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黎明之劍 > 第二百五十章 金發的索爾德林

第二百五十章 金發的索爾德林

小說:黎明之劍作者:遠瞳字數:3434更新時間 : 2018-09-22 16:32:20
  這是一個很直接的問題,但是對這個世界上絕大多數信徒而言它并不算是個問題,萊特幾乎沒怎么思索就理所當然地點了點頭:“當然,堅定的信仰是作為神職人員的基本。”

  “看得出來,你在踐行圣光之道時甚至比大多數高級神官做的都好,”皮特曼笑了笑,“這個年代已經很少會看到有圣職者像你一樣一絲不茍地奉行經典了。”

  “安蘇503年的‘圣律改革’導致了很多圣職者不再那么嚴于律己,那場改革讓很多神術和神圣儀式的釋放變得更加容易,也讓很多原本無法晉升的低級神職者獲得了晉升的機會——客觀上,這極大填充了神官隊伍的人手,也讓其他教會從中得到啟示,并帶來了各個教派的大發展,”萊特侃侃而談,平常真的看不出這個一身腱子肉的近戰牧師竟然會有如此扎實的神學知識,但只要有人坐下來跟他談談圣光信仰,他就會展現出這樣學識淵博且健談的一面來,“神職者的增多是件好事,但越來越多的人不再重視圣光之道中關于心性的告誡也是個事實……不過不管怎樣,我相信虔誠的人仍然是占據大多數的,圣光終究在導人向善。”

  “圣律改革么……”皮特曼不緊不慢地說道,“教皇迪塔斯從大量神術和儀式中總結規律,發現了各種神術與神圣儀式中的‘關鍵點’,并發現只要合理遵循這些要點,便足以引發神明的奇跡,從而大大簡化了釋放神術的門檻,而在總結規律的過程中,同時期的主教們還發現了通過自證、自省、自問等方式來強化信仰效果的捷徑,這一系列規律的發現大大降低了成為中高級神官的門檻,而第一個進行圣律改革的圣光教會也借著這個機會成為了世界上最強大的宗教——這種強大一直延續到今天。”

  萊特頗有點意外地看著皮特曼:“沒想到你對這還挺了解?我還以為德魯伊并不會對圣光的知識感興趣。”

  “宗教史而已,這還算不上是圣光的知識,”皮特曼搖著頭說道,“看得出來,你是個走古典潛修道路的牧師,你始終在按照最傳統的圣光教典來要求自己……不知道你對那些走捷徑的神職者是怎么看的?”

  萊特愣了愣,忍不住笑起來:“他們有他們的道路,我有我的道路,圣光會眷顧他們,也會眷顧我,既然圣光公平地照耀我們每一個人,那就說明道路是無分對錯的——自然我也沒有資格去評價他們的路。”

  “是么,”皮特曼搖搖頭,“我只是很好奇,如果圣光之神知道有人依靠走捷徑來獲得力量會做什么感想——那些不嚴于律己的神職者只要按照‘圣律改革’之后的教典來執行儀式、釋放神術,就可以獲得圣光的力量,而平時他們哪怕酗酒、斗毆、賭博,向平民勒索高昂的贖罪金,用宿醉之后做出來的劣質圣水換走貧苦人家里的最后一束稻草,圣光對他們的眷顧也不會減弱分毫,你不覺得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么?”

  如果是一個主流的圣光神官在這里,聽到皮特曼的話之后多半已經勃然大怒了,但萊特顯然不是個主流的神職者,他對圣光的思考永遠先于對其他任何事情,所以在聽到皮特曼的話之后,他忍不住便思索起來,足足思考了半分鐘才抬起頭:“我無法回答你的問題。”

  皮特曼愣住了,他瞪大眼睛看著眼前的牧師:“我還以為你會努力想一套理論來說服我——難道你承認我對圣光的質疑是正確的?”

  “我不承認你對圣光的質疑,但我確實沒法回答你的問題,”萊特坦然答道,“圣光之道告誡我,要誠實面對自己的內心,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但我認為,你所說的那些不光彩的行為一定不是圣光的本意——那些品性惡劣的神職者確實存在,我在中部地區的時候和他們中的不少人起過沖突,但他們的惡行是源自他們自己內心的不堅定,他們是用欺騙和取巧的方式為自己謀利,而不是圣光或圣光之神在借助這些惡劣的神官謀求利益——神明又有什么利益要從凡人身上索取呢?”

  皮特曼捧起裝有清水的水杯,抬起眼皮看著萊特:“比如說……信仰?”

  “如果真是為了爭取凡人的信仰,圣光之神更不會允許那些劣行的存在了,”萊特似乎終于抓住了皮特曼話語中的矛盾之處,他微笑起來,“正義和仁慈才會讓人民去依附,就像人會自然而然地向往光明一樣。”

  皮特曼定定地看著這位滿臉自信的牧師,忍不住低聲咕噥起來:“……但有時候恐懼和暴力也會有同樣的力量。”

  ……

  黑暗山脈,東部延伸地帶。

  一支精銳部隊正在蜿蜒的山道上行動,他們穿著質地精良的輕質護甲,攜帶著各式便于在山地作戰使用的輕型武裝,他們行動有序,紀律井然,在條件惡劣的黑暗山脈中也能做到如履平地一般,各種跡象都在證明,這是一支訓練有素的精干隊伍。

  只不過他們身上看不到任何能顯示身份的標識,甚至連他們的武器也被刻意掩藏了風格,不管刀劍還是弓弩都是資深傭兵們會用到的常規武裝,如果僅從外表判斷,恐怕很容易把他們和鋌而走險的傭兵們混在一起。

  這支隊伍和另外幾支部隊已經在黑暗山脈中活動兩天,自從離開安蘇與提豐的邊境線之后,這些來自提豐帝國的滲透者們就一直在向著安蘇的深處挺近。

  他們的任務是借助黑暗山脈中的蜿蜒山道繞過安蘇東境羅倫公爵設置的鋼鐵防線,并查明這個國家在東南區域的布防情況,傳回情報之后他們還要想辦法潛伏下來,與其他滲透進來的部隊匯合并形成一股刺入敵人血肉中的“暗釘”,一邊進行各種破壞行動一邊等待時機,等到戰爭爆發的時候,他們所造成的破壞便足以對安蘇造成相當沉重的打擊。

  進入黑暗山脈的隊伍不止一個,但這支隊伍是幾支部隊中戰斗力最強大的一支,高階精靈游俠索爾德林是隊伍的指揮者,他跳上了一塊突出的山巖,輕輕松松地在巖石頂端掌控好身體的平衡,并眺望著黑暗山脈北方山腳的大片平原和森林。

  在這個距離上,人類是什么都看不到的,然而他卻可以從那朦朧的森林和漂浮在森林上空的霧氣中分辨出幾乎所有的炊煙和被驚飛的鳥雀,據此,他便可以大致判斷出視野范圍內的人類聚居點有幾個,以及這些聚居點大致的規模。

  在觀察一番之后,這位高階精靈游俠從巨石上跳下來,言簡意賅地下令:“這里安全,休息三十分鐘。”

  提豐士兵們立刻原地找到隱蔽處,抓緊時間放松腰腿,飲水進食——雖然他們都是精銳,但再精銳的部隊也不可能都是像索爾德林這樣的超凡職業者,提豐帝國最強大的主力軍團也仍然是靠百分之九十的普通人組成的,而這支只有十幾個人的隊伍里有一名高階精靈游俠和三名低階騎士、一名法師,這已經是相當驚人的超凡者比例,可低階的超凡者在這種情況下也仍然是需要休息的。

  士兵們開始恢復體力,同時低聲討論著進入黑暗山脈之后一路的所見所聞——這片在外界傳言中生機斷絕的死亡禁區在他們眼中并不像傳說中那么恐怖,雖然進山之后遭遇了一些因魔力影響而變異畸形的怪物,但并未有令人絕望的強敵出現,反而是陡峭的山勢和一些有毒的植物顯得更加危險。

  雖然人人都知道他們是在挨著剛鐸廢土的邊走,但只要不去山脈南麓直面黑森林,那剛鐸廢土的壓力也就不會讓他們過于緊張。

  一名騎士階的戰士取出繪制地圖的工具,在那粗糙手繪的地圖上標注著關鍵的岔路口和山道方向,而他身旁的同伴則取出一個帶有小孔的金屬圓筒,打開圓筒之后從里面放出了一只通體漆黑的“飛蟲”,伴隨著一聲細微的鳴響,黑色飛蟲仿佛閃電般沖上高空,迅速消失在士兵們的視野之中。

  這看似飛蟲的東西其實是魔法師們瘋狂實驗的造物,一絲絲稀薄的魔獸血統讓它擁有極快的飛行速度而且可以被人為訓練,在這種小隊分散的行動中,訓練過后的傳訊飛蟲可以便利地確認各個小隊的情況以及所處方位,是一種相當好用的東西。

  索爾德林抬頭看了飛蟲消失的方向一眼,隨后收回視線,依靠在山石上閉目養神,他那過于中性化的臉龐被金色的長發遮擋著,這讓不明真相的人第一眼看去甚至可能會將其視作一個英氣的女戰士——然而在附近休息的提豐士兵卻沒有一個人會輕視這位看起來纖瘦的精靈游俠,因為這位游俠的鼎鼎大名可謂是遠近皆知。

  “金發的索爾德林”,這是他在提豐的傭兵界廣為流傳的名號,而這個名號很顯然與他的金發有關——不過只有那些對白銀精靈有所了解的人才會明白這個名號真正的意義,明白這個名號背后所代表的強大力量。

  白銀精靈是生活在大陸南部的古老種族,這些血統最為接近古代“原初精靈”的森林眷屬們有很多與人類不同之處,除了其特殊的腦神經結構以及與之配套的精靈法術之外,白銀精靈的另一個特點便是其會隨著力量提升而改變的發色——處于非戰斗狀態下的白銀精靈都是一頭金發,但隨著他們激發出自己體內潛藏的力量,強大的魔力會導致他們的頭發被元素力量侵染,當一個白銀精靈發揮出百分之七十的力量之后,其發色就會完全轉為銀白,其戰斗力也將直線上升,直到他們結束力量爆發為止。

  “白銀精靈”四個字便是由此而來。

  然而從未有任何人看到“金發的索爾德林”將力量提升到七成之后的模樣——他永遠是以最淡然冷靜的姿態面對自己的敵人,哪怕在最大的挑戰面前,他的金發也從未改變。

  由此,他便獲得了這個極為特殊的稱號。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vckjqe.tw。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biquge9.com
望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