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神的游戲之我是星球的遠大意志 > 第三百六十三章:第二期清算(四)不屈的暴雨雁

第三百六十三章:第二期清算(四)不屈的暴雨雁

小說:神的游戲之我是星球的遠大意志作者:虛無行者北冥字數:3214更新時間 : 2018-06-06 20:37:34
  “我就說過,那群蠢貨肯定會把印哥納搞砸的,”銀白房間中,索利特長嘆短噓,“就是辛苦你了,還要帶著這幫扶不起的蠢貨。”

  斐琪朝著索利特擺擺手,表示不想對這件事多說,自己已經盡力了,這次做成這樣,時也命也。

  看著愁眉苦臉的兩人,冷弈搖著頭不知在嘆息什么,這次這倆人虧大了,自己可沒給他們開掛,他們純粹是因為豬隊友輸得。

  但比賽就是這樣,就算你隊友再豬,也得忍下去,忍不下去就干掉他,結果你干掉他還不利索,這輸了可不關冷弈的事情。

  不過一碼歸一碼,這次索利特的分數簡直慘烈,導致印哥納快速落敗的鍋被扣在他的頭上,結果被扣了許多分,現在連打醬油的古圪垛分數都比他高。至于斐琪,不但沒有扣分,反而還加分,導致斐琪加分的因素,是傳奇加分。

  冷弈抑揚頓挫的將列表中的文字念出來,收獲了許多驚訝的眼神:“斐琪·萊齊,在印哥納滅國中的奮斗,被判斷為史詩般的傳奇,成為印哥納文化中經典流傳的不朽詩篇,因此被特與加分。”

  “不朽詩篇?”斐琪的瞳孔中滿是疑問,“索利特死后我的第二世相當失敗,不是被流放就是被囚禁,就沒過幾年好日子,怎么就不朽詩篇了?”

  “哦,斐琪,你要明白,文人總是偏向失意者。這不,前不久印安地已經將你的名譽解禁了,還把你的稱號從‘頑固者’改成‘暴雨雁’,意思是在暴風雨中掙扎飛行的大雁,以此表現你對曲折命運的抗爭。”

  聽到了冷弈的這個消息,斐琪的表情中滿是錯愕。

  “‘暴雨雁’斐琪·萊齊,印哥納末年最偉大的族群英雄,盡管一生屢遭不幸,但是卻仍然堅持為這個并不在意他的國家奮斗到最后。”

  “此后,每當印哥納人要反抗強權的時候,就會打出‘暴雨雁’的旗幟,到后來工業革命時代,更是有無數印系將政黨名稱與‘暴雨雁’掛上稱號。印哥納人這一做法甚至影響到波埃米人,后來波埃米人對波特盧叛亂時,打出的旗號就是‘暴雨雁’。”

  ——《通史·印哥納史》

  英靈斐琪,綽號“堅盾”,是來自赫非的英靈,曾經帶領赫非僅存的幾座城市,依靠拖延時間,成功拖到羅曼赫非生變,讓赫非續了下去,也因此成為赫非最著名的英靈之一,得以進入英靈游戲。

  英靈游戲第一期中,沉默寡言的斐琪轉世在萊齊家族中,萊齊家族是印哥納的大家族,與索利特的恩德修姆家族關系友好,因此兩人名正言順的結為伙伴。成年以后,斐琪也大多都在索利特身邊,做一個不起眼的助手。

  由于斐琪沉默寡言,不出風頭,因此第一世中他的光芒完全被索利特的光芒完全掩蓋,幾乎默默無聞——當然,在第一次統一戰爭清算的時候,印哥納沒有忘記斐琪的家族,讓萊齊家族被當做索利特黨派受到波折清算。

  到了第二世,兩人仍然轉世在相同的家族中,然而由于上一世索利特的失敗,這一世兩人家族已經不復昔日榮耀。而由于上一世索利特的恩德修姆家族遭到清算更嚴重,導致這一世索利特的家族反倒不如斐琪的萊齊家族——與上一世倒了過來。

  在第二世的開頭三十多年中,斐琪仍然和第一世一樣,與索利特結為好友,老實的在索利特身邊做副手,處理一些基礎工作。

  可是第二次統一戰爭開始了,那時候斐琪與索利特36歲。由于上一世的拖累,家族不再強盛,導致即使索利特非常努力,也沒能在這時候爬到足夠高的高度。雖說在政壇上有一定影響力,但那根本不夠。

  “什么?不去打西部割據而去打印安地?索利特你腦子進水了吧?”一切進諫都是這種結果,索利特也沒辦法。

  不應該進行的戰爭就這樣開始,理所當然的遭到了印安地與波特盧的干涉,前線敗仗不斷。

  “斐琪,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因為上一世的拖累,我們家族上面有天花板,我靠正常手段是不肯能成為風暴大主教的,所以只能利用這次機會。”

  于是索利特召集了忠于自己的人,召集了自己的盟友,召集了對白癡上司不滿的人,發動了政變。

  政變雖然成功,但是索利特死于刺殺,接著印哥納稀里糊涂的就敗了。當時波特盧已經與波里斯爆發戰爭,只要印哥納能在多撐一會兒,就能得到波里斯的援助,就能反敗為勝,可是印哥納還是敗了。

  大亂,人馬廝殺,人來人往。政變亂局發生的時候,斐琪沒有直接參加政變,只是做到自己將軍的本分,好好防御眼前來的敵人。而他所進行的一場防御戰役,是政變發生后印哥納打贏的唯一一場戰役。

  戰爭稀里糊涂的結束了,印哥納稀里糊涂的敗了。既然慘敗就需要有人負責,那么誰來負責呢?當然是死人來負責最合適了。

  第一要負責的,就是發動戰爭的那個白癡,如果不是這個死人發動戰爭,印哥納怎么會割地?第二要負責的是索利特,如果不是這個死人發動政變,印哥納怎么會輸得那么快?

  當然把鍋全推到死人身上也不合適,起碼要丟出幾個活著的背鍋俠,讓面子上好看一點。于是沉默寡言的斐琪,成了被丟出去的幾個活著的背鍋俠,遭到了審判。

  幾個市民、小貴族出生的背鍋俠,在經過簡單的審判以后就被拖出去吊死,而那幾個大貴族出生的背鍋俠,比如斐琪等索利特余黨,在被審判了三個月以后,撿回一條命,但懲罰仍然很重,被判處流放至北部雪原,永不敘用。

  那一年,斐琪·萊齊45歲。

  “當時這里還是一片荒涼的雪原,印哥納對這里開發的很少,屬于邊緣性地帶,來這里當官就是屬于懲罰性的流放,層出不窮的原始部落和無法忍耐政府橫征暴斂的義軍在這里到處行動,官員有很大概率丟掉性命。”

  “在這種艱苦的環境下,許多貴族支撐不住,不是死了就是跑了,比如斐琪那一種身份的貴族,完全可以待個3年就繳款逃回南方——和他同行的2個受罰貴族就是這么做的,可是斐琪沒有,因為他堅信他是對的,所以他不需要離開。”

  “而‘暴雨雁’的傳奇,這個大器晚成的傳奇,也從這里開始。”

  ——《通史·印哥納史》

  “萊齊家族對贖回斐琪并不感興趣,因為他們認為是斐琪給家族造成了如此大的損失。直到1573年,萊齊家族的家族長成了斐琪同母弟弟,在他弟弟的運作下,才讓斐琪得到返回南方的赦令。”

  ——《通史·印哥納史》

  在荒涼的雪原之上苦苦熬了10年以后,才得到回家的允許。

  那一年,斐琪·萊齊55歲。

  斐琪回來以后,發現如今政府在推行什么“溫和的限制措施”,想要否決掉上次和約的成果。

  稍微瀏覽了一下限制措施的內容,斐琪當即就知道這么搞不行:你要是對西部割據下手,那就干脆點;要是不對他下手,那就結好他,這溫和的措施是什么東西?難道你以為西部割據會感謝你溫和?

  斐琪很努力的勸說當時的執政,可惜卻沒人聽從斐琪的建議,于是在勸了5年以后,斐琪以擾亂社會安定、疑似間諜的罪名,被當局投入了監獄。

  那一年,斐琪·萊齊62歲。

  印哥納戰爭如同斐琪預料一般的爆發了,西部割據宣戰,印安地宣戰,波特盧宣戰,印哥納四面楚歌,此時的場景清楚的印證昔日斐琪的說法是正確的。

  “對印哥納即將被三面圍攻的預言實現,這讓斐琪名聲鶴起,斐琪這個名字第一次在全印哥納的范圍流傳。”

  “斐琪這個已經過氣二十年的人,為何突然在印哥納獲得極大知名度?根據現有資料猜測,推動斐琪名聲的主要推手,是那些不滿當局措施的學員們,他們抬出斐琪的旗幟,試圖否認當局的某些行為,來挽救印哥納。”

  接連敗仗、日暮途窮的印哥納政府難違眾怒,病急亂投醫,再加上斐琪本身也是大貴族出身,萊齊從斐琪名聲上嗅到了利益,因此積極打點。

  最終,被囚禁11年的斐琪從監獄中釋放,還成為議會中的一名議員,幾乎可以說是一步登天,雖說只擔任著顧問這種無權的閑職。

  那一年,斐琪·萊齊73歲。

  1595年,印哥納的首都已經淪陷,議會中的議員不是投降就是逃竄,連最高領袖都已經在首都內閉門不出,就等著投降了。

  在這種情況下,只有斐琪等幾個少數貴族,帶著僅存的一些忠誠者,在荒野中游蕩,打出印哥納的大旗。

  1596年,《來德祿自由誓約》簽署,標志著印哥納的滅亡,然而斐琪等人仍然沒有放棄,繼續在一些仍然忠于印哥納的城鎮做最后的抵抗。而由于德高望重,斐琪被推舉為所有反抗軍的領袖,成為波特盧與印安地的眼中釘。

  那一年,斐琪·萊齊76歲。

  在野外抗爭了3年,軍隊越打越少,裝備越打越破,地盤越大越小,反抗軍已經日暮途窮。而斐琪,也在一次搜捕中受傷,隨即因為年歲已高、條件缺乏等原因不治身亡,回歸銀白房間。

  那一年,斐琪·萊齊79歲。

  1603年,最后一支成建制的印哥納復國叛軍被波特盧剿滅,印哥納就此成為絕唱。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vckjqe.tw。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biquge9.com
望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