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黎明之劍 > 第二十三章 前往王都

第二十三章 前往王都

小說:黎明之劍作者:遠瞳字數:3244更新時間 : 2018-04-24 16:35:46
  從塞西爾領那場噩夢中逃離的人是幸運的,但又是不幸的。

  熊熊燃燒的房屋,被元素力量腐化的大地,從混沌的迷霧中闊步走出的恐怖巨人,還有那些慘死在這一切之下的親朋好友——所有東西都如同噩夢般糾纏著每一個逃出生天的人,即便已經逃到了安全的坦桑鎮,即便有著騎士和士兵的保護,恐懼也從未從幸存者的內心中消退過哪怕一時半刻。

  因為即便是那些穿著鎧甲的士兵,其實也沒幾個在這幾天能睡安穩的。

  很多人不得不用酒精來麻醉自己,那些連買醉都做不到的窮苦人便只能飽受折磨,再加上以在這個年代以難民身份流落到別的領主的地盤上必然不可能有良好的生活環境,情況便顯得更加惡化起來。

  別說維持難民們的秩序,菲利普騎士現在連維持那些士兵,讓士兵們每天定時匯報情況都已經感覺有些力不從心。

  但幸好,領主平安回來了,而且還帶來了意想不到的強大支柱。

  在坦桑鎮外,瑞貝卡看著自己面前聚集起來的領民們,這些人衣衫襤褸,形容憔悴——盡管安德魯子爵確實做到了基本的安置和食物分配,但這個年代的貴族對平民所作出的施舍是極其有限的,能讓這些人沒有凍餓而死便已經是那位子爵先生格外仁慈、遠超同僚的體現了,瑞貝卡對此不能要求太多。

  而對于那些從塞西爾領逃出來的人而言,領主的出現是一支足夠有效的強心劑。

  這個年代的平民并沒有太高的覺悟與心理素質,對領主其實也談不上多大的忠誠,雖然瑞貝卡算得上是一位仁愛友善的領主(主要原因是小姑娘腦子不好使,還學不會貴族同僚們的狡詐貪婪),可她畢竟才上任一年不到,鑒于信息傳遞的不暢,其實很多領民甚至壓根不知道自己的領主長什么模樣。

  但領主的出現仍然是一種鼓舞,對于這些已經惶惶多日的可憐人而言,只要有個人站出來,宣布會繼續保護他們便已經足夠了。他們不關心自己的主人是誰,也不關心她長什么樣,數百年的封建體制讓平民們失去了很多思考能力,卻也讓他們變得非常易于滿足,在高文看來,這是一種基于愚昧和無知的凝聚力——可確實有效。

  前來送行的人只是一小部分,更多的人留在坦桑鎮里,照看財物或者做工換取大家的食物,瑞貝卡看了看這些人,想要講幾句話,但實在不知道該講些什么,便看向菲利普騎士:“這些人還是要靠你照顧了,騎士,在我們回來之前,盡量保證一個都不要少。”

  “以我的誓言向您保證!”菲利普挺直胸膛,“我會為您守護好塞西爾家的每一個子民和每一分財產!”

  “也別忘了交待給你要做的事,”高文說道,“安德魯子爵會提供必要的幫助,你只要把那些腿腳靈便腦瓜好使的人都派出去——不用吝惜錢財,他們要做的事比錢財寶貴得多。”

  “是!”年輕騎士高聲答道,但還是難掩困惑之情,作為一個生活在閉塞年代,又專精武技的人,他是很難跟得上高文的想法的,“可是那些事真的那么重要么?”

  “當然重要,”高文笑了起來,“往小了說是流言蜚語,往大了說叫輿論效應,可別小看這些無形的力量,一旦人人都開始談論同一件事,連國王都會坐立不安的。”

  在安排一番之后,高文與瑞貝卡乘上了安德魯子爵提供的馬車,與他們同行的包括作為女仆的貝蒂,忠心耿耿的拜倫騎士,超強盜賊琥珀,以及十二名家族士兵——這些士兵稱不上是精挑細選,因為跟著菲利普騎士突圍出來的戰士總共也就只有十幾人,再加上跟著高文他們跑出來的兩個,滿打滿算也不到二十人,在這種情況下湊出十二個裝備齊全的士兵可以說是塞西爾家族僅存的臉面了。

  成熟穩重的赫蒂被留了下來,以維持這邊的局面,但這位“赫蒂姑媽”顯然對自己的侄女即將踏上王都之行顯得頗為擔憂,她站在馬車下面,抓著瑞貝卡的手千叮嚀萬囑咐:“千萬要記著自己的身份,不要辱沒了塞西爾家的臉面,但也不要與王都的貴族起沖突;見到國王要恭敬,不能破壞規矩;不要用大火球砸人,王都不比咱們鄉下;遇上聽不懂的事情不要忙著回答,找先祖或拜倫騎士商量,因為你說的每一句話都會被人揣測很多遍;最最重要的是千萬要聽先祖的話,尤其是在和貴族們打交道的時候,你不擅長這方面,但先祖是大公爵,他懂……”

  高文聽著赫蒂的這些交待,心中也跟著沉重起來,因為他真的不懂……

  不光他不懂,正牌的高文·塞西爾其實也不懂,那位開國英雄死的時候安蘇還是一幫泥腿子當政呢,當年的宮廷規矩基本上都圍繞著拼酒和在朝堂上與國王對著罵街進行,想來七百年后的今天跟當年應該不一樣……

  但為了不讓本就已經神經過敏的N層曾孫女徹底抓狂,他還是按著赫蒂的肩膀給對方遞過去一個令人安心的眼神:“放心,我都懂。”

  于是在赫蒂安心的笑容中,馬車載著啥都不懂的瑞貝卡和表面看著啥都懂的高文駛上了前往王都的大道。

  而在同一時間,菲利普騎士也按照高文臨行前的安排派出了人手。

  那些是從領民中找到的機敏之人,以及在坦桑鎮當地雇傭到的腿腳靈活口舌便利之徒,其中甚至不乏幾個銅板就能收買的混混與無賴,與這些人打交道讓年輕騎士分外別扭,而讓這些人去做的事情更是讓騎士感覺莫名其妙——他們唯一要做的,就是向著四面八方出發,前往每一處有人煙聚集的地方,鉆進酒吧,鉆進黑市,鉆進貧民窟的臭窩棚里,然后和當地人吹牛逼。

  最好還能順便找到路過的吟游詩人們吹牛逼。

  于是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這樣的景象在南方地區頻繁出現:風塵仆仆的異鄉人操著古怪的口音出沒于各種人群密集之處,帶著神秘卻又信誓旦旦的表情說著內容差不多一樣的事情:

  “哎,聽說了么?南邊那個塞西爾家族出事了!領地被怪物和龍摧毀了!據說還驚動了地下的亡魂,塞西爾家那個傳奇祖先揭棺而起……你沒聽錯!就是那個傳說中的高文·塞西爾,從長眠中蘇醒了!他一定是為了消滅那些怪物……

  “嗨!我騙你干什么!這件事南方的人都在傳,你隨便去坦桑鎮或者林木鎮那邊打聽打聽都知道。而且你看見我這身衣服沒?我就是從最南邊那逃出來的,我跟你講,塞西爾家先祖復活的時候我還親眼看見了呢!”

  幾乎每個人都說著一樣的事情,而且他們最后都會信誓旦旦地保證這些離奇的東西都是他們親眼所見——哪怕不是菲利普騎士最初派出去的那些人,后續傳播流言的家伙也十有八九會說出同樣的話來。

  如果有一個人能把所有的流言都聚攏到一處,那他一定會驚訝地發現:在塞西爾家的老祖宗復活的時候墓室里起碼站了一千個人在行注目禮——而且外面墳頭上還得有一萬個圍觀的……

  然而在這個年代,有能力做到這件事的人并不會關注到這些在街頭巷尾泥腿子之間的傳言,而聽信并傳播這些消息的人……他們根本不會想太多。

  而在正駛向圣蘇尼爾城的馬車上,高文正無聊地看著車外的風景,同時思考著應該如何面對那位高坐在圣蘇尼爾城白銀堡中的國王陛下。

  他不知道自己讓菲利普騎士做的事能產生多大效果——事實上他對此甚至連三成的信心都沒有。這是一個矛盾而蒙昧的世界,魔法的存在讓很多事情顯得分外便利,甚至便利到了超出時代的程度,但魔法等超自然力量又僅僅掌握在少數人手中,這個世界的人還沒有——或者說他們認為沒有必要——將魔法轉化為更廣泛的生產力,所以在那缺乏力量的下層社會,一切又都落后到不可思議。

  通訊靠吼,交通靠走,流言蜚語可以在一座城鎮里飛快傳播,因為酒館八卦可以說是平民們勞動之余僅有的娛樂項目,但消息要從一座城傳到另一座城卻難上十倍,因為荒蕪的曠野阻礙了大部分流通行為,再加上還有各地貴族對自家領地的人員流通管制存在——在沒有得到領主允許的情況下,平民要從自己居住的村子前往隔壁領主的村子里買一只雞甚至都要冒著被絞死的風險!

  塞西爾家與萊斯利家(安德魯子爵的家族)聯合簽署的通行證可以解決人員流通管制的問題,但卻解決不了除此之外的困難。

  但做出一些努力,總比什么都不做要強。

  高文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讓“塞西爾先祖復活”這件事盡可能地傳揚開來,傳揚的越廣越好,它不能只是貴族圈子里知道的機密,而應該成為平民甚至貧民之間的熱聞,如果可以的話,它甚至要傳揚成怪談,傳揚成驚悚故事的程度——事實上那些流言也確實正在朝著這個方向發展著。

  這些消息會在傳播過程中被一次次加工,那些迷信又蒙昧的中世紀民眾會按照自己的理解給它加上一大堆的細節,高文根本不在意這些細節的具體內容——他只要這些消息不斷發酵就好。

  然后所有人都會知道塞西爾家族的先祖已經復活,而且那位傳奇的開國大公是在怪物襲擊王國的時候蘇醒的……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vckjqe.tw。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biquge9.com
望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