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黎明之劍 > 第四百三十章 他們來了

第四百三十章 他們來了

小說:黎明之劍作者:遠瞳字數:3332更新時間 : 2019-02-01 08:05:00
  磐石要塞,內城區,一隊盔甲鮮亮的騎士和士兵正在整隊走過寬闊的城鎮街道,在這支隊伍上空,圣靈平原龐貝伯爵的旗幟飄揚在半空,旗幟上金紅色的繡線在陽光下泛著醒目的光彩,華麗又氣派。

  馬里蘭爵士站在內城區的城墻上,俯視著那支軍隊列隊前進的模樣,良久之后才輕聲說道:“這恐怕是我們能指望的最后一批援助了。”

  “總比沒有強,”站在馬里蘭爵士身旁的卡洛爾子爵沉聲說道,“龐貝伯爵終究是知道一旦這座要塞被攻破便意味著什么的。”

  進城的隊伍并不是王室派來的那一支騎士大隊,而是龐貝伯爵的私人軍隊,這只軍隊的出現,也就意味著那位伯爵大人終于從最近不斷傳來的消息中感覺到了局勢的緊迫,做出了決斷。

  磐石要塞位于龐貝伯爵領地的邊緣,從名義上,要塞所處的土地是屬于龐貝家族所有的,但實際上這座要塞由王室直接控制,包括要塞內的軍人也全都直接效忠于國王,要塞周邊還有自己的農莊、礦場、磨坊,龐貝伯爵對這座要塞沒有任何供養或支援的義務,但很顯然,那位伯爵很清楚一旦要塞被塞西爾家族打下來了,他的領地就會岌岌可危。

  “老祖宗不遵循祖制”的消息早已通過那些在要塞里避難的南方貴族傳揚出去,龐貝伯爵不敢保證塞西爾軍隊打下磐石要塞之后就會停下腳步,更不敢保證打下要塞的塞西爾軍隊會不會首先在周邊大肆劫掠,以彌補戰爭損耗——雖然在最初的時候,他似乎堅信塞西爾人拿磐石要塞沒辦法,所以頗有些高枕無憂的意思,但在馬里蘭爵士的一番努力下,他終究還是派出了自己的軍隊來支援這里,而這只隊伍,也是馬里蘭爵士能拉來的僅有的援軍了。

  “這些在圣靈平原養尊處優的老爺兵能發揮出多少戰斗力完全是個未知數,”馬里蘭爵士嘆了口氣,“但就如你說的那樣,總比沒有強——這些人至少可以去操縱一下投石機,或者躲在墻后面發射弓箭。”

  卡洛爾子爵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沒忍住問道:“南方最近有什么新消息么?”

  “我派了三批探子,偽裝成商人和獵戶,只有一批人回來,”馬里蘭爵士面沉似水地說道,“現在只能確定塞西爾人正往這邊派兵,但更南邊的情況完全打探不到……”

  “他們果然沒有放棄……”卡洛爾子爵心中一沉,“他們遲早會來的。”

  看著眼前一臉灰敗,甚至帶著絲絲恐懼神色的卡洛爾子爵,馬里蘭爵士只能無奈地在心中暗自嘆息。

  他對自己駐守的這座要塞有著絕大的信心,盡管他從這些避難的南方貴族口中聽到了許多關于塞西爾軍隊的可怕故事,他也還是對自己的要塞有信心——在他看來,這些南方貴族實在是被嚇破了膽,以至于敵人的恐怖印象已經在他們心中無限放大,馬里蘭爵士是個經歷過很多戰場的人,他對這種嚇破膽的人相當了解,所以在過濾掉這些貴族話語中那些夸大的成分之后,他并沒有被塞西爾軍隊給嚇住。

  但這并不意味著他就會對即將面對的威脅掉以輕心。

  塞西爾人不會像南方貴族們描述的那樣“宛若天神”,但也絕對不是一股可以輕視的力量,面對來勢洶洶的塞西爾軍隊,磐石要塞必將經歷一番苦戰,根據馬里蘭爵士的推演,塞西爾人的“天火爆炸”在短時間內應該無法攻破要塞的魔法屏障,但要塞的守軍也沒有任何辦法能夠打退那些可以在遙遠距離發動連續魔法攻擊的塞西爾人。

  這場戰斗應該會演變成一場曠日持久的對攻,或者用更令人沮喪的說法——是塞西爾人單方面地對磐石要塞進行長時間的轟炸,而磐石要塞的守軍將難以主動出擊。

  馬里蘭爵士對持久的艱苦戰斗并不恐懼,他真正憂慮的,是現在磐石要塞孤立無援的局面,是這個國家正在不斷惡化的局勢。

  只要這種惡化的局勢一天沒有好轉,那么不管磐石要塞能堅持多久,最終都是要堅持不下去的。

  他拍了拍卡洛爾子爵的肩膀:“回去吧,我們需要放松放松,喝兩杯酒緩解一下自己的神經。”

  他們離開了城墻,來到了要塞城堡區的大廳里。

  剛一推開大廳的門,馬里蘭爵士便看到穿著一身寬松睡袍的馬里?奧蘭子爵正端著一杯葡萄酒站在大廳中央,醉眼朦朧地跟大廳里的侍女高談闊論,而在旁邊不遠處便是正走來走去的康思科子爵,后者臉上滿是焦慮,而且從臉色判斷,他喝的恐怕也不少。

  “哦!爵士!還有我的朋友卡洛爾子爵,”馬里?奧蘭看到了推門進來的人,頓時舉起酒杯高聲說道,“向你們致敬——你們真該嘗嘗這個。”

  “奧蘭,你喝多了,”卡洛爾略略皺眉,看著這個在最近幾天越發舉止失當的人,語氣中頗有些無可奈何,“而且你怎么在大廳里穿著睡袍?”

  “這是城堡內,城堡內任何地方都可以穿睡袍……”馬里?奧蘭笑了起來,“放心,我清醒的很……”

  康思科子爵走了過來,徑直繞過已經有點神志不清的馬里?奧蘭,他的眼睛里遍布愁容,還有多日飲酒過量導致的充血:“爵士,有南方的……”

  馬里蘭爵士不等對方說完便擺擺手:“沒有好消息。”

  卡洛爾子爵失望地看著眼前的兩位朋友——一個放浪形骸,一個消沉低迷,貴族的沉穩和體面幾乎已經從他們身上消失殆盡了。

  不只是這兩位朋友,一同從南方逃難到要塞里的其他貴族們幾乎個個都好不到哪去。

  這些子爵、男爵們聚集在宴會廳里,或者鉆在城內的酒吧和娼寮中,揮霍著各自身上僅剩的錢財,消耗著毫無價值的精力,大吃大喝花天酒地,幾乎完全看不出一點心懷希望的意思。

  想到這里,他便不由得抬起頭,在大廳里尋找起某個人,很快,羅佩妮?葛蘭女子爵那略有點消瘦的身影便出現在他的視線中。

  女子爵只是靜靜地坐在一個角落,與自己的一位騎士低聲交談著什么,雖然她臉上同樣有著隱隱的焦慮,但那副沉穩的模樣真是和別人截然不同。

  多日里,這樣的情況也落在馬里蘭爵士眼中,這位高階騎士看著大廳里其他貴族的情況,忍不住搖著頭低聲咕噥了一句:“還不如一個寡婦……”

  在旁邊的卡洛爾子爵聽到了爵士的咕噥,卻沒聽清,但他剛想開口詢問,就看到大廳的門再一次被人推開了。

  一位穿著鎧甲的騎士匆匆忙忙跑進大廳,鋼鐵靴子和地面的撞擊聲一下子回蕩在廳里,附近的人紛紛安靜下來,并帶著驚疑不定的眼光看著這個突然跑進來的騎士。

  “將軍!將軍!”騎士一邊高聲叫道一邊跑到馬里蘭爵士面前,“城外來了一小批逃難的人——他們自稱是從葛蘭地區來的!”

  葛蘭地區?

  大廳里的南方貴族們頓時下意識地望向了坐在角落的羅佩妮?葛蘭女子爵,而在他們的視線中,那位女子爵也一下子抬起頭來,用驚愕的眼神看著站在馬里蘭爵士面前的騎士。

  馬里蘭爵士把這一幕看在眼里,隨后轉頭看向報信的騎士:“他們在哪?”

  “在外墻下面的兵營里,”騎士回答道,“我們沒讓他們進城——而且有一隊士兵看著。”

  馬里蘭爵士微不可查地點了點頭:這是必要的謹慎。

  塞西爾人顯然已經封鎖了南方地區,至少在磐石要塞到南境中間的緩沖地帶里,已經到處都是塞西爾人布置的封鎖線,要塞里派出去的有經驗的探子都無法突破這層封鎖線,在這種時候還能從南方地區逃出來的人……不管怎么看都十分可疑。

  “把他們帶到主廳,”馬里蘭爵士很快做出決定,并回頭看了大廳里已經漸漸聚攏過來的南方貴族們一眼,“女士先生們,我邀請每個人都去——或許我們終于能得到南方的明確消息了。”

  很快,馬里蘭爵士和南方貴族們便來到了城堡區的主廳,而在他們進入大廳、在高臺上落座之后不久,一小隊士兵便帶著幾個衣衫襤褸、傷痕累累的人走了進來。

  那幾個人顯然經歷了一場磨難,他們衣衫破爛,滿身臟污,遍體鱗傷,狼狽的姿態讓現場的南方貴族們忍不住想起了自己在不久前的模樣,馬里蘭爵士也暗暗嘆息了一聲,隨后出聲問道:“你們是什么人?你們是從葛蘭領來的?”

  那幾個衣衫襤褸的人大多帶著惶恐緊張的模樣,唯有一個人站在中央保持著鎮定,那是個高大的中年男人,他仿佛沒有聽到馬里蘭爵士的話般兀自轉動著腦袋,似乎是在大廳中尋找著什么人,最后他的視線落在了羅佩妮?葛蘭女子爵的身上,這個中年人立刻向著女子爵鞠躬到底,聲音中帶著哽咽:“女主人,我終于見到您了!”

  羅佩妮?葛蘭也認出了眼前的人,她從自己的座位上站起來,帶著不可置信的語氣:“這是我的管家!”

  “女士,您確定?”馬里蘭爵士有些懷疑地看了那個衣衫襤褸、滿面臟污的中年人一眼,“他真是您的管家?”

  “我當然可以確定,”羅佩妮?葛蘭立刻回應,她掃視著現場每一個人,“我可沒有喝一口酒!”

  “好吧,我明白了,”馬里蘭爵士點點頭,看向站在臺階下面的中年男人,“管家先生,你可帶來了南方的消息?!”

  “他們來了!女主人,還有諸位大人們,塞西爾人來了!”管家帶著痛苦的模樣,語氣中飽含恐懼地說道,“他們已經占領了葛蘭城堡,還占領了康思科、卡洛爾地區,他們就要往這邊來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vckjqe.tw。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biquge9.com
望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