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神的游戲之我是星球的遠大意志 > 第六百一十九章:騰飛之始(十五)東山再起

第六百一十九章:騰飛之始(十五)東山再起

小說:神的游戲之我是星球的遠大意志作者:虛無行者北冥字數:3491更新時間 : 2019-02-21 13:26:07
  這部《亞瑟王傳奇》可以說是刷新了赫爾斯對“悲劇”的認知,沒有臉譜化的角色,好人與惡人的界線如此的模糊,可是幾乎所有人最后都走向了亞瑟王的反面,寄托了一切美好的亞瑟王,卻淪落到眾叛親離的地步。

  這是怎么回事?聯系起自己搞“第二次悉伯戰爭”那幾年的經歷,赫爾斯感覺自己隱約抓住了什么,仿佛指尖都已經微微觸及到了,可就是無法真正的抓住。

  亞瑟王的傳奇已經落幕,屏幕在赫爾斯的眼前消失,直到第二天才重新出現,這一回給赫爾斯放的是《群山的故事》。

  故事的主角有著古怪的名字,叫做礥·須偉里,他也是中土大陸的居民,但是離亞瑟王的故鄉極其遙遠,而且根據大歷這個時間來看,兩人也相差了不少的年份。

  但是開始時是相同的,亞瑟得到了梅林的培育,并被授予了石中劍等神器,而礥則是找到了天上掉下來的變身器,讓他可以變身成為光之巨人迪迦,而這個迪迦教導著礥,將一個目不識丁的孩子教育成才。

  接著就是外界的戰爭,兩個大國之間的戰爭波及到了群山,使山民再也回不到過去與世無爭的狀態,于是包括礥在內的一批人奮起反抗,就如悉尼統一組織一樣,就如悉尼統一組織一樣……想到已經被摧毀的組織,赫爾斯不由得目光低垂。

  悉尼統一組織,除了自己這個沒什么用(自認為)的不朽史詩以外,就沒有其他的助力了,除非算上居心叵測的瑞英麥邱,而山民們擁有可以變身迪迦的礥幫忙,即便如此,也是經過不斷的失敗才取得了勝利。

  看到山民們取得勝利以后,赫爾斯以為自己看了一出悲壯的英雄歌劇,主角經過無數磨難以后終于修成正果,結果接下來的劇情狠狠地打了赫爾斯的臉,當統治了群山以后,礥很快就從英雄歌劇變成喜劇丑角,接著就是鬧劇。

  于是赫爾斯笑了,在供奉們詫異的眼光中笑了,笑著笑著就哭了。

  為什么哭?因為赫爾斯從礥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當自己率軍勢如破竹的攻下烏爾多奇以后,能比礥好到哪里去?自己那個可笑的組織,與礥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的區別,組織度連某些成氣候的惡棍行會都不如。

  所以礥很快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慘敗,然后是贖罪,懺悔,從頭奮起,柳暗花明,苦盡甘來,就當赫爾斯第二次以為一切要結束時,山外人再次入侵群山,而這一次赫爾斯感覺到揪心的痛。

  赫爾斯的痛,不是因為山民的死傷,而是礥,昔日大局為重照顧下屬的礥,變成如今滿肚肥腸、吝嗇小氣,看不下去的迪迦與礥分道揚鑣,礥卻執迷不悟,或者說無法回頭。

  于是又是悲劇,一個接著一個的悲劇,當礥在大雪天中凄慘的死去以后,迪迦終于出手幫助,山民們取得了最終的勝利,可是赫爾斯感到的不是喜悅,而是新的悲劇。

  山外人的壓迫已經結束,接下來是山民對山民的壓迫,年輕時礥的夢早已在蒼老之中腐朽,什么也沒有改變。

  突然,赫爾斯明白了,為什么亞瑟王后期會導致眾叛親離的地步,沒有人能夠永遠保持著年輕時的斗志昂揚,為了年輕時的夢奮力前進,所以當其他圓桌騎士一個接著一個被世俗打倒同化以后,與年輕時無異的亞瑟王,就成了孤家寡人。

  《群山的故事》也已經落幕,正巧此時是短暫的換班時間,樓上沒有來人,結果一道光驟然在昏暗的牢房中出現,一個光人在閃光中走出來。

  看過《群山的故事》的赫爾斯認出了這個光人,只是有些不確定,因為按理來說這都是三四百年前的事情了,并且不是光之巨人嗎?怎么高度和自己差不多大小?但是那別致的頭顱告訴赫爾斯,這就是那個光人,教導礥的光之巨人迪迦。

  “有人叫我來救你,”迪迦也不多說話,抬起手來讓柔和的光線照射在赫爾斯的鐵鏈上,鐵鏈的魔法在消退赫爾斯體內干枯已久的靈力又開始流淌,力量正在回歸。

  “是誰要來救我?這個投影魔法居然有如此大的容納量,并且還能瞞過超凡傳奇的感知,究竟是何等存在?”赫爾斯不解的問道。

  “我欠他一個人情,所以來這里幫他,他沒叫我告訴你他的名字,所以我不能說,”迪迦親自出手,將最難的幾道鐵鏈給解開,然后打開了光門:“這是通往自由的光門,進去吧,然后你就自由了。”

  樓上已經傳來腳步聲,沒有更多的時間與迪迦對話了,于是赫爾斯只能鄭重的向迪迦道謝之后,飛馳進入門之內。

  “頭號重犯,不朽史詩,‘狂人’赫爾斯越獄逃跑了!”凄厲的叫聲傳遍地牢,很快轟動了整個王宮,威利布羅德二世散開天羅地網想要追捕赫爾斯,可是一無所獲。

  赫爾斯離開光門之后,發現這里是自己的故鄉迪馬,巧妙的偽裝和套話之后,赫爾斯確認此時是大歷2345年,所以自己確實被關押了3年。

  一直以來赫爾斯就對“悉尼統一組織”掌握的不是很好,其實只有“赫爾斯派”才是赫爾斯真正能掌握的勢力,然而這些勢力早在3年前就基本戰死了,如今是否還有幸存者,赫爾斯也不太清楚。

  所以滿懷復仇怒火的赫爾斯,唯一可以迅速集結起力量的地方,就是前往“悉尼統一組織”原先的總部,悉尼首都吉大。

  身為不朽史詩,赫爾斯雖然不能破城三千,但是想要快速移動,讓對方找不到自己,是很容易的,當年赫爾斯爆破貝哈拉王宮以后藏起來好多年,貝哈拉都沒能找到赫爾斯。

  赫爾斯可以憑借著自己不朽史詩的能力,穿越過普通人不敢穿越的群山峻嶺,那些對普通人來說危險的超凡傳奇級別魔獸,幾乎不敢襲擊赫爾斯,即便是不朽史詩級別魔獸,也只是在赫爾斯靠近他們巢穴時才怒吼警告,所以赫爾斯可以快速通行過許多地方。

  正好,迪馬位于巴蒂羅斯灣上,盡管迪馬的港口早已被堵死幾十年,但那只是斷絕普通人通行的道路,赫爾斯則直接利用自己不朽史詩級別的勢力,借助一個個島礁作為休息點,從迪馬一路橫渡到吉大(吉大也位于巴蒂羅斯灣上)。

  對于脫困并回到吉大的赫爾斯,悉尼,以及悉尼背后的瑞英麥邱,表現出極大的熱情來歡迎赫爾斯的王者歸來。

  這也是可以理解的,畢竟已經二十多年了,可是瑞英麥邱與但丁領導的“光明戰爭”卻仍未結束,并且隨著一名自稱是格羅斯的強橫術士的加入,導致戰局越發危機,瑞英麥邱可不敢讓菲氬閑下來,不然閑的蛋疼的菲氬來打自己怎么辦?

  所以對于赫爾斯反攻的要求,瑞英麥邱表示大力支持,要錢給錢要人給人,準備再給自己的老鄰居送上新的溫暖。

  至于統治悉尼的高山之王,諾蘭莎王朝的諾蘭莎五世,瑞英麥邱也刺激了對方的野心,表示只要愿意配合赫爾斯的反攻,瑞英麥邱同意悉尼與菲氬作戰并給予支持,事成之后悉尼甚至可以吞并菲氬——當然這點并沒有和赫爾斯說。

  有了瑞英麥邱如此大力的支持,悉尼自然也運作起來,對赫爾斯重建“悉尼統一組織”的行動給予全力配合。

  只是可憐的悉尼并不知道,瑞英麥邱早就將這個不安分的小弟給出賣了,將悉尼與赫爾斯配合的消息賣給了菲氬,并和威利布羅德二世達成了《宗主權暫時擱置協議》。

  第一,菲氬在未受到悉尼正規軍隊入侵時不得主動入侵悉尼;第二,菲氬如果與悉尼爆發戰爭,不得入侵瑞英麥邱的領土;第三,菲氬不得通過這次戰爭,吞并與悉尼有關的任何土地。

  如果菲氬答應瑞英麥邱這三點條件,那么瑞英麥邱就同意在“第二次悉伯戰爭”中暫時擱置對悉尼的宗主權,菲氬可以自由入侵悉尼的任何領土。

  這份條約將會在悉尼正式入侵以后,以聲明的方式正式生效,于是瑞英麥邱就可以專心平定南方由但丁和格羅斯領導的瑞麥邱人叛亂,而菲氬則是磨刀霍霍向悉伯。

  菲氬最著名的將領庇赫姆與威利布羅德二世年歲相當,除非威利布羅德二世暴斃,否則基本是沒有繼任炎牧尊的機會,因此庇赫姆就憑借自己的赫赫戰功,準備在即將到來的戰爭中給自己的兒子裴斐刷聲望,讓他可以挑戰下一任炎牧尊候選。

  于是各國就開始等待赫爾斯重返悉伯,結果等呀等呀,最后連悉尼都等急了,諾蘭莎五世派出使節,詢問赫爾斯為何還不重返悉伯,驅除菲氬暴政。

  對此赫爾斯的回答,是說自己必須練出一支足夠精銳的軍隊,才不會重蹈上一次戰爭的覆轍。

  是的,這幾年赫爾斯忙的就是練兵,在練兵的過程中培育出一批聽命于自己的軍隊,這樣將來攻下烏爾多奇以后,不會純粹只能依賴當地忠誠度可疑的貴族,并且收稅、政務之類的事情,都有可以指望的對象。

  這一點,是赫爾斯從上一次戰爭,從《亞瑟王傳奇》,從《群山的故事》中得來的經驗,自己必須締造出一批屬于自己的基本盤。

  不得不說,身為首個后天非神靈的不朽史詩,赫爾斯即使有過全軍覆沒的慘敗,卻仍舊有著無與倫比的號召力,許多散落在各地的原“悉尼統一組織”死剩種,許多充滿激情和幻想的年輕貴族,都在赫爾斯的號召下聚攏起來,就這樣赫爾斯又有了一批可靠的精銳。

  接著,赫爾斯在悉尼的首都吉大,帶著自己新一批的追隨者踏踏實實的練兵三年,一直到2348年時,才宣布重返悉伯,向烏爾多奇進軍。

  其實這次進軍也有菲氬、瑞英麥邱和悉尼的意志,他們實在無法容忍一直拖拉不動手的赫爾斯了,悉尼得到瑞英麥邱允許以后,警告赫爾斯,聲稱如果赫爾斯再不進軍,那么悉尼就要斷絕給赫爾斯的資助。

  既然如此,只能提前進軍了,于是時隔12年,赫爾斯再一次帶領著軍隊,朝著熟悉的道路,向自己的祖國進軍。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vckjqe.tw。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biquge9.com
望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