冰和風暴封鎖的汪洋對面,來自那道亙古不散的氣旋。

  但維多利亞并不在意這冷風來自哪里,她只是很喜歡這種冰冷的氣息,群山中這些干凈的冷空氣,比王都那彌漫著種種異味的污濁空氣要讓人舒適得多。

  黑發的侍女瑪姬來到了平臺上,維多利亞對這位深得自己信賴的女仆點點頭:“去召集我的騎士家臣們,山地軍團有事情做了。”

  “是。”

  女公爵在這片土地上有著絕對的權威,效忠于維爾德家族的山地軍團沒有任何疑問地接受了他們那位“冰雪女王”的命令,在一次短暫的軍事會議之后,山地軍團約三分之一的部隊被抽調了出來,列入支援圣靈平原東部前線的名單。

  會議結束之后,維多利亞卻沒有返回自己的寢室休息,盡管她已經在獅鷲背上經歷了一段漫長的飛行旅途,還剛剛舉行了一次會議,但她還是打起精神,翻閱著眼前的文件。

  “維姬,你需要休息一下。”

  黑發女仆在旁邊說道——當沒有旁人之后,這位黑發女仆便用親切的昵稱來稱呼自己的女主人。

  “我會休息的,”維多利亞隨口說道,“圣龍公國最近有什么異常舉動么?”

  “北方哨所傳來的情報一切正常。”

  維多利亞微微呼了口氣,心中略微安定下來。

  北方群山中的那個圣龍公國……一直以來都是個不安定因素。

  早在剛鐸時期,自稱龍血后裔的人類便在大陸極北處建立了這個國度,他們宣稱自己是巨龍的附庸,因此國家的最高統治者不是國王,而是所謂的“龍血大公”,他們封閉,排外,在群山中孤芳自賞,而且從來都不喜歡七百年前突然出現在這片土地上的安蘇人。

  已經整整七百年過去了,這個封閉神秘的國度還是在用“不速之客”來形容已經立國七個世紀之久的安蘇。

  但好在經過了這么多年的磨合,圣龍公國和安蘇之間終究是達成了妥協與平衡,作為北方的總守護,維多利亞?維爾德的責任之一就是時刻警惕那個敏感、封閉、排外的國度,并盡最大可能避免雙方之間爆發戰爭。

  等到終于處理完眼前的文件之后,維多利亞?維爾德才伸了個懶腰,她深深地吸了口氣,再慢慢吐出,一點點緩和著體內積累的疲憊,黑發侍女隨之走上前來,一邊輕輕捏著女主人的肩膀,一邊低聲詢問:“要休息了么?”

  “不,還有一件事,”女公爵閉上眼睛,足足停頓了好久,才繼續說道,“準備一下,我要去先祖陵寢。”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vckjqe.tw。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biquge9.com
望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