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神的游戲之我是星球的遠大意志 > 第一百六十五章:星起蘇拉西(四)起始點—卡爾特

第一百六十五章:星起蘇拉西(四)起始點—卡爾特

小說:神的游戲之我是星球的遠大意志作者:虛無行者北冥字數:3211更新時間 : 2017-11-22 13:48:31
  但丁從塞納瑪的郊外出發,先走到塞納瑪主城,通過塞納瑪主城那四通八達的交通網絡,開始朝著卡爾特前行。畢竟現在自己不是游蕩了,而是辦事情,還是走官道安全一些。

  接下來一個月,但丁就混在在官道上往來的商隊中,慢慢的從塞納瑪往卡爾特走過去。波瀾不驚的一個月很快就過去,但丁終于到達卡爾特的地域。

  在大歷1450年的春末,但丁頂著細雨,翻閱過南邊的卡爾特山脈,籠罩在蒙蒙細雨中的卡爾特主城,就出現在但丁的眼前。

  卡爾特主城的圍墻并不高,不要說那波利卡那邊,即使是塞納瑪也穩穩地高出卡爾特主城一頭,不過卡爾特主城至少比他管轄范圍內的其他城市好多了,但丁路上見過一個最夸張的城市,所謂圍墻就是一個還沒但丁高的土堆,連城門都沒有。

  細雨打在卡爾特的城墻上,那是一圈淺黃色的圍墻,和那些村莊的土堆沒什么區別,就是大了一些。

  卡爾特的城郊也是亂的一塌糊涂,蠻人的營地和農奴的農田交錯在一起,宛如一幅丑陋的拼圖,而且原圖還是毛毛蟲的那種。

  “呼,這種天氣難受死人了,還是先進城吧,”眺望完卡爾特,但丁對蘇拉西復國的指望又下降了幾分。

  卡爾特有官道的正門,是用來迎接貴族們采訪、或者軍隊出行才會開的,次門是大宗商品交易開的,像但丁這種孤身一人來的,那就只能去偏門。

  由于但丁選擇的是人流量最多的偏門,所以盡管天上還下著雨,偏門仍然擁堵了起來,擁堵的主力就是那些沒資格走次門的小販。

  小販們運送的東西雖然單個都不值錢,但是零零散散的加起來也是一筆不可小覷的收入,所以每一個小販都把自己的東西看的緊緊的,有些有資本的小販,還請了一些幫手專門圍著自己運送貨物的馬車,防止有人趁機順手。

  排在偏門等待隊伍,人擠人人踩人,沒幾個人會老老實實排隊,還有一些小偷混在里面,倒霉的小販不時發出叫罵聲,再加上又下雨了,地上的熱氣在上升,配合上濕漉漉的衣服,擁擠的空氣,這一切都讓但丁的心情十分煩躁。

  “狗屎一樣的管理,就不能快點嗎?卡爾特的官僚們應該統統被吊死,”但丁正在小聲嘀咕的時候,他的肩膀被插隊的人撞了一下,但丁立刻瞪了回去。

  經過幾分鐘短暫的對視,插隊者自覺但丁是個硬茬,就移到一邊令找其他軟柿子。

  “塞納瑪早就規定了,小販和其他通行者不能走同一道門,維尼翁更是規定小販除非得到資格,否則只能待在農郊市場不得進城、狗屎一樣的擠,卡爾特的官僚究竟在搞什么東西!前面到底走不走?”

  然后但丁就看到了,狗屎一樣的幾個貴族子弟,大搖大擺的騎著馬從正門呼嘯而過,甩開了排半天隊伍的但丁。

  正門可是具有軍事用途的門,經過特意加厚的,普通紫蘿級全力一擊都無法打碎,所以打開門需要很大人力,因此蘇希通行的規定就是,正門只有在貴重人物訪問和軍事行動的時候可以打開。

  然而前面很明顯不屬于上面這倆種情況,那幾個混蛋貴族在公器私用。

  就沖今天這一件事,但丁就決定了,等蘇拉西復國以后,一定要把這群混蛋全家統統吊死,提高蘇拉西的人口素質。

  可惡,要不是這城里有牧師,一旦動用力量害怕被追殺,我一個超凡傳奇會陪你們在這里擠城門?

  在費了半天的功夫,終于進入城內以后,但丁到南城區找到一家旅館住下,到達卡爾特、開始蘇拉西復國大業的第一天就算過去了。

  但丁睡到次日才起來,在進入卡爾特的第二天但丁沒有急的開始計劃,而是懷著瀏覽過去的念頭在故地重游。

  雖然自己不太敢動用魔鬼的力量,但是憑自己是超凡傳奇的肉體力量,只要不沒事找事,大體還是能混得開的。

  但丁不是沒來過卡爾特一次,在妮菇爾死后,但丁帶著妮菇爾的遺物來過一次卡爾特。

  妮菇爾活著的時候,戈修革雖然沒有和蘇希進行戰爭,但是雙方的關系也好不到哪里去。因此在妮菇爾活著的時候只去過一次蘇希,是去北星啟木給蘇希的學院講課,至于去塞納瑪甚至卡爾特這么偏遠的地方,戈修革是萬萬不肯放行的。

  所以妮菇爾一直有一個遺憾,沒能去自己祖宗的地方看一看。

  在妮菇爾去世以后,但丁就自由了,于是拿著妮菇爾的一件遺物往蘇希去,順著官道一路走到卡爾特,在卡爾特紀念雕像前掛上妮菇爾的遺物,于是自己就走了。

  那么快走的原因很簡單,那時候的卡爾特和現在一樣,一樣的落后混亂。

  現在想一想,距離上一次來卡爾特都過去三百多年了,除了那依舊不變的管理,在城市布局方面倒是有大的變化,準確的說,是北城區。

  在但丁各地游蕩的時候,曾經在酒館中無意中聽游吟詩人說過,目盲者修革三世東征蘇希的時候,為了防御修革三世,塞納瑪抽空了卡爾特的兵力,卡爾特防備空虛。

  這么做的結果,就是在六十多年前,也就是1396年的時候,被周圍的蠻族聯合起來攻破了城墻,卡爾特淪陷。

  淪陷以后就是一場大屠殺,殺到最后蠻族放了一把火——有說法說是守軍自己放的,具體情況沒人搞得清楚,唯一確定的結果就是,那把火燒毀了半座城市,但丁曾經見過的北部城區全部毀于那一場大火,現在北城區的建筑都是后來修建起來的。

  因為被燒毀后可以修建,現在卡爾特的權貴全部都住在北城區,老舊的南城區成了老舊、混亂的象征。

  但丁走到一處熟悉的地點,但丁在這里駐足停了下來,抬起頭來,正對著眼前的是一具五米多高的雕像。

  雕像,是卡爾特英靈雕像,也是妮菇爾的先祖,只可惜,這一座雕像的上方沒有妮菇爾的遺物——這雕像也是歷史不到三百年的新貨,舊貨早在六十多年前被燒毀。

  當然,也不是最古老的,事實上最古老的卡爾特英靈雕像,早在六百多年前蘇希人崛起的時候,就被蘇希人自己燒掉了,但丁放遺物的雕像,是蘇希人在四百年前新做的。

  在祭拜完第三座卡爾特雕像以后,但丁就前往下一處景點,卡爾特古宅。

  在妮菇爾的先祖,卡爾特剛剛掌控這一座城市以后,他大興土木的在這里修建了一處豪宅,作為自己家族的辦公地點。蘇希人入侵以后,卡爾特家族能跑的全跑了,比如妮菇爾祖先,沒跑的都被趕出住宅,這里就成了蘇希人辦公的地點。

  隨著卡爾特的擴張,后來蘇希人的辦公處從這里搬出去。等到三百年前但丁來訪卡爾特的時候,這里的功能,已經變成一半作為卡爾特管理進出商品的辦事處,一半作為大宗貿易人員的住宿所。

  而三百年后但丁再一次到達這里,看到的情況是,這個古宅已經年久失修,東側塌了大半,看起來命不久矣。至于昔日紛紛攘攘的辦公人員早已不見蹤影,只剩下一群臟兮兮的貧民,隨意打掃了一下危房就進去湊合著。

  嘆息了一口氣,但丁就離開了這所古宅,變化的太多了,已經沒有什么值得留戀回憶的了。

  好的,休息也休息完了,回憶也回憶完了,那就正式開始進行和圣徒始祖的約定吧!至少,至少的至少,那群該死的卡爾特貴族要統統給我吊死!

  月上中天,一群用黑袍死死遮住自己面部的人,在貧民窟偷摸摸的聚集在一起,他們將一個臟兮兮的小女孩扭曲的綁著,然后放在祭壇上,然后在一個帶著山羊面具的領導下,開始小聲的唱起了頌歌。

  在他們唱頌歌的時候,外面幾個黑袍人正在緊張的四處張望,一個黑袍人不唱歌也不關心外面的動靜,就盯著一個小儀器,每當儀器敲擊起來,這個黑袍人就會神色慌張的說“壓低聲音”之類的話語。

  時間不長,頌歌就結束了,當頌歌結束的時候,所有的黑袍人松了一口氣,為首的山羊面具解開小女孩的繩子:“這回信號不好,還是聯系不上魔鬼大人,恭喜你你又活了一回,去拿酬勞吧,聽說你弟弟已經三天沒吃飽了。”

  望著歡天喜地去拿酬勞的小女孩,左邊的一個黑袍人不滿的嘟囔:“這都第幾次了?我說是不是要換一個祭品?說不定魔鬼不喜歡她呢?”

  “連不上就是連不上,祭品不滿意還可以談判,魔鬼可是講究、”山羊面具及時止住了嘴,換上了一個更合適的形容詞,“那啥不走空的原理,所以只能是因為連接不上地獄。”

  “我感覺是那個女孩的問題,要是再來幾次這樣怎么辦?那個女孩前后都拿了我們多少酬勞了?”一個纖細的黑袍人搖頭,從身體的曲線可以看出來,這個黑袍人是女性,“我們可沒有這么多閑錢,要不下次換一個祭品。”

  山羊面具思索半天,剛想說“也好”的時候,祭壇動了。

  看到移動的祭壇,還處于歡天喜地中的小女孩,瞬間臉色就白了,而那些圍著祭壇的黑袍人,全都露出了狂喜的表情——雖然被黑袍遮住,表情沒有露出來,但是從他們的動作來判斷,肯定是狂喜時候的行為。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vckjqe.tw。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biquge9.com
望京电子游艺城