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黎明之劍 > 第一百二十六章 這片土地到底埋藏著什么

第一百二十六章 這片土地到底埋藏著什么

小說:黎明之劍作者:遠瞳字數:3640更新時間 : 2018-07-02 08:05:00
  “這里就是入口了。”

  稍微休整,恢復了幾成氣力的拜倫騎士帶著高文一行人來到了戈林磨坊附近的樹林里面,并在一處隆起的土坡下找到了那處地道出入口——洞口并不大,隱藏在土坡根部的石頭與樹根之間,而且外面已經被橫生的藤蔓與落葉覆蓋起來,如果不是有拜倫騎士指點的話,恐怕誰從這里路過都會下意識地將其忽略掉。

  拜倫從地道離開的時候破壞了洞口上覆蓋的部分植物,雖然那之后他稍微做了一些重新遮掩的工作,但還是能看出這里有人出入過的痕跡。皮特曼在洞口前蹲下身子,觀察了一下里面的情況便判斷道:“這里原本應該不是出口,多半是地震或者巨人木的樹根撐開了地縫,才把這個洞穴與下面的地道連接起來。”

  一邊說著,這個老頭一邊笑呵呵地隨口說道:“南方的地下還真埋著不少東西。”

  高文頓時感覺這老小子話里有話:“你是把我也包括進去了吧!”

  皮特曼干笑兩聲,隨后從懷里摸出一塊小號的魔法晶石,他稍微注入魔力讓它發出明亮恒定的光芒,隨后將其投入洞中,并對高文做出一個“你先上”的手勢:“這就是您出馬的時候了。”

  高文聳聳肩,把本來想第一個下去的菲利普騎士攔住,自己率先跳了下去。

  他感覺自己踩在一層松軟而潮濕的腐葉爛枝上,周圍是狹窄逼仄的土石空間,而落在地上的魔法晶石所散發出的光芒照亮了周圍,讓他可以看到更深處的情況:前方是一道蜿蜒并且向下傾斜的坡道,沒有人為加工痕跡,而更像是老德魯伊所說的那樣,是因自然因素才和更深處的人工隧道連接起來的。

  他撿起魔法晶石,晃動了兩下示意下面安全,隨后率先邁步向前走去。

  片刻之后,琥珀的氣息跟了上來,半精靈盜賊進入這種地下空間之后明顯如魚得水,她一邊心情愉快地轉著手里的寶貝匕首一邊好奇地四下打量:“這里一直在向下延伸啊。”

  “如果真是當年挖出來的那些‘作戰地道’,那它必然會很深,”高文隨口說道,“畢竟地表上時常就有魔潮氣息泄露過來,如果不挖深一點,在地道里避難的民眾很容易受到侵害。”

  傾斜向下的甬道持續了一小段,周圍開始變的寬闊且干燥,高文注意到通道兩側那些泥土和天然碎石在漸漸減少,取而代之的是人工加工過的支撐梁、石磚,以及用土元素法術處理過的堅固墻壁,而繼續往前,地面也變得平直,不再繼續向下傾斜。

  看著周圍的景象,高文的眉頭卻漸漸皺了起來。

  而琥珀也緊跟著發現了異常之處,她停下擺弄匕首的小動作,跑到附近的一處墻壁前仔細觀察著后者的材質以及墻壁上的花紋紋路,隨后驚疑不定地跑回到高文身旁:“不對啊……這地方的風格跟當初咱們從你的墓里跑出來時走過的那些地道不一樣……”

  “沒錯,不一樣,這些不是我當年主持修建的南境地下工事,”高文舉起魔法晶石,照亮周圍的墻壁和地面,“怪不得……拜倫騎士提起坦桑鎮地下有地底通道的時候我就在奇怪了,因為當年這個地區還沒有任何開發計劃,哪怕我死后很長一段時間里應該也是沒人開發的……誰會在這里修建地道……”

  琥珀皺著眉:“仔細看看的話,倒是和黑暗山脈里的那處遺跡有點像?”

  高文終于恍然大悟,意識到了記憶中那點模模糊糊的熟悉感究竟來源于哪。

  這條地下通道的建筑風格以及材質,很接近黑暗山脈里的那處巨型遺跡!

  拜倫騎士自己也大為驚訝,他仔細看看四周,驚疑不定:“真的……看起來確實很像,我當時被詛咒折騰的腦子暈暈乎乎,竟然完全沒看出來!”

  “星火年代留下的地下設施,竟然在這里也有……”高文心中一時間波瀾起伏,“所以黑暗山脈里的遺跡只是某個大型遺跡群的一部分?還是說……”

  他腦海中冒出了更加大膽的念頭:難道黑暗山脈里埋藏的要塞,和這個地方的地下通道是連成一片的?!

  這些古老的通道跨過了山脈北側的大片土地,跨過了白水河和山北森林地帶,完全連綿成片?!

  不過高文腦海中的大膽猜測并沒有持續多久,他很快便搖搖頭并認為這些想法可能性不大:哪怕當年的剛鐸帝國強盛無比,那生產力也是有限的,從黑暗山脈到這里不但距離遙遠,中間更有著山地河流等錯綜復雜的地形,要在地下建造一片如此規模的設施群談何容易?

  雖然說實話,剛鐸帝國如果真鐵了心要莽穿這片大地,舉全國之力在黑暗山脈附近的地下建立這么一片“地底城邦”其實也不是不可能,但高文實在想不通這里有什么東西值得他們如此瘋狂投入,而且投入這么多還是個秘密工程,剛鐸國內的民眾以及后世的人們對此完全不知情……

  難道……是跟尼古拉斯蛋提起的那些人體實驗,跟那所謂的“神孽”有關?

  “喂,喂喂,想什么呢?”高文的思索被耳邊突然響起的聲音打斷,他回過神來就看到琥珀正伸著爪子在他眼前使勁搖晃,半精靈小姐的臉也湊了過來,“這種場合你走神?”

  “不,沒什么,”高文迅速收斂起心神,把那些猜測都暫時放在一邊:現在真不是想它們的時候,“從位置判斷,咱們應該已經到白水河的河床正下方了。”

  “真的?”琥珀不敢相信地抬頭看了一眼,上方的“石質”拱頂干燥而穩固,沒有絲毫滴水,也聽不到一丁點河水流動的聲音,“我的天……那這地方還真是夠深,那些人是怎么能在河床底下開這么一條隧道的……”

  “我更好奇他是怎么在這種情況下還能準確判斷位置的。”皮特曼偷偷打量了高文一眼,嘀嘀咕咕。

  琥珀耳朵一抖,張嘴就來:“這還用問,人家在地下埋了七百多年,專業著呢……唉疼疼疼!”

  高文順手擰了琥珀的耳朵一圈,隨后不再搭理這貨,示意拜倫騎士繼續帶路。

  同時他看著自己帶的這隊伍成分,心中突然有點微涼——

  一個萬物之恥的精靈盜賊,一個擅長煲湯販貨賣假藥的德魯伊,一個能把跑路說的那么大義凌然的老油條騎士,隊伍一共五個人其中就有仨畫風不對的,這么看來除了自己能用國字臉穩定士氣之外,跟在旁邊一臉嚴肅沉默開路的菲利普騎士恐怕已經是整個塞西爾行動小組僅存的良心了……

  他這邊正尋思著,就見菲利普騎士突然扭頭特認真地跟拜倫問道:“對了,拜倫,你之前說的‘正義撤退’是個我不知道的騎士技能么?”

  所有人:“……”

  高文心中長嘆:難得是個好小伙,結果還是個被動型的捧哏……

  隨著越來越靠近坦桑鎮的范圍,大家漸漸停止了閑談。

  根據那作弊般的記憶地圖以及地形預讀能力,高文始終能大致判斷自己目前所處的位置,他發現這條悠長的地下通道并非筆直,中間有很多彎路和岔道——忽略掉那些坍塌或者錯誤的路線之后,他發現自己是繞著坦桑鎮的東部走了小半圈過來的。

  這里正好位于坦桑礦山的正下方。

  之前便已經說過坦桑鎮的地形:它東側背靠著巨大的坦桑礦山,西側則是白水河的兩條支流,整個鎮子大致呈三角形,而安德魯子爵的城堡便位于鎮子東部,連接著坦桑礦山根基地勢平緩的部分,事實上那座城堡本身的主要建筑材料就是從礦山里采來的:那座礦山不但出產鐵礦和多種晶體礦,同時也能產出優質的石料,坐擁這片土地的萊斯利家族有著令人羨慕的財富不是沒有道理。

  而此刻,高文走在位于礦山正下方的遠古隧道中,腦海中第一個冒出來的念頭就是:那位安德魯子爵知道這些地下遺跡的存在么?

  ……他多半是不知道的,因為坦桑礦山里的鐵礦和晶體礦都不是深層礦脈,而是位于山體內,開掘礦道沒有必要向地下深挖,以這個時代的生產力,在沒必要的情況下深挖地底可不是說著玩的,沒有人會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而且如果安德魯子爵真的挖出了這個古老遺跡……那外界不會一點風聲都沒有。

  作為附近最大的人口聚集地和商旅集散地,坦桑鎮并不是一個能保守秘密的地方——這里可跟鳥不拉屎的黑暗山脈不一樣。

  前方的地勢開始上升。

  空氣變得潮濕,皮膚上感覺到了明顯的氣流吹拂,有隱隱約約的聲響從前方傳來,種種跡象說明,出口已經近了。

  再往前沒多久,他們便走出地道,并見到了拜倫騎士摔下來時的那處地點:這里是一個開闊而陡峭的洞穴,洞穴底部有著地下水滲積而成的水潭,地道的出口就位于水潭邊上,說是出口,其實就是一道開裂的巖縫——顯然這里也不是正常的入口,而是因地質變化之類的因素才開裂成這樣。

  真正的地道出入口還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而且多半已經坍塌了。

  看到水潭邊上的巖縫并沒有很嚴重的水溶風蝕痕跡,高文忍不住扭頭詢問菲利普:“這一帶最近幾年內有過地震么?”

  “沒有,”菲利普騎士搖了搖頭,緊接著又皺眉思考,“但我聽在坦桑鎮長住的人說過,他們偶爾會聽到礦山的地下傳來嚎哭一樣的怪聲,當地人說那是死在礦山里的奴工亡靈作祟,不過那位安德魯子爵找通靈師和巫師查探過幾次,也沒發現怪聲的來源。”

  “是么……”高文不置可否地說道,接著抬頭看向洞穴上方。

  那里藤蔓橫生,并能看到有樹木的巨大根須從側面蔓延出來,想必那處洞口也是曾經被掩蓋、隱藏起來的,而今才被撞個大洞出來:拜倫騎士的運氣實在是太好,他活下來真的應該感謝一下命運女神了。

  假如這個世界有那么一位神明的話。

  “從這里上去,就能看到城堡的東墻,”拜倫說道,“但這個洞口幾乎筆直,還都是松軟的泥土,上去可不容易。”

  “現在就得看專業人士的了!”皮特曼這時候走上前來,小老頭嘿嘿一笑,隨后從懷里摸出一根嫩綠的樹枝,他仿佛揮舞魔棒一般揮舞著這根樹枝,在空氣中不斷勾勒出一個又一個符文,而那樹枝本身則好像失去生命力一般,迅速從生機勃勃的嫩綠變得枯萎干癟。

  一陣沙沙的聲響從上方傳來,那洞口周圍叢生的藤蔓受到了德魯伊法術的催化和牽引,迅速生長、垂掛下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vckjqe.tw。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biquge9.com
望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